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DARK時空笔趣-第1756章 頭目分享

DARK時空
小說推薦DARK時空DARK时空
“很好,既然众位都这么说了,那我韦贤超要是不做出点成绩出来也实在太对不起各位了,我马上发动和天星居的全面开战,还请朱局长和罗司令帮我注意注意天会的动向!”韦贤超听到两人这么一说,也做出了决定。
“这点你,我昨日收到消息,步天明曾和樊庭谈过一次,谈话的内容虽然不知道,但从天会的动态来看,是绝对不会和天星居再的了,就算合作,你也不用担心,不敢对天星居下手,难道天会还不能么?”罗明海再一次冷哼了一声,似乎只有通过这样的哼声,才能够扫去心中的郁闷,想想也是,筹划了这么多年,眼看就要成功了,却忽然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换成谁也不可能不郁闷。
“那好,我定不会让众位失望的,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去布置布置,绝对不能让他抢走了先机!”韦贤超说着已经站了起来,眼中充满了坚定之色。
“嗯!”三人点了点头,韦贤超起身就朝外面离去。
“怎么看?我们真的就这么坐以待毙么?”韦贤超走后,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黎天忽然说道。
“先看看吧,如果他实在不行,我们只有实行另一个计划了!”罗明海望着落地窗外的楼房,微微叹息了一声。是李振南一手提拔他的,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实在不想和李振南为敌。
而同一时间,步天明却没有呆在上课,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太多太多,就连小明等人也不得不请假几天,不停的调兵遣将,一副大战即将爆发的样子。
云南路,一个普通的咖啡厅内,依旧是一身黑衣的步天明静静的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忽然有一种与世隔绝的味道,他发现,自从京都回来之后,自己似乎变得多愁善感起来,这可不是以前的自己啊。
“这位先生,我能在这里坐下么?”这个时候,一名身穿红色休闲装的靓丽女子出现在他的面前,礼貌的说道。
“红莲,许久不见,你又变漂亮了!”步天明呵呵一笑,抬头望向了眼前的女子,几个月的时间,她变得更加的人性化了,不再像以前那么冷漠不近人情。
同心結
“呵呵,主人也变得更帅了呢!”红莲听到步天明这么一说,竟然也开起了步天明的玩笑,直接坐在了步天明的对面。
妖孽難纏,悍妃也傾城!
“少爷我一直都很帅,难道你不觉得么?”步天明自恋的说道。
“主人说的是,是红莲眼力太差了!”红莲赶紧道歉道,脸上还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呵呵,少来了,说吧,要喝点什么?我请!”看到红莲脸上那若有若无的笑容,步天明心里也是一阵欣慰,她总算走出了杀手的影子,终于有了自己的情感,喜怒哀乐。
“随便吧!”红莲淡淡说道。
“老板,来一杯随便咖啡!”步天明直接朝吧台喊了一声。
“真的有随便咖啡?”红莲惊讶的说道。
超級鑑寶師 小說
“当然,一会儿就来了,对了,他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步天明淡淡一笑,他说的他们,自然是指漠飞和吕培虎,当初他前去京都的时候,曾让两人继续做着军火生意,不过却不能够和天星居相联系,只能够暗中进行,毕竟当时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天星居,他可不想手中的王牌被人知道。
“你放心吧,漠飞本来就是个军火狂,有了你提供的那些资金,他不仅大佬火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还暗中训练了一直极强的部队,而吕培虎也算是一条好汉,如今成为了漠飞手下的二把手。”红莲接过了服务员递来的咖啡,轻轻的品尝了一口,感觉味道不错之后,才慢慢的说道。
“呵呵,如此甚好,我需要一部分军火,让漠飞给我准备准备,当然,中间找几个接头人,给别人赚点也无所谓,反正不能够直接联系,到时候我会让何佳杰去处理这事的,一定不能够让其他人发现漠飞这条线,懂么?”步天明低声说道。
翡翠空间 小说
“恩,我明白,主人,你准备要大行动么?”红莲点了点头。
“恩!”步天明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那主人还有其他的事情么?如果没有的话,我先离开了?”红莲看到步天明那淡淡的神情,轻声开口说道。
“暂时没有,你先离开吧,小心点!”步天明挥了挥手,他主要是想知道漠飞那边的情况而已,既然现在一切安好,那就行了,对付白云帮和天会,他暂时还不想动用漠飞那边的实力,以天星居现在的实力,要对付两大帮派应该不成问题。
“恩,谢谢那我先走了,对了,这随便咖啡很好喝,主人有兴趣不妨和教一杯喝喝吧?”红莲站起身来,朝步天明嫣然一笑,然后在步天明惊愣的目光中离开了咖啡厅。
看到红莲离开的背影,步天明却是苦笑了一阵,好喝?好喝的话你会只尝了一口就不再动它?
