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明皇長孫》-第104章:朱高熾的發現

大明皇長孫
小說推薦大明皇長孫大明皇长孙
当朱英回到院子里的时候,看着朱高炽带着一个小女孩。
疑惑问道:“这位是?”
朱高炽面色有些无奈,介绍道:“这位是我小姨,徐妙锦,今天过来带他玩耍。”
“英哥儿,你也知道我没别的地方可去,所以就来你这了。”
朱英最初对于徐妙锦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仔细一想,就知道了。
古代社会,尤其是大明,大多数女子是连名字都没有的。
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古代的女子地位相对而言要低下很多。
出嫁后会被冠上夫姓,再加上自己的姓氏作为称呼,如张李氏、孙方氏等等。
能够在明初,青史留名的女性不多,每一个都有着独特的传奇故事。
譬如站在朱英面前,看上去有些恬静的徐妙锦。
后世传闻便是因为美貌,民间传闻朱棣想立她为皇后,至于是否有这回事,朱英就不清楚了。
毕竟现在的徐妙锦,洪武十三年生,目前还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
作为徐达第三女,虽然徐达在洪武十八年,徐妙锦五岁的时候就因背疽去世,但徐府的名气并没有降低。
目前徐达长子徐辉祖袭封魏国公,徐府依旧属于豪门贵族,没有丝毫衰败的现象。
受到朱元璋的信任,在军中的影响力依旧很高。
“小女子徐妙锦,见过朱公子。”徐妙锦微微欠身,行了一个万福礼,对朱英说道。
朱英回礼作揖道:“在下朱英,见过徐小姐。”
行礼完后,陷入短暂的尴尬。
朱英微微注视一番徐妙锦,心中感叹。
盛名之下无虚士,不过十二岁的徐妙锦,五官精致,眸若星辰,肤若凝脂。
难怪后世传闻为明初第一美人。
现在的徐妙锦,在朱英的面前,可不像是跟和朱高炽在一起的时候。
此刻显得落落大方,端庄文雅,有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
徐妙锦显然很少出门,万福礼后,下意识的偷偷去打量朱英,便是恰好跟朱英的目光对上。
没经历过这等事情的徐妙锦,不由迅速避开,一抹羞红于脸颊浮现。
朱英并未多想,毕竟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再得再漂亮又怎样的,他可是经过九年义务教育的。
脑海中自然没有什么龌龊心思。
一个小女孩,也没多想。
“张伯,把这盒子,拿到我书房里放好。”
朱英手里还拿着锦盒,便对着张伯吩咐道。
张伯走来接过盒子,便准备按照东家的吩咐,直接前往书房。
“英哥儿,你这是去哪里搞了好东西,怎么还藏着呢,也不给我们见识一番。”
朱高炽没有多想,看着那锦盒极为精致,恰好没什么玩意让小姨开心,便就打趣着说道。
张伯闻言一顿,目光转向朱英。
并不是他不听从东家的吩咐,只是张伯对于锦盒的事务并不了解,燕王府的大王子开口了,一般情况下朱英都会给些颜面。
听到这话,朱英一愣,迟疑了片刻解释道:“倒也不是什么玩意,不过是几份文书罢了。”
朱高炽听这话,就有些不愉的说道:“英哥儿,之前我可是都带你去火药司了,可莫拿这些话来诓骗我,有好玩意,还藏着就没意思了。”
“再说今日我小姨过来,怎么着你今天也得让我们看看。”
说完,朱高炽更是直接起身,向着张伯走去,明显就是要自己动手去拿。
张伯见此,目光转向朱英。
朱英无奈,只好微不可查的点点头,张伯这让没有避开朱高炽,让其拿到。
旁边的徐妙锦,脖子轻微伸长,显然也是想看看这精致的锦盒里,是什么物件。
朱高炽一脸喜色,心中猜测,十有八九便是之前听朱英提到过的糕点之类。
能够用这般精致的锦盒装的东西,肯定不简单。
至于什么文书之类的,骗谁呢,他怎么可能相信。
随着朱高炽期待的目光,锦盒缓缓开启。
看到里面的空白文书,还有印章,朱高炽一愣。
竟还真是这些东西。
“英哥儿,你这…莫不是…可使不得啊!”
朱高炽迅速关上,而后语句模糊的对着朱英说道。
“别多想,这是我方才,从锦衣卫衙门那里得来的,主要有些事情,需要用到驿站,印章是兵部车架司的。”
朱英解释着说道,他知道朱高炽想歪了。
朱英的一些底细,朱高炽在北平的时候,也有一些了解。
他怕朱英胆大妄为,私自篆刻印章文书,那可是杀头的大罪。
鄰座的布裏同學總之就是好可怕
朱高炽听到这话,这才放下心来,同时有些疑惑。
大名鼎鼎的空印案,在如今大明谁不知晓,朱英还能从锦衣卫衙门,搞到兵部车架司的空印文书?
