3blrw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他從地獄裏來 起點-346:戎黎神尊的暖榻寵獸棠光(一更)分享-yul5j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
沈清越戴着眼镜,很漂亮的一双眼,可惜无神:“不要试探,也不要问你不该问的。”
他推开门,拄着导盲杖离开,走廊里传来回音:哒、哒、哒、哒……
两天后的上午。
哒、哒、哒、哒……
像金属拄地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
徐檀兮回头。
那人拄着导盲杖走过来,扶风弱柳,肤色白而病态:“你好。”他戴着眼镜,礼貌而斯文,“请问眼科怎么走?”
是帝都的沈家公子,徐檀兮见过他,在秦家的寿宴上。
她侧身指路:“在前面一栋,二楼。。”
他微微点了点头:“谢谢。”
“不客气。”
他拄着盲杖,沿着墙,走得很慢,到了楼梯口,他把盲杖收起来,扶着扶手下楼。
徐檀兮听温时遇说过,沈清越视力不好,但也不是全然看不见,大概像夜行的戎黎。
往日他出行都会带助理,今日不知为何只有他一人。
徐檀兮想到了戎黎,有些于心不忍,便叫住他:“沈先生。”她温声问道,“需要我带你过去吗?”
他回首,对徐檀兮摇了摇头:“我看得见,只是看不太清楚。”
他站在台阶上,扶着楼梯的扶手,背脊清瘦,无神的目光在望着她:“祁小姐,你的眼睛很漂亮。”
说完,他拾级而下,慢慢走远。
他没有问徐檀兮,她为什么会知道他姓沈,徐檀兮也没问他,他为什么知道她姓祁。
凡尘之上,有九重天光,上古神尊都居于天光之上。
巅峰残兵
折法神尊岐桑的神殿在六重天光,神殿外面种了一棵枣树,枣树的枝叶生得茂盛,就是一颗果子也没有。
听说这枣树是折法神尊从下面带回来的,可折法神尊不爱吃枣子,为何带了棵树回来?
凡汐仙娥说,枣树里藏了折法神尊的红颜,只要长出枣子,便会有神女幻化出来。凡汐仙娥说的一套一套的,也不怪她这般想象力丰富,谁让她是卯危神尊殿中的仙娥呢,卯危神尊可是司管凡尘姻缘的,凡汐自然听过许多痴男怨女的故事。
枣树能不能长出神女不打紧,能结出果子就好了,树下的白猫如此想着。
“喵。”
“喵。”
白猫窝在枣树下打盹。
她叫棠光,是折法神尊岐桑座下弟子,因为法力低下,尚且不能幻成人形,但毕竟是神尊亲收的弟子,天光上的仙娥仙童们都客气地唤她一声棠光神君。
她来天光已有好些时日了,也吸了不少天地精华,可就是幻不出人形,她这般没有能耐,怎么就成了折法神尊的弟子?她听师父折法神尊说,是因为她仙骨极佳,可她已经修神法了,却连人形都幻不出来,她想,定是折法神尊看走了眼,她估摸着自己就是块废柴。
天光上的仙娥仙童每每瞧见她,都会投来同情的目光,可她并不觉得自己可怜,师父折法神尊待她还是极好的,猫窝里铺的是上好的貂毛,隔壁邻居释择神尊养了一池鱼,任凭她吃。
有吃有喝有睡,她觉得甚是快哉。
校花的超凡医仙 木叶
她没有以前的记忆,至于为什么没有了记忆,折法神尊说,是因为她机缘巧合帮助释择神尊降了怪,受伤后就没了记忆。折法神尊还说,既已成了神,忘却前尘也好。
“喵。”
她伸了个懒腰,昏昏欲睡。
这时,有个白衣男子腾云而来,端的仙风道骨,他挥散云,落在树下,问道:“你就是岐桑从西丘带回来的弟子?”
棠光瞌睡醒了。
她回道:“是的。”
她虽然不能幻成人形,但她怎么着也是个神君,开了灵智,自然是会说话的。
她抬头望了望:“您是?”
男子的锦靴绣了祥云,衣袂翩翩,他有双极其漂亮的眼睛:“七重天光,玄肆。”
七重天光上掌善恶的伽诺神尊,玄肆。
棠光听仙娥仙童们说起过这位神尊,他是父神的一根肋骨,因为掌世间善恶,所以拥有一双慧眼,能识善恶,能看见过往。
棠光两爪趴下,行礼:“棠光拜见神尊。”
玄肆打量着她。
她脖子上挂了一颗透白莹润的珍珠,浑身毛发雪白,瞳孔湛蓝。
倒是个少见的品种。
超级全能王 真庸
玄肆收回视线,问道:“你师父呢?”
棠光回:“我师傅见枣树不结果子,去毕方神尊那里讨药去了。”
掌世间自然的有三位神尊,分别司管风雨雷电、五谷六畜、山川河泊,其中掌五谷六畜的毕方神尊东问住在四重天光上,东问十分擅长炼药,和折法神尊岐桑是万万年的“狐朋狗友”。
玄肆留话:“等你师父回来,让他来七重天光找我。”
棠光趴好:“是,神尊。”
玄肆腾云,正欲离去。
老婆借我抱壹個
“棠光。”
逝入紅塵 清園老槐
声音从隔壁神殿传来。
是天光上脾气最冷硬的释择神尊,他冷冰冰道:“过来。”
棠光拔腿跑去:“来了。”
神魔逍遥无界 九日温暖
重生世家子(重生红三代)
玄肆回头望去。
这白灵猫儿好生奇怪,他的慧眼竟看不到她的过往。
鬼之书灵
棠光轻手轻脚地进了内殿,她先喵了两声,才喊道。
“神尊。”
蝕心蝕骨:總裁,離婚吧 還明珠
“神尊。”
戎黎坐在几案前,在养神,他睁开眼,命道:“去暖榻。”
“哦。”
棠光熟练地钻进锦被里,乖巧地当一块会发热的“碳”。
释择神尊五百年前受了雷刑,下天光平乱时又受了重伤,养伤期间极其畏寒。
白灵猫体热,适合暖榻。
折法神尊大方,让座下弟子棠光为释择神尊暖被褥。
声音闷闷地被子里传来。
—————
“神尊。”
戎黎不应。
她就一直叫。
“神尊。”
“神尊。”
“……”
戎黎被叫烦了:“干什么?”
被子里钻出来一个猫脑袋,睁着好奇的一双湛蓝色眼睛:“您为什么会受雷刑啊?”
戎黎垂着眸子,在看经书:“别多问。”
好吧。
她其实听到过一些传闻,天光上的仙娥仙童说,释择神尊五百多年前被凡尘的妖精迷了心窍,执掌审判的万相神尊判了他雷刑,司管姻缘的卯危神尊折了他的情根。
不过这都是天光上的小道消息。
棠光在被子里窝了一小会儿便昏昏欲睡了。
戎黎放下经书,走到榻旁,借着烛火,无声地望着。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