这丫头什么时候也懂得调侃人了?
摇了摇头,掏出手机打通了一个号码,不久后,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悦耳的女声。
“喂,莹姐,我天明呢!”步天明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呵呵,你小子刚回来就这么不安分,是不是想把海市搞得天昏地暗?”电话那头传来轩宝宝略显疲惫的声音,看来这段时间爱她也不好受,毕竟郑宏虽然没有接到明确的下课指令,但依旧处于被搁置的状态,作为他的女儿,能够好受么?
“嘿嘿,这个暂且不说,郑叔叔的事情怎么样了?”步天明可是清楚的明白,就算李振南那斯站在自己这一边,罗明海也不可能放过自己,至于他的同伙,朱立帝这些肯定也会一起对付自己,虽然表面上不能把自己怎么着,但背地里给自己下点套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他决定怎么也要先扶持郑宏上台。
“这个……”轩宝宝正要说话,步天明忽然见到咖啡厅外面一个熟悉的人影闪过,赶紧打断道:“莹姐,我这有些事情,我一会儿给你打电话!”说完直接挂断电话,就朝外面奔去!
步天明刚刚奔出咖啡厅的时候,就见到穿着一套白色休闲装的黄小敏朝一条小巷子冲去,心中一阵疑惑,今天是星期三,都在上课,她不上课来这里做什么?
心里想着,步天明赶紧跟了上去,这次回来,因为事情太多的原因,他并没有马上返回学校,也没有看到过黄小敏和穆婷婷两人,对两人的情况也不算了解,如今本该在学校念书的黄小敏却出现在这里,自然让人生疑。
凭借步天明的本事,想要暗中跟踪她实在太简单,跟着黄小敏穿过了小巷,就见到一名头戴太阳帽的少女正摆着一个地摊,在卖着一些小饰品什么的,而黄小敏走到少女身前,从包里掏出了一大叠钱递给少女,可少女却似乎不愿意收下,两人在那不断的争执。
奇怪?那少女是谁?为何蓝洛要把钱给她呢?还是选择在上课的时候?难道是她以前的哪个同学?因为少女的太阳帽挡住了脸蛋,步天明根本认不出少女是谁,只能够站在一边猜想。
这个时候,黄小敏和那名少女的争执却引起了不远处几个小混混的注意,四五人就这么摇摇晃晃的朝黄小敏和那少女走去。
黄小敏和那名少女似乎注意到有人过来,两人不再争执,黄小敏一把将钱塞在了少女的怀中。
“你们想做什么?”黄小敏转过身子,朝几名小混混娇声呵斥,声音动听,仿佛黄鹂一般,哪里有什么杀伤力。
“嘿嘿,你朋友在这里摆摊,这里是我们蓝天帮的地盘,我们来收点摊位费应该不算过分吧?”其中的一名头发染成蓝绿色的小混混满脸淫荡的看着黄小敏。
“保护费?”黄小敏受步天明等人的影响,见到这等架势哪里还不知道对方是来收保护费的。
“呵呵,小妞,蛮聪明的嘛,竟然连这个也知道,看来你也似乎也有道上的朋友吧?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多收了,一周两千吧,只要你好好的交上来,我保证不为难你的朋友!”那名混混i听到黄小敏这么一说,却是轻笑了一声,其实他们几个可是打着黄小敏的主意,只不过这里这么多人不好下手,这才提出了收保护费的要求。
“不错,我是天星居会长步天明的朋友,你们最好不要来招惹我和我的朋友!”黄小敏面对几个混混,竟然面不改色的说道,在说到步天明的时候,眼中充满了哀叹,而一旁的那名戴着帽子的少女在听得步天明的时候,身体也似乎微微颤抖了一下。
