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夜的命名術 ptt-533、壹?我在。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不得不说,这位叫做王双的时间行者确实倒霉。
这里是北方极寒之地,来了之后享受不到穿越者的乐趣也就算了,还得天天搬石头!
王双生长在阳光下的新中国,哪特么遭过这种罪?逃不出去也就算了,他还不敢跟别人说自己是时间行者。
他给一群囚犯讲了半天什么是时间行者后,有人突然好奇道:“你小子藏的挺严实啊,之前我就觉得你有点不对劲,问你怎么回事,你说生病了。那你怎么现在突然承认了呢。”
王双说道:“庆尘也是时间行者,我认识他。首先,事情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不认为他被神代打倒了。”
“等等,你说庆尘督查是时间行者?庆氏上面知道这事吗?”有庆氏的人疑惑道。。
“肯定是知道的,他如今在表世界很有名的,是一个叫白昼组织的核心成员,我认识他,但他不认识我,”王双回忆着自己表世界看到的新闻说道:“昨天夜里12点,是所有时间行者的穿越时间,你们可能没什么感觉,但其实我和庆尘已经在表世界待了一个月。”
王双继续说道:“在那一个月里,白昼组织屠杀掉了上千人、还有神代云觉、云夜、云一、云午这四位B级核心成员,为庆尘报仇。”
囚室里静悄悄的,所有人就像听故事一样,王双为他们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嘘!神代的人来了!”有人提醒道。
所有囚犯一瞬间全都躺回了床板上,外面的神代士兵拉开铁门上的窗口,用手电筒朝里面看来。
过了十多秒钟,又重新合上。
囚犯们大多都在这里住了十多年,很清楚今晚不会再有士兵来查寝了,如此寒冷的夜晚,神代士兵也会选择偷懒,躲在值守室里打牌睡觉。
“老李,把你裤裆里的东西掏出来用用,别让神代听到咱们说什么,”有人说道。
老李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的说道:“把你妹妹照片给我,我就打开。”
说话的人低声怒骂道:“你特么是人?我进来的时候夹在衣服里才带着这么一张照片!”
“姓庆的,给不给吧,”老李轻描淡写的说道:“那是你们庆氏的督查,又不是我们李氏的,我不乐意听。”
那位庆氏情报人员挣扎了许久:“给你!”
被称为老李的人,将手伸进裤裆里,摸出一个小小的黑色匣子,按下了开关。
A02基地与其他监狱相同的一点是,神代也会让囚犯们做一些其他苦力,例如神代云直承包一些联邦内的组装件生意,然后让这里三千多个人没日没夜的给他赚钱。
也就是那个时候,囚犯们经年累月的攒下了一些小东西。
这里的士兵也不担心有人越狱,囚犯身上都有定位器,A02之外就是800公里的雪原无人区。
冬天的雪原上没有食物,没人能够活着走出去。
老李说道:“开了,铁蛋你继续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其他人躺在床上听,不要起身。”
王双问道:“你们要听表世界的事?”
“你这不废话吗,先说说这位庆尘督查是个什么样的人,一个时间行者凭什么成为最年轻的联邦PCA局长,”有人嘀咕道。
王双想了想说道:“你问这些我可不知道,白昼组织都很神秘的啊。据说白昼组织的老板,是下一代骑士领袖,而庆尘则是李氏学堂的教习先生,还是秋叶别院的主人,其他就没人知道了。奥对了,有人说李氏李长青之前为了救他,动用了青山号空中要塞。”
那位讨价还价的老李愣了一下:“啥玩意?秋叶别院的主人?卧槽,之前怎么没人提起来过,这神代把我们李氏的未来帝师给抓到这里来了?!”
之前这老李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如今脸上却写满了惊愕。
这下,不光是那些庆氏的人关心庆尘了,连同李氏的情报人员也坐不住了啊!
秋叶别院的主人,这玩意可是李氏内部传说中的东西啊,那位家主可是年年都去秋叶别院祭拜的,有时候思念恩师过甚,还会每个月的月圆时去小住一下。
而且,李长青都动用青山号了,肯定不是假的。
这里的人都出身军中,他们很清楚要动用青山号,必须得是枢密处签发的行政命令才行,那是家主才能动的东西!
