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第二十三章 目標讀書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临近波之国本岛的无人岛屿上,驳杂的原始森林中,寄居着无数的毒虫和猛兽,让这里成为一片生命禁区。
在这片普通人根本不会主动踏入的生命禁区中,蝎和迪达拉出现在这里。
他们身上穿着黑底红云的同一款式制服,手指上佩戴着戒指,在一面山壁前停下脚步。
迪达拉望了光滑的山壁一眼,随后单手摆了个印式。
面前的山壁立刻开始融化,露出一个可以供人行走的通道。
“可以进去了,蝎大哥。嗯。”
做好这些,迪达拉在前方带路,率先进入了山壁内部的溶洞中。
蝎跟在后面。
在二人进来的时候,后面的山壁开始粘合,变成了解封之前的形状。
从外面看,只是一道普普通通的山壁。
在山壁内部的溶洞之中,是一处秘密空间,里面贮藏着一些食物和水,还有药品之类的东西,就连忍具也准备了许多,堪称一座小型基地。
但从溶洞开辟的痕迹来看,这个小型基地建造出来应该还不到一个月时间。
大抵是确定了人柱力将会在波之国领域活动,所以提前在这里临时开辟一个基地出来吧,让组织的成员能够在这里尽可能的隐藏踪迹。
毕竟波之国如今很多区域,都被鬼之国的忍者监控起来,要是前往本岛那里,很容易被鬼之国的忍者发现踪迹。
论攻击性,鬼之国是和雷之国并列,对外都一贯采用十分强硬的行事作风。
就在二人进来的不久后,地面的土块开始微微凸起,一具白色的人型生物笑嘻嘻从泥土中慢慢钻了出来。
“是白绝啊。”
迪达拉看到这个场景已经见怪不怪。
从三年前加入晓组织之后,他就逐渐了解到这个组织里面,核心成员基本上都是一群‘异常’的人类。
无论是身体的异常,还是叛逃时犯下的重罪,亦或者是他这种,艺术价值观和普通人无法共同。
从爆炸之中发觉美的艺术,迪达拉也自认为自己的品味和普通人不同。
正因为异常,才会是美学的一种。
连带着他对这个组织也产生了罕见的认同感,并认为这是一种‘美’的艺术体现。
比起岩隐村那种不懂得欣赏他艺术之美的地方,晓组织对他来说,正是艺术的天堂。
“两位,下午好啊。”
白绝笑着问候二人。
“废话就不要多说了,人柱力在哪个位置?”
蝎开门见山问道。
他很清楚白绝这絮絮叨叨的磨叽性格,要是等对方打开话匣子,估计能不停不休的说上一整天。
比起和白绝在这里啰嗦,他更想要尽快完成任务,然后离开波之国,找个安静的地方继续傀儡艺术的研究。
“在波之国本岛那边,我正在锁定对方的位置。”
“你应该比我们更早来到这里,怎么,人柱力的踪迹没有锁定到吗?”
蝎声音中透露着不耐。
“被雷光团的人搅合了一下,人柱力转移阵地了。”
白绝可惜的说道。
“雷光团?”
“没错,他们是波之国农工团雇佣过来的赏金猎人。”
“我听说过他们的名号,里面的成员不是持有秘术,就是具备血继限界。他们怎么会和人柱力发生冲突?”
蝎心中疑惑,难道雷光团的人也想要获得尾兽吗?
