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在亮劍當戰狼 愛下-第350章 暗殺與獵殺讀書

我在亮劍當戰狼
小說推薦我在亮劍當戰狼我在亮剑当战狼
李云龙、赵刚还有刑志国下到地道深处,借着马灯的亮光,看到了已经被摆成一排的六具鬼子尸体。
这六具尸体都是一样装束。
带兜罩和伪装网的钢盔,黑色战术背心,高帮军靴,护目镜,皮手套,还有卡其布作训服,标准的特种部队的着装。
武器是匕首和仿M1921汤姆森冲锋枪。
王野没把这六具鬼子尸体进行公开展示。
原因很简单,这六个鬼子不是普通鬼子,而是鬼子特种兵,一旦让乡亲们知道入夜之后会有鬼子特种兵潜入根据地搞侦察甚至暗杀,难免会引发恐慌。
说到底,战狼中队的强悍早就已经深入根据地百姓的心中。
所以根据地百姓也会把鬼子特种兵当成跟他们一样的存在,而事实上,鬼子特种兵也确实没比他们差多少。
昨天晚上虽然干掉了六个鬼子特种兵,但战狼中队也牺牲了一名队员,是跟段鹏他们同一批加入的新队员。
战场上,新兵的伤亡率永远是最高的。
特种部队就更是如此,而且只会把新手与老手之间的差距无限的放大。
李云龙踹了其中的一具鬼子尸体一脚,说道:“小王,说说昨晚的情况。”
“是!”王野点了点头,又道,“从前天晚上开始,我就把战狼中队分成四个分队,分别在赵家峪、青云镇、大孤镇还有李家镇附近守株待兔。”
“为了尽可能的增加发现鬼子特种兵的机会,每个分队都是分点蹲守。”
“比如赵家峪,我又把十二名队员分成四组,分别在村头、村尾、后崖以及前山,这四个点蹲守。”
“然后就真让我们逮着了鬼子。”
“只不过,大孤镇的鬼子跑了。”
“李家镇的两个鬼子虽然被猎杀,但我们也牺牲了一名队员。”
“青云镇和赵家峪的两组四个鬼子都被我们轻松猎杀,我方无人员伤亡,总的来说昨晚的收获还是不错的,干掉了六个鬼子。”
“不守接下来,估计就没机会了。”
“守株待兔这种事情,只能干一回。”
“鬼子不傻,再干第二回肯定就不灵了。”
“如果继续守株待兔,没准会反过来吃大亏。”
“他娘的,鬼子特种兵这么厉害?”李云龙道,“打他们伏击,有心算无备,被跑掉两个不说,还被他们反杀了一名队员?”
“是的。”王野道,“比我预期的还要厉害一点。”
这点,从昨晚段鹏与那个鬼子特种兵交手就能看得出来。
段鹏虽然是新队员,但是单纯以身手而言,在战狼中队其实算是名列前茅的,跟魏大勇都能打个五十回合不分胜负,但是昨天晚上居然没能一击必杀,愣是跟那个鬼子特种兵搞成了僵持的局面,这让王野有些吃惊。
这其中肯定有段鹏缺乏生死搏杀的经验的缘故,但是那鬼子特种兵的身手也绝对不差就是,否则不可能跟段鹏形成僵持局面。
“那就麻烦了。”李云龙黑着脸道,“渗透是真的防不住了?”
“是的。”王野道,“防渗透肯定是防不住的,因为根本就没办法防,咱们根本就不知道鬼子会在什么时候从哪个方向摸进来,怎么防?”
“守株待兔也只能够用一回,再用就不灵了。”
“所以,咱们根据地的情况,除了深埋在地底下的地道之外,其他的诸如人员、装备以及防御工事,肯定会被鬼子特种部队摸得一清二楚。”
赵刚道:“小王,有这样一支鬼子特种部队存在,对咱们八路军来说始终是个巨大的隐患,既便不被鬼子高层用来对付咱们,也极有可能会拿去对付咱们的总部机关,所以你得想个法子干掉鬼子的这支特种部队才行。”
“政委,我已经在想办法了。”王野道。
“好,这就好。”赵刚也不问王野具体什么办法。
这就是信任,对王野能力的绝对信任,就没他办不成的事。
刑志国说道:“小王,防渗透肯定是防不住的,但是接下来这段时间,你们战狼中队也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做吧?”
“那肯定不会。”王野道。
“这就好比一个筛子,要想把所有的窟窿全堵住,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是堵住一两个窟窿还是可以的。”
“所以接下来这段时间。”
“我们战狼中队不会再守守株待兔,而是会随时待命。”
“一旦鬼子对根据地展开暗杀行动并被发现,我们就会果断出击,尽可能的搜索并猎杀胆敢搞暗杀的鬼子特种部队。”
“不管怎么样,至少要延迟鬼子摸清我们根据地情况的时间。”
说到这里一顿,王野又道:“再就是,团长,政委还有刑副团长,这段时间你们外出一定要尽量小心,最好是结伴而行,解手都要结伴。”
“知道了。”赵刚说道,“我也会通过民兵队、妇救会、老人队以及儿童团在各乡各镇加强宣传,让乡亲们尽量不要在夜间外出。”
“白天也尽量不要去僻静处。”王野道。
“昨晚我们猎杀了六个鬼子特种兵,相当于就是撕破了脸。”
“接下来,鬼子特种部队在渗透侦察的同时,肯定会顺手搞暗杀破坏行动,重点就是咱们的战士以及民兵,老乡也要尽量小心。”
“既便是上山劳动,最好也要结伴而行。”
九項全能
“明白了。”刑志国道,“我会让民兵提高警惕。”
李云龙道:“他娘的,这样一来岂不是要闹得人心惶惶?”