怎么听都觉得不靠谱,除非…
想到这里,朱高炽眼底闪过一丝惊骇。
难道英哥儿和皇爷爷已经…
朱高炽沉思的时候,徐妙锦安静的坐在一旁,偶尔用余光偷偷的打量朱英。
在来之前,朱高炽可是把朱英给夸到天上去了。
除了身份稍微差些,简直就是无所不通,无所不能的感觉。
这让徐妙锦在心中抱了很大的期待。
现在最为关键的是,在见到朱英后,徐妙锦心中的期待,完全没有落差。反而觉得朱高炽说的,很是相符。
纵观古今,尤其是明代,其实在审美这一块,已然和后世相差无几。
颜值的重要性,大明比之后世更甚。
朱英五官继承马皇后,本来就显得英气,加上后世的锻炼方式,完全没有一般武将那般粗狂的感觉。
这年头的书生气质,对于很多大家闺秀来说,都是极为致命的。
哪家少女不怀春。
大明的少女,尤其是大家闺秀,对于未来夫君的期望值也是很高。
朱英这种刚毅和儒雅并行的感觉,几乎算得上是怀春少女的天花板了。
徐妙锦已经十二岁了,按照洪武三年,朱元璋定下的大明律:“凡男年十六,女年十四以上,并听婚娶。”
也就是说,再过两年,徐妙锦就到了可以出阁的年纪。
虽然不至于一眼钟情,但徐妙锦对朱英的第一印象,显然很是不错。
“现在当是晚膳时分,我让后厨备上菜式,也别饿着肚子了。”
朱英开口说道,现在大概是下午四点多的样子,是大明的饭点。
朱高炽这个时候过来,朱英很是清楚,摆明就是想过来蹭饭的。
朱英的声音,让朱高炽缓过神来,再度看向朱英的目光里,多少带了一丝震撼。
朱高炽和朱英的交情,更多的是私交。
他虽然猜测到父王的想法,但并没有太多在乎。在他的心里,朱英是知交朋友,虽然长得和大伯相像。
他也从未想过,朱英是自己的大哥。
朱高炽幼时在皇宫长大,如今也时常出入皇宫,对于大明官府的制度极为了解。
这个印章和空白文书,别说朝中大臣,就连他父王,或许都没资格去弄,也不敢去求。
但是朱英就这么轻易的拿到了。
可见,朱英已然是得到了皇爷爷的认可,甚至是溺爱。
不过朱英没说开,朱高炽也不会说穿,附和说道:“今日可要把你之前的那个火锅弄出来,上次在北平,我可是记挂了许久。”
朱英闻言,笑着说道:“现在六月天气,可不兴吃唰羊肉火锅,容易上火。”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最近做了写绿豆红豆糕点,待会可以先尝尝,想来味道不差。”
朱高炽闻言,点点头,而后看了眼小姨,说道:“今天我带小姨过来,晚膳过后,英哥儿可要带着我们,夜游秦淮呢。”
徐妙锦听到朱高炽的话,眼睛一亮,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看过秦淮的夜景呢,顿时眼睛里闪烁着憧憬。
“行,没问题。”
朱英笑着说道,来到京师这么久,晚上虽然也出门逛过,但一直也没认真游玩过。
现在左右也没多大的事情,玩玩便也不错。
…….
锦衣卫衙门,蒋瓛下班后,就直接过来这里处理事情。
宋忠连忙过去汇报,关于朱英,还有跟黄子澄有关的事情。
蒋瓛点点头说道:“长孙殿下这边,目前陛下没有言明,暂时我也不好露面,具体事宜,就交给你来负责。”
“你要把握仔细了,长孙殿下目前对于我等锦衣卫而言,极为重要。”
“虽然已经定下太孙之位,但目前还未册封,长孙殿下就是我们的机会,太孙那边对于我等锦衣卫的看法,想必你也知晓。”
“陛下如今的心思,也是偏向于长孙殿下,若是我等能够得到长孙殿下的赏识,日后前程不愁。”
宋忠听到蒋瓛的交代,抱拳低头沉声道:“卑职明白。”
渔色人生
蒋瓛点点头,对于宋忠他还是很放心的。
不同于锦衣卫同知,佥事。镇抚使更大意义上,实权比较多,宋忠是蒋瓛的心腹才能坐到这个位置。
有些话说得露骨一点,蒋瓛也没什么太多的担心。
宋忠见蒋瓛只说朱英的事情,并没有谈及如何处理黄子澄带来的人,只好问道:“大人,关于黄瀚林派来调查陛下的仆从,卑职不懂该如何处理。”
蒋瓛刚才的心思,一直都在朱英身上,听到这话才想起来,还有黄子澄这档子事。
思索一番后,蒋瓛便说道:“暂时先别动,就先关押着。看那黄子澄,敢不敢来我锦衣卫赎人。”
“你也不必多加审讯,凭这两个仆从,对于太孙无法造成太大的干系。”
“再者说了,即使是长孙殿下即位,允炆殿下估计也是藩王之流,那也不是我们锦衣卫吃罪得起。”
宋忠闻言点点头,果然蒋大人能够坐上都指挥使这个位置,和他完全不同。
但这审时度势,就完全不同。
这般一来,黄子澄那边,说不准还会自乱阵脚,进而影响到东宫。
而这些,和他们锦衣卫,可没有什么干系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