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網遊之開局覺醒超神天賦討論-第1591章:命運的抉擇,硬骨頭和軟骨頭讀書

網遊之開局覺醒超神天賦
小說推薦網遊之開局覺醒超神天賦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
PS:2021最后一天,加更爆发,大家元旦快乐,愿2022,大家发大财,赚大钱,漂亮妹子多多。
“好好好!”刀疤脸连连拍手,脸上并没有出现被羞辱的愤怒,反而很是欣赏,“小鬼,不得不说,你很聪明,看的也很透彻。没错,正如你所言,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哼,不折磨你们,让你们精神失常,最低也的大病一场,万一时候你们找我们算账怎么办?你们几个小鬼我们倒是不怕,可官府就不同了。不好意思,我们可不想被抓,既如此,就只有劳烦你们,乖乖的闭嘴了!”
听到这话。
原本还抱有幻想的几个人,瞬间就愣住了,一抹名为绝望的情绪,从眼中升起,两个女孩子甚至已经被即将到来的黑暗下的痛哭流涕!
“老大,今天咱们好像是栽了啊!”
刀疤脸旁边的一个玩家禁不住的调笑道。
“栽了就栽了吧,又有什么办法呢?果然,能够拿到这隐藏任务的家伙,脑瓜子就是灵活,骗不了啊!”
刀疤脸无奈的说了一句,然后,脸色变得极尽狂热起来,“不过,也无所谓了。折磨那些庸才,远远没有折磨天才来的痛快啊!这一票,咱们就看命了,待会折磨完了宰了他们,能爆出多少算多少。至于那隐藏任务,就别想了,我们拿不到了。”
“唉,隐藏任务啊,而且还和那镜雪湖里的龙族有关,肯定会得到什么了不得的大宝贝,拿出去一卖,说不定咱们后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可以提前一步退休!”
魔尊的战妃 叶倾歌
又一个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别想那么多有用没用的!快些,GKD,老大你折磨完了就换我来,嗯,那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我很喜欢。这狗日的游戏什么都好,就是女性防骚扰系统很恶心,要是在现实中,这两个女娃已经让老子玩了好几遍了!”
长相很是猥琐,一脸淫邪模样的男人看着小妹秦霜儿和另一个女孩,不住的伸出舌头舔舐着嘴唇,眼中那让人作呕的光,吓得两个女孩禁不住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尽可能的蜷缩身体,好像这样就能防止对方的侵犯目光。
“少tm废话了,你这色种恶鬼,总有一天我看你要栽到这上面。现实中那么多妞不够你玩的吗?这种虚拟的世界你还玩,有个锤子用?”
“嘿,老大你这就不懂了。该有的享受不会差,甚至还可以借助这个世界特有的道具,让你享受到现实世界没有的至高享受。嘛,算了,和你们这种钢铁直男,不懂风情的人也说不明白!”
“开始吧,你们警戒一下,谨防有BOSS偷袭。至于那条从开始就冒出水面,好像雕塑一样的冰龙,貌似没有任何的反应,不用理会!”
刀疤脸用手上的匕首耍了一把花活儿,让匕首在指尖十分流传的转动而不伤手指分毫,然后又吩咐道:“看好这几个家伙,万一节外生枝可就不好了。还有,将他们的通讯器拿开一点,刚才就一直再响,啧,肯定是亲人或者朋友发现不对劲了,焦急得很吧?”
几个手下招办。
困人的困人,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跑远一点警戒的警戒,分工明确,执行力极高,一看就是老油条了,一起混迹了不短时间。
“小鬼,我们开始了!”
喜闻乐见的最爱环节来了,刀疤脸亦是有些兴奋,他挥舞着手上的匕首,看着一脸倔强但眼神中依旧有着惧怕之色的那个男孩子,胡须逐渐粗重了起来。
他最喜欢就是看到别人在他的折磨下,面容扭曲,神情恐惧乃至绝望,要么痛哭流涕,要么苦苦哀求,那种视觉享受和听觉享受,让他内心十分满足。
“啊……”
淬毒的匕首轻轻一划、
顿时。
惨叫声响起。
刀疤脸没有说谎,也并不是在吓唬他们。
没错。
这特殊的匕首,的确是屏蔽痛觉无效化,那毒素亦是能让痛觉能力翻倍。
“救命,救命……”
听到硬汉秦洛真尚且挨不住那小小的一匕首,轻轻的划伤,这等凄惨的嚎叫声,顿时攻破了剩下四个人的心房。
“饶了我吧,大爷,爷爷,饶了我吧!”
其中一个男孩,直接被吓得精神崩溃,跪在地上就是一阵猛磕头,一边磕头还一边叫爷爷,那涕泪横流的模样,满足了刀疤脸的特殊爱好。
翼Tsubasa
“女人,你呢,要不要解除防骚扰系统?只要你肯乖乖的陪我们兄弟,我们可以放你一马!”
那个色中恶鬼跳了出来,一双眼睛看着容貌俏丽,青春可爱的妹妹秦霜儿,像是诱惑亚当的撒旦一样。
“滚,你们这群畜生,我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让你们碰我一下!”
秦霜儿也很害怕,但他亦是性情刚烈,这群恶心的家伙居然想要碰她,她宁死不屈。
“我,我愿意!”
秦霜儿不愿意,可队伍里了另一个妹子却是愿意。
相比于被折磨,变成白痴神经病,他还是希望能够活下来,正常的活下来,哪怕为此付出代价,也在所不惜。
奉令成婚,中校老公别太坏 花逝
贞洁,的确很重要。
但和命比起来,那就微不足道了。
尤其是现在这个开放的年代,以及笑贫不笑娼的社会,更是如此。
再说了。
这里是虚拟的世界,即便在这里被糟蹋了,也不会影响到现实中的身体,就当做是被狗咬了一口吧。
“夏莉,你……”
听到这话,不仅秦霜儿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这个闺蜜,就连旁边的三个男孩子,包括正在忍受着剧痛折磨的秦洛真,亦是同样的神情。
“我能怎么办?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还年轻,我才刚刚进大学,我不想就这么没了,不想变成神经病,你明不明白,你们明不明白。”
看着声嘶歇底的夏莉,众人都沉默了。
咸鱼军头 小说
尤其是哪个软骨头磕头虫的男孩子,他十分理解。
无论什么时候,命,才是最重要的。
可惜。
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气节,叫做傲骨!
当他们现在跪了,以后遇到相同的事,也会跪,这就和出轨一样,只要过了那一道坎儿,就会有无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