“没办法。”王野道,“但是我们一定会全力围剿鬼子的特种兵,使得鬼子特种兵不敢轻易对根据地的百姓下手。”
……
傍晚时分,朱子明顺利回到了赵家峪。
进门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外出的赵刚。
“朱子明,你负伤了?”赵刚惊问道。
“没事,就是右肩膀上让子弹钻了一个小眼。”朱子明故作镇定的道。
“你都中弹了,还没事?”赵刚厉声训斥了朱子明一句,又叫来两名警卫用担架抬着朱子明到了野战医院。
正在包扎的时候,王野也闻讯赶过来。
看到朱子明肩膀上的伤势,王野就有了至少三分的把握。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王野还是问道:“朱子明,信送进城了?”
“王参谋,你批评我吧,任务没完成。”朱子明一脸羞愧的道,“进城的时候出了岔子,让把门的伪军给识破了。”
“幸好当时天色就快要黑了。”
“不然就不是肩膀挨一枪这么简单。”
一边说话,一边用左手从怀里摸出来那封信。
“没事,回来就好。”王野拿回信,安慰道,“我再派别人去。”
到了这,王野就基本上确定朱子明已经叛变,鱼饵已经放出,接下来就是耐心等待,等待大鱼上钩。
蘋果來到我隔壁
朱子明的叛变,已经是他仅存的先知优势。
所以一定要利用好这点先知优势,争取一战全歼鬼子的特种部队。
要不然,留着这样一个强悍的对手,就好比在自己的脖子上悬着一把利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斩下来,让你人头落地。
……
平安县城,宪兵队。
天色微黑,睡了一个白天的特战大队再次集合。
酣睡一天,队员们已经完全恢复体力以及精力,一个个显得精神抖擞。
脚步声中,同样全副武装的北泽重雄从宪兵队的二楼下来,大步来到队列前。
列队的八十多名队员便齐刷刷收脚立正,向北泽重雄行注目礼,虽然昨天晚上损失了六名队员,但是并没有影响到士气。
不过身为大队长,北泽重雄必须有所表示。
風間名香 小說
北泽重雄走到队列正前站定,再稍稍转身,面向全体队员。
“昨天晚上,我们失去了六名同伴,所以接下来,我要对你们提一个额外的要求。”
北泽重雄冷浚的目光扫过前排士兵,又接着说道:“在完成渗透、侦察及绘图的任务之后,如果有机会,就多搞几次暗杀行动。”
“优先暗杀八路军的武装人员。”
“如果没有机会暗杀武装人员,”
“平民、老人、女人甚至儿童都行。”
“一定要让整个浮亮山匪区都变得人心惶惶。”
“一定要让这些低贱的支那人明白,与皇军作对,结果就有一个,死!”
“哈依!”八十多个特战队员齐刷刷顿首。
“开路!”北泽重雄再一挥手,队员们转身上车。
北泽重雄最后一个登上卡车副驾驶,旋即三辆卡车便鱼贯驶离宪兵队,又借着夜幕的掩护驶出平安县城。
卡车往前开了将近十五公里,来到平安县城与大孤镇中间的一个山坳,然后将卡车停放在一个僻静之处,做好伪装之后,全体队员徒步进山。
一路上,特战大队不断的分出人员,分别前往各自的目标区域。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北泽重雄将整个浮亮山区分割成了数十块区域,以两名特战队员为一个侦察小组,各自负责一块区域的渗透及侦察。
至于现在,各个小组又临时增加了一个暗杀任务。
不断分兵,到最后北泽重雄的身边就只剩下一个队员。
北泽重雄带着这个队员直奔赵家峪而来,没错,这小鬼子艺高人胆大,准备亲自负责对赵家峪的侦察。
借着夜幕的掩护,两人很快来到赵家峪的村口。
村口猎户养的几条猎犬再次毫无征兆的狂吠起来。
北泽重雄便果断原路退回,然后从另一个方向悄然爬到赵家峪对面的前山,又在前山找了块苞谷地潜伏下来。
时间悄然流逝,东方天际露出了鱼肚白,紧接着太阳升起。
从北泽重雄潜伏的位置,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整个赵家峪村,包括设在赵家峪村口的独立团部,以及村尾的野战医院,都一览无遗。
“十时君,准备绘图。”北泽重雄小声说道。
轻风吹过,苞谷叶沙沙声,掩盖住了北泽重雄的声音。
趴在北泽重雄身边的鬼子便以很小的幅度从挎包取出本子还有铅笔。
期间,鬼子头上的苞谷叶虽然也有晃动,但是不走近了根本看不见,既便走近了看见也会以为是风吹的缘故,或者小动物穿行导致。
因为六七月间,正是苞谷叶最茂盛之时。
……
王野走出团部,习惯性的扫了一眼前山。
但只见前山一片葱翠,今年的雨水相比往年可以说是充沛得多,所以前山上的苞谷、地瓜、大豆还有烟叶,简直长疯了,一片葱翠。
尤其是那一片一片的苞谷地,那真跟青纱帐似的,能藏十万兵。
看着大片葱翠碧绿的苞谷地,王野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一个念头,里边会不会就藏了一个或两个鬼子特种兵?
