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迷蹤諜影 起點-第二千一百七十三章 弄虛作假鑒賞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去AH江苏是你们最快捷,也是最安全的一条道路,你们一定会选择这条路线。”
孟绍原从容地说道:“我有一个习惯,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调阅当地特工档案,尤其是那些不引人注目的小特务。
韦安昌从徐州调到了好福县,一直都在兢兢业业的工作,引起了我的好奇。我又查了一下过去的一些发生在河南,和贵党有关的案子,我有了一个发现。
原著無法輕易被扭曲
所有的案子,如果仔细研究的话,发现都会和一个地方产生交集,好福县!只是,这些案子太小,无法引起足够重视,而且和我们军统的关系也不大,所以都被疏忽了。
我的猜想是,你们要顺利离开河南,一定会经过好福县,然后寻求韦安昌的协助。我到了好福县,和韦安昌聊了一会,更加坚定了我的判断。”
说着,他叹了口气:“韦安昌这个人,在军统只能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底层特务,可是他了不起啊,一家人都被发展成了你们的同志。
更加重要的是,如此清贫,又正逢河南灾荒,他依旧尽忠职守的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自己的全部能力,哪怕自己全家饿着肚子,也要协助你们,我服!”
“信仰,这是我们的信仰。”唐和文看着他:“你呢,你的信仰是什么?”
發飆的蝸牛 小說
“我的信仰?打败侵略我们国家的这群野兽。”孟绍原不暇思索地说道:“不要问我为什么放你们走,在我看来,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哪怕牺牲一切,也要取得抗战胜利!”
“你不是祝燕凡,你很聪明,聪明的让人惊讶,而且判断力又如此敏锐,如果军统里真的有祝燕凡这么一号人物,我一定会听说过的。”
唐和文忽然说道:“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人称地表最强特工的人!”
“哪有什么最强特工,无非为了胜利。。”孟绍原一笑:“唐先生,言尽于此,不必多说!”
说完,一挥手,村子外的李之峰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把一个皮箱交给了唐和文。
里面,是吃的,还有两枝驳壳枪。
“难民多,土匪多,你们只有一把枪,不保险。”
孟绍原随即一拱手:“山高水远,相逢无期,唐先生,你我今后不再相见,请!”
“你为我们做过的事,我们一定会记得的。”
唐和文又看了孟绍原一眼:“祝先生,后会有期!”
“长官,您这是真的不要脑袋了啊。”
李之峰目送着唐和文离开:“这要传了出去,连我都得受到株连啊。”
“所以,我这不把你一起拖下水了吗?你要泄露出去半个字,你也是同谋,我死刑,你无期。”
“您这还是个人吗?”李之峰唉声叹气,只感觉自己遇人不淑:“那黄金怎么办?回到重庆怎么交代?”
“我不是已经安排好了吗?”
“问题是,有破绽啊。您想啊,连我都觉得有破绽,上面能不起疑?”
“我说李之峰啊,我和你说个故事吧。”孟绍原慢吞吞地说道:“古代,有个宰相,家里被偷了,丢了一大批的珠宝,大怒,限期破案。
负责的官员找了许久,都没找到线索,天天被骂被打,而且距离破案规定日子越来越近,眼看自己这官位不保,官员难受极了。
后来有个聪明人给他出了个主意,官员变卖了自己的家产,又到外面借了一大笔的钱,于是找到宰相,说案子破了。
不过呢,宰相家里丢失的珠宝都被小偷给变卖了,万幸的是赃款如数缴回,接着把钱给了宰相,数目比起宰相家丢的,只多不少。
宰相大喜,勉励了官员几句,不但没有去追问那个小偷是谁,反而没过多久,还找了个机会,给这个官员升了官。”
孟绍原笑了笑:“你说,这宰相心里能不清楚,其实案子没破,这些钱,是官员自己拿出来的吗?他为什么没揭穿?因为他没损失。
不但没损失,反而还赚了不少。还有,堂堂宰相家里都被偷了,还迟迟无法破案,他宰相大人,朝廷的脸面往哪里放?”
“啊,我明白了。”
李之峰若有所思:“大家的面子都保住了,宰相没损失,官员看起来破财,其实,他升了官,失去的钱财还能十倍百倍的赚回来。”
“大致,就是这个道理。”
孟绍原凝视远方:“委员长不会问破案的过程,不会问这些黄金是怎么追回来的,他要的,只是最终的结果。
我破了这起案子,委员长也好,戴局长也好,何尝不知道我在当中多少有些弄虚作假?可是,二千两黄金失窃和国府要员失踪案,越早破案越好。
日寇进犯,河南大灾,相比之下,这起案子,算不了什么了。至于我栽赃陷害的,无非就是一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人物,况且,这些人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因此,委员长和戴局长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表最强特工破的案子,那一定是铁案了,什么破绽,都会视而不见,反正案子破了。”
李之峰叹了口气:“您这不是有些弄虚作假,您这根本就是办了一起冤案啊。可还别说,您这冤案办的,还让我觉得挺舒服的。
可我还是担心,您放了那边的人,万一将来泄露出去,没谁能够保得住您了吧?”
“李之峰,我问你件事。”孟绍原沉默了一会问道:“你会不会一直跟着我?”
“我不跟着您,还能跟着谁?我是你的亲信,是同党,您出事,我一样掉脑袋啊。”
“凭什么要掉脑袋,凭什么要抄家灭门?”孟绍原出神地说道:“跟着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为什么不能好好的活着?
李之峰,你是我的厕所专员,到哪里,我都会带着你的。咱将来,还有很长很长的日子要过。英雄一样能够吃香的喝辣的!”
凭什么英雄只能慷慨赴死,凭什么英雄不能过上好日子?
“长官,有的时候您挺让弟兄们感动的。”李之峰不愿说,可还是说了出来:
“你这人吧,不是什么好人,可您想着弟兄们,所以,您的那些王八蛋的事情,弟兄们都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