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秘之劫 文抄公-第374章 底牌(爲壯壯很壯盟主賀!)讀書

神秘之劫
小說推薦神秘之劫神秘之劫
‘炼金术师’!
普通‘曜’之途径的第六原质!
亚伦对于这条道路,算是相当关注。
他看到宛若钢铁要塞的城堡,心中不由一动:‘也是灵界城堡的样式……该不会‘炼金术师’的晋升仪式,就是需要找到一座灵界古堡,相互融合、改造吧?’
其实各种神秘道路走到高阶,跟那些灵界生物并没有多少区别。
‘而‘炼金术师’的能力,无疑可以制作很多的魔像与金属傀儡!’
望着一头头跳出‘灵界之门’,组成军队的傀儡魔像,亚伦举枪,连连射击。
砰砰!
耀眼的枪火之中,子弹落在钢铁魔像身上,被一层莹莹的光芒阻挡,堪比普通非人存在一击的力量,竟然无法造成丝毫伤害!
“首席大人……他身上有蕴含司命之上情报的残页!”
黄金面具人大声叫喊。
话音一出,亚伦就感觉有恐怖的威压降临。
那座位于灵界中的金属城堡蓦然融化、扭曲……化为了一个四肢畸形的金属巨人!
它的双目就是原本城堡的窗户,门扉构成了它的嘴部,脸上有着复杂奇异而扭曲的花纹,宛若一块块砖石垒砌而成,每一块砖石上的花纹与符号都各不相同,却又共同组成了复杂而统一的整体。
仅仅只是注视着这位第六原质者的完全形态,都会带来一定污染!
亚伦面具下的眼睛瞬间变得呆滞,似乎忘记了接下来的动作。
那个灵界中的金属城堡巨人蓦然伸出庞大的手掌,如同一片阴影,从灵界笼罩向尘世!
……
浮士德大拍卖行内。
热烈的竞拍仍在继续,仿佛之前走掉的那一小撮人根本无关紧要。
“下一件拍品……虚灵教派的秘密符咒!”
班吉富有磁性的嗓音仍在不知疲惫地继续,展示着一枚表面布满锈蚀痕迹的不起眼铁片:“诸位先不要笑,虚灵教派虽然从未获得伟大存在回应,但它们能存在就必然有着合理性,甚至源头还是出自灵界的某个古老教团……这一道秘符同样是教派创始人从灵界获得,内里蕴含着极为神奇的力量……在历史上,同样的符咒曾经挽救过几位濒临疯狂崩溃失控的非凡者,注意……不是‘智者’的平衡,而是‘净化’!彻底的‘净化’!”
“现在……它已经是绝无仅有的唯一了。”
看台下方,‘白塔’首席,哈诺特·艾格神情变得动容:“传说中的‘理性护符’……没想到还剩下一块!索多玛们隐瞒了我。3万镑!”
他举起手,喊出了报价。
“索多玛们不想看到我们关系太好,抛出几件精品,在我们中制造争执与分裂……”
‘死神教团’大牧首——布兹格·哈什微笑道:“看似幼稚的做法,一次两次没有什么,但做多了总有效果的,更何况……我们是亲密的伙伴么?”
“4万镑!”
不需多言,旁边的冰山美人阿纳斯塔西亚已经用行动表示出一切。
“5万镑!”
哈诺特·艾格皱起眉头:“据我所知……这些‘理性护符’灵性流逝严重,现在恐怕难以对我等产生作用了……只能起些研究的用途,你们拿到了又有什么用?”
“又出现了,自负拥有智慧者一贯的傲慢!”布兹格·哈什抬了抬手:“6万镑!这不仅仅是护符的问题,那上面蕴藏的力量很有价值,‘虚灵教派’背后的‘救赎之光’更有价值!‘救赎之光’背后存在的相关情报极其有价值!”
彩雲國物語
拍卖场中,三位‘冕下’的行动,顿时让一票原本眼睛发亮的非凡者目露绝望之色。
“这么贵?!”
布鲁斯全部身家也才几千镑,当第一个报价出来之后就已经绝望。
“原本,我还希望能找到治疗我的办法……现在看来,纵然找到,代价也不是我能承担的。”
他在心中叹息一声,表情又有些莫名的变化。
‘虚灵教派……虚妄之灵?似乎这个教派信仰的,就是我耳边呓语的尊名指向者……所谓符咒,也只是向高位存在祈祷,获得回应而制作的神奇物品,如果直接向那位存在祈祷……不不不,布鲁斯,你忘了神秘学上的第一戒律了么?’
布鲁斯按捺下心中的某个念头。
哪怕要做,那也必须是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才能尝试。
而后果,很可能是让他的灵魂彻底沦落深渊!
……
“嚯嚯……我估计这件秘符最后价格能上10万镑,真是天价啊,不愧是压轴拍卖品。”
威廉目不转睛地盯着拍卖台,有着不虚此行的感觉:“如果这件东西属于我就好了……清除所有疯狂影响,我立即就可以尝试开启第三原质,晋升‘学士’!”
“没有问题,没有问题!”
他的胸口一阵耸动,脑海中传来乌鸦布兰的声音:“你忘记布兰大爷的厉害了么?你的准入资格还是布兰大爷偷来的,等布兰大爷去将那道秘符也偷过来。”
“喂喂,你不要啊,你不是想害死我吧?”
虽然威廉知道自己的灵界契约生物有些奇特的能力,但在那么多大佬面前偷东西还是太过刺激,连忙双手捂着胸膛,想要制止。
但已经太迟了!
他感觉胸前一空,某个毛茸茸的小东西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该死的!”
威廉做贼心虚地缩了缩头:“不要怀疑到我啊……”
极品透视狂医
“嗯?”
哈诺特·艾格忽然侧目,将目光从拍卖台上挪移开,注视着某个方向。
“一位老朋友到了……”
阿纳斯塔西亚鲜艳的红唇微微抿起。
……
多索姆河边。
河水仿佛一下被凝固,灵界与尘世的边界已不是那么明显。
四周变得更加色彩绚烂的环境里,枯枝落叶、砂砾石子、甚至是水与空气,都仿佛燃烧起透明的火焰。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一只从灵界中抓出的大手!
‘‘熔炉’才第四原质,没有‘律’,想要对抗一位第六原质的存在,即使是阉割过后的,也有些力不从心啊……’
亚伦心里叹息一声,摸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底牌——一枚宛若用寒冰制作成的符咒,丢向了那只大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