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小閣老-第一百章 我還沒出手呢推薦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少保可能不太清楚,倭奴甚至还想侵略大明。之前的织田信长希望在统一日本后,组织一支庞大的舰队征服大明,将各省分配给自己的儿子们。”赵昊端着烟斗,慢条斯理道:
“丰臣秀吉更是打算攻下大明后,将他们的天皇迁到北京,他则在宁波开府,死后也要葬在江南。这既是因为倭人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心态——地震频仍的东瀛三岛不是永远的家乡,大陆才是最好的归宿。又是地缘政治的必然。”
赵昊说着招招手,秘书赶紧拿出一份微缩版的东北亚地图,指着像鸡下巴上的肉裾一般的朝鲜道:
“日本和朝鲜太近了,就隔了一道对马海峡。无论什么人平定日本之后,朝鲜半岛基本上都是扩张势力范围的不二选择了。九百年前,他们的天皇就曾举大军四万余人,战船千余艘,与唐军在百济白江口激战。最终被唐朝大将刘仁轨以少胜多,消灭了个干净!”
“正是因为有了白江口之战的惨痛教训,倭国才会对强盛的大唐帝国奉若神明。非但不记恨我中国,反而万分仰慕,终唐宋之世,虔心侍奉,再未有放肆举动。但蒙元两次失败的远征,已经解除了他们的思想钢印,征服朝鲜乃至中国的念头死灰复燃,也就不足为奇了。”
“岛民就是这样,在极度自大与极度自卑间反复横跳,没有中庸之说的。”赵昊说着哂笑一声道:“所以只有把他打翻在地,再踏上一脚,教他们永世不得翻身,才能换来他们发自内心的臣服!”
“那还真是贱呢……”戚继光不禁失笑道。
“那可不。”赵昊点点头。
几人一阵大笑过后,戚继光又问道:“有梦想这没问题,但白日做梦就离谱了吧?小小倭国居然还想蛇吞象,吃下我中国?就算是弱鸡李朝,大明也不可能坐视他们被倭奴吞并的。”
“那也得赌一把再说,万一大明不出兵,他们不就发达了吗?”赵昊笑道:“而且就算大明出兵,那万一他们要是打赢了呢?那非但可以稳稳吞下朝鲜,还能以朝鲜半岛为跳板,入侵我东北,华北,江南。将来还可再以中国为跳板,攻下印度!”
“这也太草率了吧?”戚继光难以置信道:“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怎么能赌呢?”
“我和少保一样,都对赌博深恶痛绝。但倭奴不一样,他们的赌性深入骨髓,只要有可能,就一定会赌一把国运。”赵昊笃定道:“如果哪天他们不赌了,那一定是被打服了,知道一点胜算都没有。据我了解到的情况,丰臣秀吉现在可膨胀的不得了,而且他还有不得不赌的理由。”
“不得不赌的理由?”
“不错。因为在极其重视门第的日本,他有先天的劣势——他的出身太低贱了,最初只是个给织田信长提草鞋的小兵而已。尽管他运用各种政治与军事手段,暂时降服了各大势力,但他新鲜出炉的家臣团根本没有多少领地,这样的局势显然不会稳定;将来他死后,继任者又不具备他那样超强的能力……这几乎是一定的……那些他用各种手段控制住的超级大名,肯定又会蠢蠢欲动的。”
“那他应该削藩才对啊?”戚继光疑惑道。
“在封建领主制下削藩谈何容易?牵一发而动全身。而且他当初为了快速统一太急功近利,为了让人家臣服,许下太多承诺,甚至还把自己老妈和姐妹送给别家当人质,短时间内如何自食其言?而且那些大名的实力都超强的,倘若结成联盟反抗他,岂不又退回到战国时代?那结束战国、统一日本的‘绝世功绩’岂不成了笑话?这是猴子无法承受的。”
“所以他选择开疆,通过做大蛋糕的方式,来巩固自己的政权。因此朝鲜这块近在咫尺的肥肉,他必吃无疑。而且一定会派自己的嫡系部队出战,来扩大丰臣家的直属领地!”赵昊沉声道:
“种种迹象表明,丰臣秀吉会在短时间内进攻朝鲜,为了帮他更快下定决心,我会下令暂时放弃石见银山和佐渡岛,一艘战舰都不留!”
“好。”听了赵昊的长篇大论,戚继光终于信服的点点头,问道:“不知需要老夫做什么?”
“到辽东去,接替李成梁!”赵昊沉声道:“待到倭军侵朝,你就是抗日援朝的总指挥!”
“这样啊……”戚继光拢着胡须,没想到小阁老兜兜转转,还是想让自己去辽东。“看来辽东在小阁老心里,真的很重要。”
“异常重要!事关我华夏之安危,不能由着那帮军阀胡搞了!”赵昊点点头,语重心长道:“少保差不多年中上任,满打满算还有两年时间,要把那帮军头铲平,还要保持辽东军的战斗力,做好跨过鸭绿江的准备,任重而道远啊!”
