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界第一因 線上看-第312章 他跪了,他死了!(感謝齊天打賞的雙盟主)熱推

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黑暗,无边的黑暗。
坠落,无尽的坠落。
剧痛,深入灵魂的剧痛。
‘啊!’
飘荡在黑暗之中,有着无声的嘶吼传荡,无可形容的痛楚让他几乎崩溃了。
恍惚中,他回想起了什么。
“猿鸣谷一行,除我之外,共计亡故锦衣卫一百二十三人,我还你一千二百三十刀!”
嗤!
血光飞溅,剧痛翻滚。
一刀,又一刀!
他的意识剧烈的波动着,好似又听到了那个面目可憎的畜生的声音,他长身而立,没饮一碗酒,就斩自己十刀。
痛!
剧痛!
从未经历的酷烈降临,让他无比的想死,可却死不了,过于强横的生命力,让他连昏迷都做不到。
只能眼睁睁的体会着这人世间最为酷烈的刑罚。
一刀,又一刀。
无尽的痛楚如同潮水一般涌上心头,让他不禁想起了自己曾目睹过的行刑过程。
‘这个畜生,他想要凌迟自己……’
‘畜生!杂碎!泥腿子!狗贼!’
他绝望嘶吼,却连怒骂都无法发出,到得后来,他已然近乎崩溃。
终于,千刀落尽。
他还活着……
然后,
“入谷龙渊卫,合击一百四十六人,我替他们还你你一千四百六十刀!”
‘不!’
他的意志剧烈翻滚,麻木的心灵都在咆哮着。
一刀,又一刀!
到的最后,他几乎麻木,崩溃。
然后,
“德阳府受灾百姓,多达数百万……”
‘啊!’
声嘶力竭的怒吼声中,那如同潮水一般的痛苦消失了。
他,死了。
死于剧痛与惊吓。
那一瞬间,他恨到了极处,可同时心中亦升起了难言的解脱。
‘我终于死了……’
呼!
好似从无尽的坠落中落到了实处,眼前仍是一片黑暗,可他再度感知到了外在世界的存在。
这是一具健壮、年轻、有活力的身体。
唰!
他睁开双眼,入目所及,家徒四壁,他翻身坐起,消化着涌动而来的痛苦与记忆,许久之后方才回神。
“我是家丁张六子?不!我是……聂文洞!”
似有霹雳在眼前闪过,所有的记忆悉数归来,聂文洞身躯一震,忍不住发出一声压抑的、痛苦至极的呻吟。
他这一生,出身世家大族,嫡系子嗣,天资聪慧,从来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子。
幼年、少年、青年、中年……
六十年里,他品尝了人世极乐,一切豪奢与享受,却独独没有受过如此可怖的酷刑。
“杨狱!”
聂文洞几乎咬碎了牙齿,他的双目通红,形若厉鬼。
他从未对对一个人产生如此强烈的憎恨与杀意,哪怕是对曾伤及自己的冀龙山,逼死自己父亲的二叔,都不曾有过。
若非他有着后手,此时真就不得好死了!
好在,他活下来了。
“原来,这就是神通啊……”
聂文洞踉跄起身,走到小院中,熟悉着自己的新身体。
此人不过是自己家的一个家丁,虽然身体也算好,可与他自己自然无法相比,血气虚弱,孱弱。
但胜在年轻。
只要年轻,凭借自己的经验、人脉、财富,未多久,就可重回巅峰,甚至于更进一步也未可知。
“呼!”
他在院中舒展着手脚,就听到街外传来的阵阵喧哗之声。
“府衙张贴了告示,是聂文洞,这狗官!”
“原来是他封锁了灾情,使得朝廷救援迟迟不来,畜生,老畜生,该死啊!”
“听说他被杨大侠凌迟处死,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
……
长街内外,一片喧哗,无数人奔走相告,伴随着鞭炮爆竹的声音,声势热烈,一如当日大雨降,旱灾去之时一般。
“刁民……”
聂文洞脸色难看,心中杀意翻滚,突然一惊。
“不对!我怎么会越来越暴戾?!”
聂文洞悚然一惊。
前一瞬间,他心中至少闪过了无数种折磨这些刁民的手段,可他从来不做这些无意义的宣泄。
‘那旱魃道果,影响到了我?!’
这一惊,聂文洞就出了一身冷汗,他想要长生久视,成仙了道,可却没想过真变成传说中旱魃那样的怪物。
“这样不行,我必须要开始持戒,否则只怕真的会变成不生不死的怪物……”
聂文洞喃喃自语着。
“如你这般人,若也能持戒成仙,那只能说明,传说中的仙佛实则与妖魔也无两样了。”
“谁?!”
聂文洞勃然色变。
院门也被气浪一逼,轰然敞开。
“你!!”