要不要把团部所有人员还有赵家峪的民兵还有乡亲们发动起来,对前山、后山还有两侧的苞谷地来一个地毯式的大搜查?
不过很快,王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个是要搜索的面积实在是太大了。
再一个是乡亲们都很忙,忙着给地瓜翻藤,忙着给苞谷和大豆锄草,忙着放牛放羊或者打猪草,现在可是农忙季节。
脚步声中,李大爷背着背篓走过来。
“李大爷。”王野笑着招呼道,“又去忙啊?”
“小王啊。”李大爷笑着应道,“去前山上给苞谷追点肥,这个时候追肥,结出的苞谷穗就又大又饱满。”
王野便道:“李大爷,我跟你一起去追肥吧。”
“不用。”李大爷摆摆手说,“就剩一小块地了,不用你们帮忙。”
看着走远的李大爷,王野有些不放心,正想着要不要追上去时,赵刚急匆匆的从团部走出来,说道:“小王,出事了!”
王野便顾不上李大爷,问道:“政委,出什么事了?”
赵刚道:“后庄村两个下地施早肥的乡亲被暗杀了,两人的媳妇上山去叫他们吃早餐结果也遇害了,还是一个放羊的儿童团团员远远的看见,跑回去向民兵队报信,然后民兵队上山搜索才发现总共有四位乡亲遇害!”
“可恶,这么嚣张的吗?”王野大怒。
一大早的就敢搞暗杀,当我们不存在?
当下王野便掏出哨子,吹响了集结哨。
只片刻,五十多名队员便迅速整队完成。
又从马厩牵来了战马,队员们骑上马就走。
转眼间,五十余骑便消失在了村口的山道上。
……
前山苞谷地中。
风吹过,苞谷叶再次沙沙作响。
北泽重雄借着这沙沙声的掩护,小声说道:“骑兵五十余人,记下来。”
趴在北泽重雄身边的十时彦明便立刻拿起铅笔,在小本子上记录下来。
这时候,十时彦明的本子上已经记了不少内容,有赵家峪村的结构草图,周边的地形概略,还有村口以及村尾的防御工事以及岗哨的设置。
刚记完,赵家峪村头又响起哨声,紧接着一队队穿着灰布军装的八路军便从一间屋子里开出来队列。
很快就排列成了三个横队。
每个横队大约四十人左右。
然后开始走队列,进行日常操练。
北泽重雄便又道:“步兵大约一百二十人,记下。”
十时彦明便赶紧又拿起铅笔沙沙的记下来,步兵一百二十人。
正写呢,北泽重雄突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一侧。
十时彦明侧耳聆听,果然,苞谷叶互相撞击发出的沙沙声中,隐约还有喘息声以及脚步声,显然正有人在苞谷地穿行。
当下十时彦明便打出手语:要不要解决掉?
北泽重雄略一沉吟摇头道:不用,先完成侦察任务要紧。
对于北泽重雄来说,完成对赵家峪的侦察任务才是最重要的,暗杀只是附带,只是为了报复八路军的特种部队。
……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鬼子特种兵都这么清醒。
负责侦察后庄村方向的鬼子特种兵就把暗杀当成了首要任务,天色还没有亮,他们就迫不及的把两个上山施肥的村民给杀死在苞谷地。
紧接着又杀死了上山喊男人吃早饭的妇女。
还试图对其中一个妇女实施凌辱,凌辱过程中被对面山上的一个放羊娃看见,放羊娃赶紧跑回村子里报告民兵,这下炸锅了。
王野带着战狼中队赶到后庄村时,后庄村的民兵队已经上山。
“战马留给民兵看护,两个人一组,分头上山搜索!”王野当机立断道,“一旦发现鬼子行踪,不要贪功,立刻鸣枪示警。”
“是!”五十余名队员迅速四散而去。
王野和魏西来一组,魏大勇则带走了段鹏。
把魏大勇和段鹏分在一个组,王野就是故意的。
“小子,瞪大眼睛仔细看着。”魏大勇一边飞奔上山,一边以教训的口吻说道,“看俺怎么干小鬼子。”
经过昨晚的这场变故,段鹏心里其实对王野、魏大勇这些老兵有了更深认识,但是魏大勇的语气还是让他感觉到不舒服。
混沌幻梦诀
心说道,你狗日的牛什么呀?
不就是比俺早进队里一年么?
俺要是跟你一个时候进的队,肯定不比你差。
PS:第33天,继续三更,跪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