不远处的步天明在听到黄小敏这么说之后,却是叹息着摇了摇头,倒不是说黄小敏报出了他的名号,他可是知道这种情况下,黄小敏想要保护自己朋友的利益化,必须吓住对方,而自己的名号无非很大,只可惜从她口中说出来,这几个家伙根本不可能相信。
“你朋友是步天明?那我朋友还是奥巴马呢?”果然,那几个混混在听到黄小敏这么一说后,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我说的可是真的,你们要是不信大可以随便找天星居的人问一问!”黄小敏见到对方不相信自己的话,顿时急了起来,为了帮助自己的朋友,她可是偷偷的把自己的零花钱拿了出来,更是趁着上课的时候悄悄偷跑出来的,可哪里想到竟然会碰上这些无恶不作的混混,没奈何之下报出了步天明的名气,却谁料到对方根本不相信。
“哈哈,那我还可以说你随便找一个美国人问问奥巴马是不是我朋友呢?少说废话,马上交出两千块钱,我们兄弟几个马上离开,不然的话你和你的这位朋友免不了要陪陪我们兄弟几个了!”那名混混哈哈笑了几声,却是露出了狰狞之色。
“你……你们想做什么?”黄小敏看到对方脸色狰狞,不由的朝后退去,眼中更是露出惊恐之色,可即使后退的时候,她也伸出双手,护住自己的朋友,显然和那人关系极好。
“奇怪,蓝洛除了婷婷之外还有这么好的朋友吗?”步天明心里暗暗想着,却也知道自己不能够再继续看下去了,迈动步子,就朝那几名小混混走去。
“步天明!”正在惊恐之中的黄小敏忽然见到步天明的身影,不由的惊呼出来,眼中更是露出了惊喜之色,可看在几名小混混的眼里,却以为她是在演戏。
“呵呵,小妞,你还蛮会演戏的嘛,只是这台词你不觉得太老了吗?”带头的那名混混说话的同时,一双手已经朝黄小敏的肩膀抓去。
“我说几位,你们不觉得光天化日之下欺负两个小女孩很可笑吗?”步天明冷笑着说道。
带头的那名混混原本伸出的手闪电般收了回来,转头看向了已经走到几人身前的步天明,惊讶的说道:“你是谁?”
其他的几名小混混也是惊讶的望着步天明,他们根本没听到任何的脚步声,可对方却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后。
“呵呵,刚才这位小姐不是已经说了么?天星居会长步天明了!”步天明饶有兴趣的望着这几人,目光却一眼扫过他们身后的黄小敏,朝她笑了笑,示意她,却没有注意到黄小敏身后的那名少女一直注意着自己,眼中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你是步天明?”带头的那名混混听到步天明这么一说,眼中露出惊恐之色,昨夜步天明才带着一人挑了白云帮的六大战将之一的林易消息可是传遍了整个海市黑道,对于这样的人,没有一个道上的人不生出敬畏之心。这些最低沉的小混混自然心中畏惧。
“你认为呢?”步天明依旧淡淡一笑,目光却是落在了那名混混的身上,仿佛一把锋利的魔刀,狠狠的刺进那名混混的灵魂。
那名混混只感觉仿佛被恶魔盯着一般,全身冷汗直冒,身体却是一阵发抖,想要说话,却感觉喉咙被什么东西堵塞了一般,什么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