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番外第54章 不聽諸葛勸推薦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就在拓跋力微犹豫不决、即将决策的最后关键时刻。高干不遗余力地补上了最后一点拱火的理由。
他恰到好处地提醒拓跋力微注意一个事实,那就是吕布的年龄!
很多人都会忽略这个问题,吕布的年纪,其实比刘备甚至比曹操都要大一些,他出场年代太早了,虎牢关的时候就已经是三十好几的中年人。
《演义》里说吕布称刘备贤弟,这不是编的,确实年龄大不少。后世历代《三国志》游戏里,也把吕布在198年死时的年龄,做成47岁,这基本上也算符合史实。
如今的吕布,已经比历史同期白白多活了整整十四年了!
他已经是一个虚岁六十二三的老头!
如果十年前刘备刚刚灭了曹操实现中原统一时,就立刻北伐,那吕布还能有大作为,五十二岁的名将还能做不少事情。
但刘备也爱民,不得不休养生息、先还国债、让大批打烂了的州郡的百姓有条活路、恢复生产。如今拖到刘备自己的嫡系部队都不得不考虑“再不打就老了”的问题时,吕布当然已经彻底老透了。
而且,从客观科学规律来说,吕布面临的情况,显然比其他三国时期的老年将领更严峻。
比如很多人会觉得:历史上黄忠都七十出头了,还能奋勇死战、斩了夏侯渊。赵云也是七十几了,还能跟着诸葛亮首出祁山。
吕布这样的名将,才六十二三就不能打了么?
这里还真有差别:荆州益州都是富庶之地,南方气候温和,水土养人,在那些地方长住,人衰老得也慢。
安達夢遊仙境
而汉末的云中、河套以北地区,那是何等的关外风沙苦寒之地?
说难听点儿,那环境就跟王家卫徐克拍的武侠艺术片似的,龙门客栈满眼黄沙。
人在这种地方长住,14年的衰老程度抵得上江南20多年。
所以如今的吕布,那状态还真就比肉身理论年龄还老一些。跟黄忠定军山、赵云出祁山时状态差不多了。
拓跋力微把这些利弊全部想明白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好!就以吕布老儿为敌手,不过,要先假装继续对赤峰三郡骚扰、尤其是破坏当地的秋收。
如此,张飞赵云定然要重兵防守赤峰三郡,连关羽都得往东靠拢、分摊协防一部分张飞原本的防区。
等关羽和吕布之间的空档拉扯得足够大时,我军再利用吕布的狂妄自大、布局一个机会,让吕布再看到一次‘趁着关张赵与我主力交战时,偷袭我军后方老弱妇孺’的希望。
他十五年前敢偷袭盛乐、捡了便宜,如今肯定会陷入麻痹、冒进中计的!到时候,就以倾国之力围攻吕布!”
还别说,拓跋力微的猜测非常符合博弈理论。
正如查理芒格的名言:人手上拿着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
这,就叫路径依赖。
人都是容易迷信自己曾经的成功经验的,很多创业牛逼的大老板,之所以遇到“大人,时代变了”的情况时,就容易踩坑,都是因为一句“我当年就是这么赢过来的”。
这句弗莱格一立出口,已经输了七成了。
何况吕布这种热血鲁莽的人,看到几乎复刻的机会,他能忍得住?
拓跋力微和高干定下计谋之后,也很快开始着手实施。
整个秋收时节,前期鲜卑军队一直在东胡草原三郡加大骚扰破坏,以求吸引更多的汉军主力注意力。
顺带着也摆出一副想把今年的北伐黄金季节拖过去、力争为鲜卑部族继续延命的样子。
哪怕付出了一定的伤亡,拓跋力微也在所不惜。大不了就派出一些衰老羸弱的包袱、去担任这种骚扰战任务,把精锐青壮留下省着用。
那状态,简直一如白登之围前、冒顿单于为了勾引刘邦深入追击,而摆出瘦马老弱跟汉军作战,一模一样。
……
临近八月中秋的一天,东胡草原上,又一场小规模的骚扰与反骚扰战役,以汉军的大胜围歼落下了帷幕。
这场战役持续了七八天、也放弃了几个今年刚垦荒开辟的县乡、勾引胡人暂时抢到了一点甜头,但随着汉军大迂回纵深包抄成功,进了圈套的鲜卑人还是被大部歼灭了。
虽然战役规模不大,但因为张飞赵云二人都是好战分子,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哪怕仅仅是亲率三四千骑兵围剿入寇之敌的小战役,他们还是坚持亲自带兵厮杀。
没办法,厮杀的基因已经写进骨子里了,坐不住。
张飞心中喜悦,跟赵云胜利会师、清算战果的那天,忍不住吨吨吨喝了两大皮囊蒸馏白酒庆功。
“这拓跋力微真是不拿部曲的性命当命,这都秋收开始后第三波了吧?这波贼子再灭干净,估计能安安稳稳过个中秋佳节了。子龙,你算过了没有,秋收开始后,歼灭多少敌人了?咱损失多少?”