如果是这样,那行动就需要更加缜密一点了。
“莫名潜入波之国的忍者,肯定会受到本土忍者的监视和镇压。而且,木叶那边也注意到了。”
“那局势真够复杂的。”
木叶,雷光团,鬼之国,还是第四股势力介入进来。
现在晓也要在其中插入一手,那就是五方势力混战了。
幸运的是,这四股势力,还不知道晓介入进来的事实。
那就意味着,他和迪达拉的操作空间更大。
“是啊,这边的情况首领已经知道了,他让你们二人暂时待命,在这里等待最佳时机出手。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失败,下一次想要成功,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听完白绝的叙述,蝎扫了扫基地中的食物和水,明白这些食物和水放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了。
他是半人半傀儡之身,不需要食物和水来维持生命活动。
白绝身体特殊,需要阳光和水就可以补充生命能量。
基地中的食物和水,是为了迪达拉准备的。
对方还是人类的血肉之躯,离不开食物和水的供应。
“这次出手以迪达拉的爆遁忍术为主,从天空开始突袭。具体怎么做,你们自行商量。需要什么,随时可以跟我说明,我会替你们准备好。不仅如此,首领还从大蛇丸那里要了一批新型的黏土。”
“首领准备的真是周到啊,嗯。”
迪达拉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的爆遁忍术和黏土相关,而且可用于陆战和空战,灵活多变。
唯一的需求量就是需要大量特制黏土。
普通的黏土,根本承载不了他的‘艺术’。
大蛇丸他是知道的,晓的后勤技术人员,虽然是个比较恶心的家伙,但对方的研究能力迪达拉是认可的。
除此之外,卑留呼以及和他组队的蝎也算是半个研究人员,只不过他们相比起大蛇丸的全能,二人都是在某个领域的研究才能突出。
“那就好好准备一番吧,多准备一些C3·十八号。”
蝎扫了迪达拉一眼,和他说道。
“那个玩意准备很麻烦的,而且用的时候,会消耗很多查克拉。”
君子闺来 小说
迪达拉无奈看向蝎。
他的爆遁忍术,分为C1到C4四个等级。
C1的黏土制作物,能力最弱,比如黏土蜘蛛,白鸟,飞鹤,双翼鸟、蚂蚱等等。
C4的黏土制作物,虽然破坏力不见得惊人,但对看不穿C4攻击模式的忍者堪称绝杀。
至于C3这个等级的黏土制作物,则是C1的极致升华版,爆炸威力十分恐怖。
但也因此,制作起来不仅繁琐,不能够现场制作,只能提前预备,而且使用之时,消耗的查克拉也非常夸张。
以他体内现存的查克拉量,也不足以使用多次C3·十八号。
“那个没有没关系,我会用孢子之术寄生在你体内,等你查克拉用光时,为你补充查克拉。”
白绝看向迪达拉说道。
“这样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让你们多欣赏一下我的艺术,嗯。”
迪达拉脸上露出笑容。
“别废话,快点制作,要是任务失败,我就把你的黏土全部毁掉。”
蝎烦躁的说道。
“别急嘛,蝎大哥,时间还有的是。”
对于蝎特立独行的暴躁性格,迪达拉这些年早已经习以为常,免疫十分彻底。
“那你们二人在这里准备吧,我继续去收集情报,锁定人柱力的行踪了。”
白绝见这里已经没有自己的事情,很识趣的没有介入二人的话题之中,钻入泥土中消失不见。
“这家伙还是这么的神秘。”
看到白绝钻地消失,迪达拉摇了摇头,来到一个箱子面前,里面放着白绝所说的特制黏土。
打开箱子,将里面包装好的黏土取出,迪达拉找了个空地,开始用黏土制作属于自己的艺术作品。
蝎看到迪达拉开始工作,也没有打扰,随便找了个地方安静呆着。
和迪达拉这种做事喜欢丢三落四的年轻忍者不同,他无论何时何地,都处于最理想的出战状态。
“说起来,蝎大哥,这次我们的任务,是捕捉几尾来着?”
正在制作黏土的迪达拉,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蝎看了他一眼,回答道:“是二尾,她是云隐村的一名女忍。”
“这样啊。”
“别以为对方是女人,就轻视大意。云隐村掌握着完美人柱力的修炼方法,虽然不知道二尾的人柱力,是不是完成了完美人柱力修炼,但实力肯定不是一般的人柱力可以比拟的。”
蝎警告了迪达拉一句。
野生的尾兽,虽然力量狂暴,对于普通忍者来说,无论来多少,都是死路一条。
但只要掌握了针对的办法,野生的尾兽其实最容易对付。
除此之外,没有成长起来的人柱力也容易捕捉。
人柱力的培养问题,一直是很多忍村相当看重的头等大事之一。
这不仅涉及到投入多少资源的问题,还要保证人柱力对忍村的忠心。
如果培养出一个敌视自己村子的人柱力,那只会得不偿失。
最难捕捉的是第三种,人柱力和尾兽的力量开始共鸣,向完美人柱力趋近。
这类的人柱力,不仅本身实力强大,还可以借助尾兽的力量,使得自己的实力更上一层楼,很难用封印术针对。
即便是写轮眼的幻术,也很难对付这种人柱力。
云隐村掌握着完美人柱力的修炼方法,二尾人柱力肯定也接受了这种训练。
因此,如果把二尾人柱力当做普通的人柱力看待,他和迪达拉绝对会为此吃上大亏。
“是吗?我知道了,看来还要多准备几个C3·十八号才行啊。又是写轮眼,又是人柱力的。嗯。”
“这样最好。不过现在还只是小打小闹,等到和鬼之国的约定结束,那个时候想要捕捉尾兽,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蝎用凝重的口吻说道。
“蝎大哥你似乎很在意鬼之国的事情呢,过去和他们发生过矛盾吗?”