望着那一袭染血飞鱼袍的少年人,聂文洞活像是看到了鬼,以他的老谋深算,一时之间都有种万念皆无,大脑空白之感。
“聂老狗。”
杨狱手提剔骨刀,面无表情。
旱魃之血,乃是神通所化,犹如神种,不是‘千里锁魂’可寻到的。
可以心眼催发的通幽,所锁定的,不是其外在的气息,而是其灵魂的气息。
春风楼的三万六千刀中,杨狱早已将聂文洞灵魂的气息全部铭记于心,是以,他无法寻到旱魃之血,却可在其身死的瞬间,锁定其转移之躯所在的轨迹与方位。
这同样是仪式完成之后,通幽所发生的变化。
反抗?
狡辩?
逃走?
一惊之后,聂文洞无比果断的转身,一头撞向了近在咫尺的墙壁,快绝、狠绝。
还想抓我?
毋宁死啊!!
“你!”
紧随而来的渺渺道人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见得院内一人发狂似大吼一声撞向墙壁,下意识的就想掏符。
牛三瞧的心都哆嗦了一下。
好在,院内之人求死之心甚坚,只一下脑浆都撞了出来,吭都没吭一声,当场毙命。
“他,他这是……”
小道童一脸发懵,倒是神色稍微有些苍白的秦姒看出了什么:
“此人,就是聂文洞以神通所化的备选之身,他死后,借助此人的身体活了过来……”
“不错,正是他。”
杨狱冷眼扫过院内的尸体,不见如何动作,已拉着秦姒蹿其数丈之高,在一声白鹤长鸣声中,跃上了白鹤:
“借你白鹤一用!”
“你!”
小道童好悬没气炸,狂跳着大叫:“你,你又要丢下我自己去!”
渺渺小真人气的‘呜呜哇哇’大叫,白鹤却已带着杨狱、秦姒二人绕着德阳府城盘旋了半圈。
汉宝 小说
这白鹤是个很有骨气的,但也是个通灵性的,很显然,它知道之前杨狱做了什么,虽然十分抗拒,却还是默默的顺从了。
“杨兄可知这旱魃道果可化出多少‘假身’?”
秦姒抓着杨狱的手臂,默默催使驱离,为其扫去疲惫与一身尘埃血迹。
杀戮过后,煞气萦身,对人的精神多少是有害的。
“有多少,杀多少。”
杨狱舒缓筋骨,秦姒这门身体看似不起眼,实则用处极大,这一瞬,他只觉精神的疲惫都好了良多。
“青女道果只怕是魔属道果,此类道果最为凶狂,若不杀绝此人,只怕日后必成大患!”
见秦姒脸色稍稍有些苍白,杨狱只道她被自己的手段吓到,解释了一句,怕她真以为自己是杀人狂魔。
“为何说这个……”
秦姒微微讶然,随即轻笑:
“杨兄,此事做完了,陪小妹喝两杯如何?这次下酒菜,还是普通些,如何?”
“你……”
杨狱一愣,旋即笑了:
“好!”
呼!
未多时,白鹤振翅而落,杨狱一步踏出,落于一座庄园之外,这却是一大户人家了。
不过,杨狱的名声在外,眼见得白鹤落下,一众护卫已做了鸟兽散,一家老小更是吓的脸色发白。
“不必进去了。”
闭目感应了一瞬,杨狱起身离开。
未多时,庄园内传出哭天抢地的惨嚎,家中少爷自杀了。
一处,两处……
白鹤盘旋,声声哭泣在德阳府各处传出,这一日,德阳府多人自杀,引得不少人议论纷纷。
但杨狱自然不会去理会他们的猜测。
白鹤盘旋渐远,秦姒都有些心惊了。
这老家伙真真是谨慎到了极点,单单德阳府,埋下的假身就多达二十八个,涵盖了各种身份。
甚至有一个,还是锦衣卫!
“难怪此人能在州主之位上一坐几十年,如此坚韧的心性,着实令人动容。”
又一次见其怒吼着撞墙自杀,秦姒都不免有了些敬佩。
“越是如此,越是该杀!”
杨狱面沉如水。
一路走来,又是三十多人死去,虽然这些人都是被旱魃之血转化的假壳,可也曾是活生生的人。
“走!”
白鹤展翅而飞,这一次,飞的更远,直飞出了上百里之地,杨狱方才叫停,也不等白鹤反应,自高空一跃而下。
轰!
荒野之上,一队镖局正护送着车队北去,突然,听到闷雷炸响,不及去看,身前已有狂风骤起。
但见血气涌动间,一身着飞鱼服之人缓步而出。
“这位大人……”
镖局的一干人面色皆是一变,零头之人刚想说话,就见得此次护送的雇主,发狂似一声大叫。
“杨狱!!!”
聂文洞恨怒若狂,几欲疯魔,咆哮着冲出车辇,又似被抽出了全部的力气,噗通一声跪地,涕泪横流,彻底崩溃:
“饶,饶了我……”
话音戛然而止,一只手掌穿透云流,拍碎其颅,血色迸溅。
“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