“老朽记下了。”戚继光点点头,只是心中未免感觉有些荒谬,大明最大的军阀,要干第二大的军阀,却还说得这么义正辞严。
更荒谬的是,自己居然也相信他完全出于公心。而不是借机剪除夺天下的障碍……
真是疯了。不是自己疯了,就是这世界疯了。
“可惜,还以为能领略一番海警舰队的风采呢。”末了,戚继光又有些遗憾道。
“会有机会的,等我们在朝鲜歼灭了日寇主力,就是反攻日本都城的时候了。”赵昊笑着保证道:“那时海警舰队会载着少保的大军,在大阪湾登陆的!”
~~
从戚家老宅出来,往登州卫码头的路上,赵昊接到了东北公司传来的消息。
“李成梁想约我见面?”赵昊看一眼电报,不禁笑道:“狗鼻子还挺灵嘛。”
“辽东王可不是吹出来的。”朱珏轻笑一声。
“见还是不见呢?”常凯澈请示道。
“见见吧。怎么说人家老李也是有功于社稷的。”赵昊寻思片刻道:“何况他还有一个半好儿子,”
李成梁生九子。最出色的自然是他的长子李如松,这位徐渭教导出来的高徒,乃戚继光之后最牛逼的大明统帅,在朝鲜战场上打得日寇魂飞胆丧。他有勇有谋胜远乃于父,是奴儿哈赤最佩服的人,甚至屡次表示,愿为一马前卒。
要不是他万历二十六年,在辽东总兵任上意外阵亡,哪能轮到建奴称霸辽东?!
而且李如松万历十一年就是山西总兵了,这些年历任宣大,在边军中威望极高!
其次是老五李如梅,武艺高强、箭法如神,每战充当大哥的先锋官。但他只是将才,并非统帅千军的帅才。
李成梁其余七个儿子要逊色不少,但也大都在九边副总兵,参将位置上,手掌兵权。
除了九个儿子外,李成梁还有无数的姻亲厮养、部下故旧分操兵权,环神京数千里,纵横盘踞,不可动摇。
日后真要跟朝廷翻脸的话,李家军一定是江南集团最大的敌人。
其实这些远逊于戚家军的旧军队,来多少都是白给。但他们的士兵可都是我华夏男儿,全世界还有那么多地方等着他们开拓呢,还是在自己的国土上少流点血的好。
为什么不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大家一起向外开疆拓土、建功立业呢?
不过想要说服贪鄙成性、自私自利的旧军阀,肯定不是件容易的事。赵昊早就做好了跟老李来一场又拉又打、恩威并施的组合拳、持久战的准备。
甚至不排除在合适的时机干他一下,让他了解下差距,清醒清醒再说。
然而三天后,在山海关的老龙头,赵昊还没来得及出招,李成梁就直接跪了……
他居然表示愿意归顺江南集团,只求小阁老能容他告老还乡,给他子孙一个为集团效犬马之劳的机会。
“当然,如果小阁老觉得他们不堪驱驰,老朽便命他们全都解甲归田,跟老夫一起做集团一黎庶!”李成梁伏在戚继光所建的入海长城上,屁股撅得老高,让赵昊都忍不住想踹他两脚。
妈的,你这跪的也太快了。看看人家海瑞、戚继光,老子好话说尽都不肯投靠……
海风吹过城头那面泛黄的旗帜,上头的‘明’字已经被海边咸湿的空气,侵蚀的斑驳不堪了。
就像这位跪在赵昊脚下,丝毫不怕丢人的边帅……
赵昊紧紧盯着李成梁,想看看他到底有几分诚心,还只是为了蒙混过关,跟自己搁这儿演呢。
但就算是演,这副姿势任他摆的架势,也足以让赵昊死死捏住他的卵蛋,让他弄假成真了。
“老朽也知道,此举有些突然,小阁老心有疑虑也是正常。”察觉到赵昊眼中的疑窦,李成梁苦笑一声道:
“老朽生在嘉靖五年,蒙祖宗荫,可以袭继铁岭卫指挥佥事的官职。但我起先少不更事,瞧不起武将,觉得考科举做文官才是正途。谁知一直到四十岁,还是个穷秀才,家里老婆孩子饿得两眼发绿,实在没办法,才无可奈何借了笔钱,进京继承了官职。”
赵昊心说好么,这真是读书不成,就只能回家继承正厅级官职……
惡役千金後宮物語
“本以为自己这么大年纪了,入行伍也就是混口饭吃。谁知此后一发不可收拾,没几年就当上了高高在上的辽东总兵。你说我之前二十年的苦日子到底图个啥?”李成梁苦笑一声道:
“打那之后,老朽就明白一个道理,这人啊,别头铁。干嘛要不撞南墙不回头呢?既然看到前头是堵墙,干嘛不早点回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