迪达拉好奇看向蝎。
“那是大约七八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组织的人手还很紧缺,卑留呼刚刚加入。我和他,还有大蛇丸,因为一次意外和日向绫音交手。”
蝎满足了迪达拉的好奇心,开始叙述往事。
“那么,结果如何?”
“没有结果,因为首领突然介入进来,所以只是匆匆交手了一番,双方都没有使出全力。但是全部在隐藏后手的前提下,我们三人联合被对方一人压制住了。”
“那不就是输掉了吗?蝎大哥你在输赢这方面,还真是有点不诚实呢。嗯。”
听到蝎的语气并不痛快,迪达拉觉得对方是在故意掩饰自己失败的尴尬,于是哈哈大笑起来。
“迪达拉,你是想死吗?”
蝎的语气忽然低沉,变得恐怖阴森起来。
港综世界大枭雄
惨白的眼睛里充满狰狞的血丝。
“嘛,别介意,蝎大哥。以后我会帮你复仇的,用我的艺术。嗯。”
迪达拉不在意蝎的威胁。
如果对方真的想要动手,早就开始发射带毒的暗器过来了。
明明这么照顾他,偏偏还要装作冷酷无情的样子。
以这点来说,他觉得蝎这位老大哥,性格还是挺可爱的。
唯独在艺术的探究上,两人出现过分歧,争执到现在,依然没有分出结果。
“哼,那我拭目以待吧。如果你能打赢对方,那我姑且承认你的爆炸也是艺术的一种。”
在蝎看来,迪达拉想要和日向绫音这个级别的忍者交手,还是嫩了许多。
哪怕用上所谓的C4杀招,也会被对方的白眼看穿,失去作用。

真是无聊啊。
鸣人心中不止一次这样感叹过。
坐在大桥工地旁边的海岸边,一天下来,都是坐在这里发呆,到了饭点就吃饭,基本上就没有别的事情做了。
因为要防止随时可能过来捣乱工地正常运作的武士和地痞,所以到工地上帮忙,是不可能的。
而且,随着工业化的普及,工地上采用的建造工具,大多都是机械,不再纯粹的依靠人力。
普通的人力在机械化工具面前,不仅效率低,也很容易在过程中出错。
除非是专门投入建筑行业的忍者部队,才能跟得上机械。
但鸣人并不懂得怎么建造大桥,也不懂得操作那些复杂的大型机械,只能坐在海岸处干瞪着眼。
不过相比起他,其余人都没有这份自觉。
卡卡西很是享受这种难得的悠闲时光。
这些年来,他一直忙着暗部中的业务,早已忙得揭不开锅。
带领第七班,除了必要的时间,他基本都懒得动弹。
毕竟谁也不知道第七班的指导上忍,他还能够当多久。
至于佐助,则是全身心的投入雷遁修行之中,为了向鼬复仇,他不能够浪费任何的时间。
小樱也有自己的事情做,在没有工作的时候,就是待在佐助不远的地方,认真看着从木叶带出来的医书,加深自己对医疗忍术的理解。
“卡卡西老师,难道就没有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做吗?”
鸣人走过来,目光在卡卡西手中的《亲热天堂》上瞄了一眼。
又在看这种不健康的禁书。鸣人心中诽谤。
“你要做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呢?”
“那个……”
被卡卡西这么反问,鸣人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算了,看你也没有好好规划自己的未来,真是的,明明说出梦想是火影这样的豪言壮语,结果一点长远计划都没有。”
看着鸣人求助的样子,卡卡西叹了口气。
鸣人嘻嘻笑着,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果然还是卡卡西老师你最好了。”
“别来这套……说起来,你的爬树训练,已经完成了是吧?”
卡卡西合起《亲热天堂》,问道。
“是的,没错,我已经熟练掌握了。”
“既然这样,那就试一试踩水吧。”
“踩水?”