老李躺在床板上:“你等会儿啊我脑子有点乱,庆氏核心成员、时间行者,为什么会在我李氏也有如此高的地位,这特么不科学啊!”
王双:“嗯,我也觉得不科学……不科学的还在后头呢,这一次庆尘被抓后,所有时间行者回归。白昼组织的老板直接杀到了神代地盘上,不光是炸掉他们十多座神社,还大开杀戒……”
王双继续说道:“所以你们认为他被打败了,我的感觉跟你们却截然相反。我看着他如今不再垒砌石墙,而且还狼吞虎咽的把饭菜吃干净,立马就知道他是在保存实力。表世界有一句话说的好,成熟的人会为了一个目标忍辱负重的活着。我觉得,这句话现在用在庆尘身上还挺贴切的。”
其实,表世界对白昼的讨论热度,已经远远超过流量明星了。
而王双感受的更加真切,他作为一个时间行者,亲眼见证着庆尘的顽强,看着对方与神代对抗,看着对方一遍一遍垒砌石墙。
每次看到这一切的时候,王双就会感觉……难怪人家成了时间行者以后就比自己厉害。
他承认,庆尘做的那一切,他做不到。
此时此刻,老李默默将隔壁床那位的妹妹的照片还了回去,瓮声瓮气的说道:“不要了,烫手。”
李氏的情报人员们忽然感觉,吃瓜突然吃到了自己身上。
而且最关键的是,那可是他们李氏的大人物啊,怎么能受神代这种折辱?!
老李说道:“上午吐唾沫那个是你吧,李衷?”
李衷愣了一下:“啊?”
老李:“起来自己罚一百个俯卧撑。”
李衷:“……好,但我晚上没吃饱,能不能先欠七十个。”
老李:“不行。”
李氏的人在A02基地里看似松散,但实际上,他们是严格按照军衔来保持上下级关系的。
这也是他们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李氏要比其他财团更加注重秩序。
李氏中,做主的人是老李,李成。
正当李衷做着俯卧撑的时候,监区外面突然传来密集的脚步声。
所有人赶忙躺好。
却见监区外的闸门突然打开了,神代云直披着貂皮的披风站在门外:“冬狩提前开始了,等会儿我会给你们两个小时逃命的时间,一定要有多远就跑多远,不想跑的藏好一些,不然会让我感觉很无趣。”
所有囚犯都愣住了,冬狩为何会提前到来?!
神代云直见他们不解,便笑着说道:“都是因为庆尘,你们活着回来的人,要怪就怪他吧。”
说完,数百名荷枪实弹的神代士兵冲入监区,用棍子驱赶着囚犯们朝外面跑去。
囚犯们一个个脸上出现了绝望神色。
这些年,A02秘密基地里几乎每年都会有一次冬狩,每一次都会死亡上千人。
原本还有一万多人的四个监区,如今三个都已空空荡荡的了。
冬狩,就意味着死亡。
囚犯们被赶到寒风之中,有些人甚至光着脚,没来得及穿上鞋子。
猪圈里,庆尘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神代云直白天的时候说是三天后,可今天夜里便突然行动了。
距离他计划开始行动的时间,还有四天。
如果想顺利脱困,那么就应该在四天后突然动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奔往目的地。
留下。
还是动手?
留下的话,自己的计划无疑会更加完美。
动手的话,从动手到逃离,中间需要拉扯出更长的时间,如果给了神代反应的空间,说不定连他也走不了,而且此时师父应该也还没有抵达。
但是,庆尘很清楚自己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庆尘忽然从猪圈里站起身来说道:“壹。”
那周围的24架战争机器人,仿佛突然活了一样抬起头来看向庆尘,并异口同声道:“我在。”
这是神代刚刚从外面的24架战争机器人,庆尘猜它们并不属于A02秘密军事基地物理隔绝的网络系统。
都市超品神医 杯酒释兵权
他猜对了。
庆尘望着那些被押往冰天雪地里的囚犯,在这基地的数十台金属风暴锁定中,等待一个出手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