张飞在马上喝完酒,抹抹嘴爽朗狂笑。
一旁的赵云倒是还很冷静:“确实是第三波了,这次又是歼敌两千余人,从秋收开始算,至少又消灭七八千敌军了,拓跋力微怎么会如此不知兵?
憂郁的物怪庵
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跟我军慢慢消耗,唯一的胜算是把全军拧成一股、集中攻击我军薄弱,当了那么多年草原雄主,也算是会带兵之人,不可能犯这种错才对。
总觉得其中有诈,趁着中秋,把这几次的战报都汇总,再给陛下上奏请示一下吧。顺便半路上也好送份私信到津门郡的工地,让诸葛令君帮咱参详参详。他足智多谋,鲜卑人耍什么花招,肯定能一眼看穿。”
张飞听了,很是不屑:“子龙!这就是你不对了,大哥虽然高瞻远瞩,丞相和阿亮也足智多谋,但毕竟离前线太远。
咱也是打老了仗的,莫非还不知兵?不知道‘将能而君不御之者胜’的粗浅道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啊,要的就是随机应变以免延误战机!你这骠骑将军,真是当得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了!”
赵云一皱眉:“不是我胆小,是拓跋力微的异常难以解释。”
张飞一摆手:“有什么难解释的?很简单,就是阿亮之前的‘以垦荒屯田种黑麦和巨菜’的计策奏效了!
鲜卑人原本跟我们躲躲闪闪,是因为他们觉得汉人无法在游牧草原上农耕,站不稳。现在咱证明咱可以永远站稳下去、草原上的边军也可以渐渐摆脱中原的粮秣转运,自给自足。
鲜卑人耗不过了,这就来不遗余力破坏咱的屯田呗!子龙,休要小看我,我可是拷问过了抓获的俘虏,而且是分开鞭笞逼问,都说他们的将军领到的将令就是烧杀掳掠、破坏关外三郡屯田。”
张飞别的不会,抓到俘虏后严刑拷打逼取口供,那简直不要太熟练。所以他对这个渠道获得的情报非常信任。
哪怕想破脑袋,他也不会想到拓跋力微是在下令的时候、就连执行诱敌佯攻任务的自己人都骗了。
赵云没张飞那么自信,他想了想还是摇摇头:“我觉得没那么简单,说不定这些来赤峰郡柳城郡执行破坏作战的部队,都是弃子,所以拓跋力微连自己人都骗。
这也不是我瞎猜,因为抓获的俘虏里面,老弱太多了,这不是去年遇到的精壮骑兵,反而是拿不值钱的人命凑数的,胡人干得出这种率兽食人的事情的。”
赵云也没有别的证据,他觉得不对劲的唯一线索,正是鲜卑炮灰骚扰部队的人员构成。
这种直觉,跟刘邦时代、白登之围前娄敬的直觉,也差不多了。
娄敬当时也是没看出冒顿单于具体有什么诈。但就是因为看到匈奴兵马都瘦弱,觉得肯定有诈。
张飞不想多事,只想趁着打了小胜仗好好痛痛快快过个中秋节,也就由得赵云自己去写奏章。
反正张飞才不需要打个胜仗就上奏请功,大哥还能亏待他不成?
说句题外话,去年那一波大胜,他和赵云的封地又增加了,今年再打点胜仗,估计俩人都能有九个县的封地了!跟二哥关羽都要追平了!