鸣人歪了歪头,随后想起了什么。
过去佐助在河流上捡垃圾时,就曾站在水面上,身体没有没入水中。
“看来你也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了,踩水是比爬树更高一级的能力,练好了能让你的基础更加扎实。”
“可是,爬树的练习我已经做好了,踩水也没什么难的吧?难道就没有更加厉害一点的忍术吗?比如说,佐助那种能够吐火,还有放电的忍术。”
每次看到佐助能够吐火和放电,他就羡慕不已。
因为太帅气了。
如果他也能学会这种招数,一定可以吸引小樱的注意力,感受到他帅气的一面。
“……”
连基础都没有打好,就想着学习更高级的属性查克拉的性质变化。
那可比精细操控查克拉困难太多了。
“总之,你先把踩水的练习做好,等你学会了踩水,我再教你其它的东西。”
卡卡西无奈看着鸣人。
就当是回报那个男人微不足道的恩情吧。
鸣人要是这么长久放置下去,迟早会被木叶养废。
“什么嘛,踩水我只需要一下子就能学会了。”
鸣人不满说道。
“喂,你最好别太小看踩水这个招数。”
脚底是人体中最不容易聚集查克拉的地方,而且想要学会爬树和踩水,就必须要控制好自己释放的查克拉量,并且时刻维持,任何一个举动都要恰到好处。多一分减一分都会导致失败。
光是爬树,鸣人就花费了几天时间,踩水比爬树更难,以鸣人那粗制滥造的查克拉控制力,估计需要一个星期时间来磨练。
毕竟将查克拉微妙的调整,是比起单纯的凝聚查克拉,要难上许多倍。
同时,这也是忍者变强的基础。
只要能够掌握爬树和踩水这两个本领,未来学习遁术,会比直接上手遁术,要简单许多,而且还会节约不少查克拉,也能保持遁术的威力。
“是,知道了。”
鸣人有气无力说道。
“既然知道,把小樱也叫过来吧,她好像也还没有学习怎么踩水。”
“是。”
提到小樱,鸣人干劲十足的跑了出去。
“真是的,这家伙变脸比翻书还快。不过,这里的气氛确实有点安逸过头了。”
简直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安静前奏一样。
卡卡西扫视着周围风平浪静的景象,心中暗道。
同时,他也向雷光团所在的位置看去,除了首领千乃坐在栏杆上眺望大海,其余人不知所踪,可能是去处理暗处的老鼠了吧。

“可恶!”
开始训练踩水的本领,鸣人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掉入海水之中了。
每次都变成落汤鸡从海里游到岸边,然后重复相同的事情。
虽然不服输的劲头,让他不知道气馁是什么,但是看上去也很简单的踩水,难度却比爬树更难。
尽管卡卡西和他说了一些快速掌握踩水技能的窍门,但鸣人对于踩水的上手程度,还是处于生涩的阶段。
“好像也不怎么困难嘛。”
另一边,传来小樱喜悦的声音。
鸣人转头看去,只看到小樱稳稳当当的踩在海面上,在那里健步如飞的行走,没有任何阻塞。
“好厉害啊,小樱!不愧是我看中的女人!”
鸣人惊讶起来,同时心中也很高兴,比自己学会了踩水还要高兴。
“呃……”
本来还很喜悦的小樱,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被人夸奖是好事,但是被鸣人夸奖,心中总觉得怪怪的。
比起鸣人,她更希望得到佐助的认可。
不过,看到佐助仍然在不远处心无旁骛的做着雷遁的练习,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的场景,不由得叹息一声。
就在这时,卡卡西走过来笑眯眯说道:“看来现在距离火影更进一步的是小樱呢,比某个只会说大话的人好多了。”
“卡卡西老师,你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好不好?”
小樱无语看向卡卡西,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卡卡西也是性格比较恶劣的指导老师。
随后,她就看到一脸不甘的鸣人一言不发,咬着牙继续走向海水边,做着踩水的练习。
“都怪你,鸣人现在一定很失落吧。”
一开始小樱是比较讨厌鸣人的,因为过去在学校时,对方不仅成绩差,还总是调皮捣蛋,扰乱课堂秩序,想不让人厌恶也难。
但是熟悉了之后,反而觉得鸣人并没有那么不可靠。
只是因为缺乏常识,让人觉得他很无能。
从小没有感受到别人拥有的父爱和母爱,也是对方变成这种样子的缘由吧。
“没什么,如果是以火影为目标的话,这点挫折是打不倒他的。别太小看这小子的韧性。”
如果因为这点挫折就在这里垂头丧气,那这些年鸣人早就被村子里的各种流言蜚语所打倒了。
从心性这一块,他觉得鸣人比佐助更适合自然能量的修行。
有时候太过较真,反而会让视线更加狭隘。
仇恨啊……卡卡西心中一叹,从这点来说,他似乎没有资格去说佐助。
只有复仇者才理解复仇者心中的痛苦和辛酸。
任何笑都是在强颜欢笑。
从背负仇恨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和正常人要走的人生不同了。
所以,比起鸣人的未来,他更想知道,佐助在未来知道灭族的真相之后,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