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笔趣-第1825章:大樂團的首席人選閲讀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因为托卡夫斯基的离开,基里尔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接手柴院的交响乐团了。
他刚刚得知这个消息,就兴冲冲冲到了奥列格校长的办公室里,毛遂自荐道:“校长,我可以!我可以担当这个重任!”
然后他就发现,几名校董都在,正在讨论着什么。
听到基里尔的话,奥列格校长愣了一下,然后欣慰道:“太好了,在我们招聘到新的指挥之前,你来担当这个重任,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招聘到新的指挥?
都有我了,为什么还要新的指挥?
难道你们就这么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校长,我是想要成为柴院交响乐团的真正指挥!”
看奥列格校长竟然还在犹豫,基里尔真的是非常伤心。
这么多年,他兢兢业业地帮托卡夫斯基当替补,在这家伙生病的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撂挑子不干的时候,帮他擦屁股、顶缺差,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这家伙撂挑子走了,你们还不想要我?
我比托卡夫斯基那家伙,到底差在了哪里?你们倒是说啊!
基里尔是一个懦弱的人,一直以来,他都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在后面偷偷的经营。
但此时此刻,他却真的怒了,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怒喝道:“校长,您难道不担心我也离开吗?”
“呃,当然,当然,您现在是乐团最好的人员,这是肯定的……”奥列格校长道。
然后,他发现,原来奥列格校长的演技,真差。
基里尔愤而离开了校长办公室,来到了柴院交响乐团排练的音乐厅里,就看到整个柴院的交响乐团都已经乱了。
大家正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什么。
他背着手走进了大厅里,咳嗽了一声。
然后就发现,所有人都回头看了他一眼,但并没有理他。
“老师走了的话,我们怎么办?唉,我刚刚加入了乐团啊!”
什么叫老师走了你们怎么办?你们还有我啊!
“如果是为谷小白演出的话,我倒是可以理解老师的做法。”
什么?托卡夫斯基这家伙,终究是跑去给谷小白打工了吗?这个叛徒!
“对啊,那可是谷小白啊。”
谷小白怎么了?谷小白就有什么了不起的吗?
“那我们怎么办?我们要留下来吗?”
什么?难道你们也想走?
基里尔真的坐不住了。
柴院交响乐团的乐手们,大多是柴院的学生,但其中重要的职位,譬如各种首席等,其实也是对社会公开招聘的,只是柴院的毕业生们,大多喜欢将留在柴院交响乐团,作为自己的选择罢了,就和其他学校的学生毕业了之后,留校一个概念。
而托卡夫斯基的离开,让他们也开始为自己做打算了。
“其实我很想跟老师一起走,但是……老师会不会看不上我们啊!”
“如果老师能看得上我们,就不会出走了吧……”
“如果是小白的话,一定可以帮老师组建一个梦幻的团队吧。”
“无论如何,我想要去应聘一下……”
听着他们的话,基里尔冷哼道:“他们能够组起来一个队伍再说吧!”
组建一个交响乐团,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而且从头开始组,更不容易。
一个乐团,需要志同道合,有着共同艺术理念的音乐家们共同努力,共同磨合。
而任何好的乐团,其实都是有着悠长的历史传承的,甚至一个顶级的乐团,需要几十年的几代人的努力。
顶级的大师、顶级的乐手、内部的梯队培养……
缺一不可。
最关键的是,那些顶级的乐手,又不是傻子。
他们每个人都早就有了自己的萝卜坑,普通的画饼,都画不出来他们想要的样子。
艺术家们是要吃饭的,但顶级的艺术家们,一定是有自己的艺术追求的。
最顶级的那波人,早就已经超越了“吃饭”的需求了。
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暴发户,想要出资组建自己的乐团,但他们能花钱挖过去的,大多都是一些沽名钓誉之辈,引不来真正的顶级乐手,也无一例外都是在烧钱结束之后,宣告失败。
想要让人加入你的乐团,你至少要让他们对你有信心。
突然漫好看
一个托卡夫斯基,真不见的能够让最顶级的乐手们,对他有信心。
我的美女羣芳 看星星的青蛙
其实,托卡夫斯基自己也知道这点。
其实他压力也非常大。
一方面,他离开了自己已经供职了二十多年的乐团,内心其实有些彷徨。
另一方面,郝凡柏给他的待遇,实在是太好了。
想要把一个大乐团的框架搭起来,需要的是什么?
是最顶级的乐手。
普通的乐手,终究是好招募的,螺丝钉之类的东西,随便哪里都有很多。
而大乐团最重要的骨干,是各种“首席”。
每一个乐器组都有自己的首席,他们不但统领着自己的乐器组,还担任着独奏的重任。
每个乐器组的首席都招募来,一个乐团的水平基本上就已经决定了。
在大乐团里,弦乐是最重要的,数量最多。
而弦乐里面,小提琴是最重要的,足足有两个组,所以通常也就有两个小提琴首席。
第一小提琴和第二小提琴。
同时,乐团的第一小提琴,也通常就是整个乐团的首席。
钢琴是乐器的无冕之王,小提琴却是乐团的无冕之王。
如果能够找到一个顶级的小提琴首席,托卡夫斯基觉得,自己的困难就已经解决了一半。
顶级的小提琴演奏家,就那么几个,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每一个都有自己的萝卜坑……
想要把他们挖来,可并不容易。
不对,等等,还有一个人,好像没在坑里啊!
只是这个人,可不好说话。
对了,他好像还在海上龙宫来着。
托卡夫斯基带着三分忐忑,敲了敲海上龙宫一间客房的门。
然后就听到里面有人道:“门没关,请进吧。”
然后,就听到咔嚓一声,门打开了,一张美丽却冷漠的脸庞,出现在托卡夫斯基的面前。
“维罗妮卡小姐。”托卡夫斯基点了点头,转头看了过去。
世界上可能最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佐尔坦·埃斯科巴,正站在窗前,手持世界上最著名的小提琴奥内尔伯爵,正皱眉沉思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