谁让关羽没捞到直接指挥大规模战役的机会呢,拓跋力微太怂,只想重东轻西,西线防区都捞不到仗打。
以至于秋收阶段新一轮的冲突开始后,关羽都急了,疯狂上奏刘备请求调整防区,让他可以负责更多靠东边的战区——他倒不是在乎荣华富贵,可自己毕竟是大将军,真被三弟和子龙把爵位彻底追平了,那面子没地方搁啊。
关羽的傲气,天下人都知道,总想显得他与众不同、比别的将领都强一点。差距可以不大,但一定得有。
刘备也批示了,知道关羽的心情,准许把代郡的防区也分配给关羽负责,让关羽进一步东进。
原本代郡是属于幽州而非并州的,是幽州最靠西的一个郡。天下统一后都多少年了,说好了是关羽独自负责并州北部的边防、而张飞赵云合力负责幽州。
现在让关羽的防区伸进幽州一个郡,已经是刘备极大的破格开恩了。也就是张飞跟关羽的关系摆在那儿,张飞也不计较。
……
诸葛亮去年的驻地是在邺城,以中书令的身份督造河北运河。
如今和北运河已经全面竣工,但渤海郡还有一些战后恢复的建设工作,所以他的办公驻地也前移了。
最强修仙小学生 小说
加上诸葛亮上奏了要在渤海郡和渔阳郡边界上划出新的地界设置津门郡、在渤海湾的浅海暗滩上新设津门县、作为黄河和海河出海口的转运海港城市。
所以,诸葛亮就督导着十几万工兵、和八万多人的草原战俘奴隶,在易水河口临时筑寨驻扎。
后世的津门,如今也成了幽州北伐前线的后勤调度总指挥部,一切转运都以此为枢纽。
赵云的奏表,是中秋节前三天送出的,因为不是很急迫的事情,也没必要用六百里的夹击,所以大约十天才能从柳城前线送到雒阳,连送到津门也要三四天。
赵云的私信抵达的时候,诸葛亮刚好在工地上过节呢。
环境虽然差,但诸葛亮把家眷都带在身边,衣食物资也充裕,日子过得还不错。
诸葛亮平时不怎么喝酒,难得中秋佳节,就陪妻妾儿女一起喝几杯赏赏月。
诸葛亮今年三十二,他的长子诸葛瞻,也已经十二岁了,是小桥所生。还有个女儿诸葛果,也是小桥所生,才七八岁。
一妻一妾一子一女,全家五口正在喝酒,赵云的求教私信就送了进来。
诸葛亮一开始还以为是赵云在柳城郡前线出现了什么意外的后勤困难、物资短缺,连忙打开信仔细阅读。
扫了几眼之后,发现是日常陈述战果、请求查漏补缺的,才没怎么当回事。
反而是黄月英、怕夫君为了多陪妻妾而误了国事,主动劝诸葛亮:“夫君不必顾及陪伴妾等,子龙将军是谨慎之人,没大事儿不会特地请教的,肯定是觉察到了什么端倪。”
还别说,这一世的诸葛亮,确实没有原本历史上那么勤劳了,所以肝脏也养护得很好。在留恋妻妾、享受天伦方面,也比原本历史上更多一些。
但这也正常,没什么可指责的。毕竟诸葛亮面对的环境更太平了,压力没那么大,干嘛不适当放松享受一下?
另一方面,这一世诸葛亮的妻妾也更加美貌,有小桥在,当然会在女色方面多贪恋一些。
而且原本的诸葛亮是年过四十五才有儿子,所以年轻时就是想享受膝下天伦也没机会啊。如今三十出头已经儿女双全,花在家庭生活上的时间当然暴涨了。
他被妻子这么一劝,微微有点扫兴,但还是听劝了。他心里也清楚,妻子其实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
这中秋佳节、赏月赏美,诸葛亮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跟小桥谈论花前月下、吟诗作赋,黄月英肯定希望他还是去忙公务算了,眼不见心不烦。
不过,仔仔细细通读推敲了赵云书信中的线索之后,诸葛亮也微微有些心惊,他反复盘算,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性。
“差点儿误了军国要务,夫人真乃天下少有的贤妻,”诸葛亮想明白之后,当然是立刻正色给黄月英道歉。
黄月英也是关切追问:“怎么了?赵将军处有什么不妥?”
诸葛亮指着书信说:“这拓跋力微和高干,有些欲盖弥彰了。这和冒顿单于引诱高祖皇帝白登之围前,何其的相似?
今年我大汉数路出击,压迫鲜卑在漠南的草原,他们却在柳城郡和赤峰郡附近如此反复游击拉锯、吸引我军集结,定然是效法汉武帝时、四路大军击匈奴、而匈奴独不顾其余数路、集结全军猛攻李广之故事。
怕是在柳城闹得越凶,到时候另外路就越凶险。我如今还看不出在那些鲜卑将领心中,究竟以谁为李广。但应该提醒大将军和吕将军,甚至马将军也做好提防,最近不要轻举妄动。”
诸葛亮想了想,出于本能谨慎,给刘备也加急写了一道奏表,把他揣测的鲜卑人可能的战略安排,陈述了一下。
还请刘备也约束关羽、吕布等将领别冒进,一定要四路配合作战,后期不该因为看到临时的战机就贸然独自行动,以防鲜卑军有诈。
另外,诸葛亮怕时间上来不及,写完奏表之后,还给关羽吕布等人去了一封私信。
古玩之先聲奪人
至于马超,因为太远也不顺路,就不用写了。等奏章送到雒阳后,刘备觉得有必要,再给马超直接去圣旨就行。
当然了,诸葛亮的私信显然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命令不动任何人,它只能是作为一个提醒的建议。以关羽的傲气和吕布的贪婪,听不听就两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