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0jt0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代號候鳥-第十四章 應徵失敗分享-3fqhc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星期四这天是市公安局每周一次的集中面试日,王一刀没有同意李安平去应征当公安,但他却并不知道他已经辞职并提交了申请表。
李安平早早就到了市公安局应征处,前来面试的人还真不多,有几个看上去就病怏怏的,他自觉胜算不小。
天降特工:王爷,乖乖就擒
嫡女重生寶典
然后有一点大大出乎了李安平的预料:他的面试官竟然是李唐!在看守所和他发生了大误会,认为他是流氓的李唐!
“姓名?”李唐抬头看了李安平一眼,收住先前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问道。
遮天狂颜 沧海月蓝
即便当时已经向李唐道歉了,但却没有说清楚,不用多想,李安平也知道必须再解释一下,他赔上笑脸,乐呵呵地回道:“李安平。上次真的是误会,请多多包涵。”
“性别?”李唐的表情更加冷峻了。
李安平继续往脸上堆笑:“我给你解释过了,当天我也是去审问犯人的。看守所的人能让我帮忙审犯人,说明认可我这个人,也认可我的觉悟,我当公安一定没问题的。”
“性别?”
“呵呵,性别啊?男。”
……
面试很快就结束了,李安平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向李唐解释那天的误会,李唐始终冰着脸。
李安平没有像其他人面试完了就离开了,他退到一角等李唐工作完成后再给她正式解释清楚。
没过多久,李唐面试完最后一位应征者,便整理起相关的笔录资料。李安平不等李唐起身走开,他大步流星走上前。
快穿女配:扑倒男神,么么哒
还没等他开口说话,李唐却先说:“你怎么还没走?你不用说了,下周二会在市局门口的告示栏上公布结果。”
李安平正准备开口说话,李唐挥手叫来一位公安人员把他请走了。
等待结果的这几天,李安平坐卧不安,他还得尽量隐瞒王一刀自己已经辞职的事实,每天按照过去上下班的时间点出门和回家。
尽管他心存侥幸,但面试结果还是和他预料的一样:他被刷下来了,连第一轮的面试都没通过。
龙血匠神
当不了公安,想要揭穿“理发师”的身份就难了。
李安平筋早就拧一块儿去了,看到结果的时候他就要进市公安局找李唐,只是被门卫拦住了。
他见进不去,便在大门口等李唐下班出来。
等到李唐出来了,他就凑上去死活拽着人要解释。
李唐对他厌烦得不行,一见他来就躲,躲不开了就反身回公安局。
这样一直持续了好几天,李安平就是不肯放弃,后来李唐为了躲他一天比一天晚下班。
这样一来,李安平回家的时间点就比他上班时要晚很多。李安平却忽略了一点:自他获知国民党特务在清华池有个据点后,他常常借口单位要加班夜里外出,而最近这几天晚上他都老老实实待在家里。
事已至此李安平明白再不把情况如实说出来,一场暴风骤雨就会在所难免:“我去市公安局找人说理去了,因为之前的一场误会才让我没通过面试的。”
“你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当公安!”王一刀无处宣泄的怒火找到了爆发点,“你要敢去当公安我就跟今天宰了你,当时你师傅让我求爷爷告奶奶地找工作,可现在,你师傅不在,你就…….!”
李安平只当他是气头上说的威胁话,事已至此他绝对不会放弃去做一名能接近“理发师”的公安,他还想说服王一刀,便说:“当公安有什么不好?工作又清闲,工资也不低。”
侯门毒妃 零殇
这个理由他已经说滥了,对王一刀毫无说服力,不善言辞的王一刀只会用无理和气势在争吵中占据上风。”
那一天让一生改变
“砰!”一声,李安平用力关上的大门,向外走了出去。
不多时,李安平又回来了,他提着两碗热汤面回来了。他把面放在饭桌上,点亮油灯,对犹自发愣的王一刀说:“没吃饭吧,快过来吃面。”
王一刀心中的寒意仿佛被汤面所冒出的热气驱散得一干二净,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主动关心他。
他不用再装作要去上班,因而不用一早出门,他在家里待到下午四点才出门前往市公安局接着等李唐。
一碗面只能让王一刀感动,不能消除他反对李安平去当公安的念头。
网游之黑心奸商
……
我的美女老婆們
丢三落四的小豆豆
李唐逐渐习惯了李安平的围追堵截,并且也找到了应对方法:让门卫拖住他,自己趁机走掉。
下班时间一到,李唐收好东西就走。不用看,她也知道李安平会在大门外等她。
连续几天都被卫门拦下,李安平也学乖了,他远远看到李唐从公安局里走出来,他没有立即迎上去,而是等李唐走离大门一段距离后快步追了上去。
等李唐发现李安平追上来时,想跑也跑不掉了,她索性回头厌烦地看着李安平问:“你这人怎么还不死心?”
“我哪方面没通过?你告诉我,我改。”李安平对那场误会解释得够多了,他尝试从其他方面撬开这层坚冰。
李唐剑眉一扬,很是不屑地说:“我实话告诉你,我看了你的档案,你在1945年擅自杀死了一名战俘。中国共产党的公安不仅是要为人民服务,还要有足够的法律意识,我们公安人员只是在执法行法而不是法律本身。你那种行为是把自己当成了法律来审判别人。”
李唐的这套说辞李安平一时还没能理解,他感觉自己没能通过面试的根本原因不在自己曾经枪杀战俘,而是先前和李唐的那场误会。
他极力要消除的不是误会本身,而是要消除李唐对他的成见,听到李唐这番话,他决定顺着话题说下去:“我知道我的做法很愚蠢,但那日本人在我眼前打死了我娘,打死了我唯一的亲人。”
李安平说这话时声音有些颤抖,这不是他故意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仇恨和伤痛,他幽然说道:“你没有目睹过亲人遇害,你很难了解我当时的感受。”
说着,李安平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