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 起點-第一百七十五章 苦行部看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常海江虽然常年驻守冰原,但出身于“救世军”,升到了中层,对各方面的情况都有一定的了解,而且也见过几名和尚,知道该怎么应对眼前之人。
他态度和蔼地问道:
“几位禅师,想换点什么?”
那名年迈的红岸人平缓回答道:
“换一些黑面包。”
“没有。”常海江摇起了脑袋,“同等价值的有杂粮窝窝头,要吗?”
那名年迈的红岸人想了一下道:
“也好。”
他随即取下挂在腰间的一个小布袋,从里面摸出了一块金片:
“这够吗?”
常海江接过掂量了一下,辨别了一阵:
“差不多能换一百个,呃,我一时半会也拿不出这么多,厨房只剩三十几个了……禅师你是换点别的什么物资,还是等着厨房再蒸上新的?”
年迈的红岸人没有犹豫:
“就要杂粮窝窝头,我们可以等。”
“好的。”常海江未做劝说。
年迈的红岸人随即领着那群风尘仆仆的、穿着补丁衣物的灰袍僧人走向门外,找了个地方席地而坐。
突然,他们面前出现了一道身影。
那是握着“六识珠”的商见曜。
蒋白棉拉都拉不住。
商见曜跟着坐到了地上,姿势有点别扭。
他双手合十道:
“南无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贫僧普渡,几位怎么称呼?”
年迈的红岸人回以同样的礼节:
“南无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贫僧帕兰迦。”
“你们是‘水晶意识教’的?”商见曜好奇问道。
很显然,这不是“僧侣教团”的,他们还没有抛弃肉体,科技证道,机械飞升。
帕兰迦摇了摇头:
“我等是‘苦行部’的。”
神聖 羅馬 帝國
“‘苦行部’?”商见曜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他没有听说过。
“我们侧重苦行,以此淬炼意志,提升自我,最终超脱。”帕兰迦言简意赅地解释道,没有长篇大论。
他转而问道:
“不知法师出身何处?”
“僧侣教团。”商见曜回答得毫不犹豫。
见帕兰迦等僧人脸露惊讶,写满了“不信”,他又补了一句:
“但我和他们最终因对禅对本性真如的理解不同分道扬镳。”
说着,他叹了口气,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
解释完,商见曜才重新回答起帕兰迦刚才的问题:
藥屋少女的呢喃
“我非任何僧人团体的成员,因和不同的僧侣有过接触,看过一些经书,获得了点缘分,才选择了这条道路,南无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
说的就跟真的一样……立在门边的蒋白棉都不想认这家伙是自己的同伴。
不过,从本质上来讲,商见曜没有撒谎,普渡禅师确实是这样的“人”。
帕兰迦上下打量起商见曜。
他目光扫过了对方手中那串念珠,突然有所凝固。
“南无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帕兰迦再次双手合十,低宣佛号。
他没有多问。
商见曜好奇地望了望周围的僧人:
“他们怎么不说话?”
是啊,太有礼貌了吧……戒律森严?蒋白棉刚才就觉得有点不对。
那群和尚只听不说,完全不参与帕兰迦和商见曜之间的对话。
正常来说,商见曜报上“僧侣教团”这个名号时,他们之中或多或少应该会有人出声质疑。
帕兰迦没打诳语,坦然回答道:
“我们‘苦行部’的僧人至少修二十年的闭口禅。”
“哦哦哦。”商见曜一脸“我明白了”的表情,“法师你已修满了二十年?”
帕兰迦点了点头:
“我修了二十年的闭口禅,又说了二十年的话,正在修第二次闭口禅。”
“那,为什么现在能说话?”商见曜没有掩饰自己的好奇。
帕兰迦的神情顿时略有恍惚:
“失败了,我自己打破了闭口禅。”
“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普渡禅师商见曜一脸关切。
帕兰迦低下脑袋,双手合十,再宣佛号:
“南无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预兆已现,大劫将至。”
“大劫?什么大劫?”商见曜一手握着“六识珠”,一手竖于胸前。
帕兰迦闭着嘴巴,没有言语,仿佛又回到了修闭口禅时的状态。
普渡禅师平和慈悲,不为己甚,放弃追问,缓慢站了起来。
等越过蒋白棉,重新回到休息点内,他才将“六识珠”放回了战术背包里。
蒋白棉什么都没说,跟着不知切换至哪个人格的商见曜走回原本的位置,坐了下来。
白晨、龙悦红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又将视线投到了餐桌上。
常海江已经端了一大碗风干的肉和一大盘黄色的窝窝头过来。
这么一群和尚来到冰原,难道也是去……龙悦红刚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就强行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盘野味上。
他知道“菩提”领域有“他心通”、“天耳通”这些能力,双方距离不到十米的情况下,自己等人既不方便讨论,也不敢去想。
“旧调小组”就风干的肉吃着窝窝头中,常海江又陆续送来了烤的洋葱鹿肉、熏过的北安湖鱼、酸黄瓜、拌的蔬菜和蒸碎肉饼。
汤则是一种变异的卷菜汤,略带甜味。
“鹿肉腥味有点重啊,还好是烤的。”龙悦红边吃边让自己把关注点全放在食物上。
“这明显不是人工选育和养殖的,是野外打到的。”蒋白棉也评价了一句。
How to step up
现在这个季节,靠南边也就是后来才被冰原“吞并”的这片区域,野生动物众多。
“呜呜呜。”商见曜用食物把自己的嘴巴塞得满满当当。
白晨点了点头:
“酸黄瓜意外的不错。”
非常解腻,能中和腥味。
总的来说,在荒野奔波了好些天后,“旧调小组”这一顿吃的还算满意。
看了眼杯盘皆空的场景,蒋白棉站起身来道:
“回停车场吧,不能留老格一个人在那里。”
“好。”商见曜响应地非常积极。
白晨和龙悦红大概也猜到了蒋白棉的言外之意:
这群和尚也不知道有没有“他心通”,还是离他们远一点比较好。
——蒋白棉之前还说,今天当休假,在这里开两个房间,睡宽敞的床铺,龙悦红有那么一点点期待。
回到停车场自家吉普旁边后,蒋白棉简单吩咐道:
“正常值夜,轮换着来。”
她没有和组员们讨论那些苦行僧,害怕对方有“天耳通”。
用写的也不行,“天眼通”同样切切实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不过,停车场和休息站那片房屋有好几十米的距离,以“他心通”的特性,就算帕兰迦等苦行僧里有“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且获得了这个能力,大概率也听不到这边人类的心声。
之前的机械僧侣净法,在“起源之海”内算得上强大,但也只能于两三米内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关键词。
算上不同方向的提升,进入“心灵走廊”后,觉醒者能够在七八米内大致“听”清楚一个人内心的想法已经相当不错了,这即使探索到了深处,也很难有质变。
当然,这属于商见曜、蒋白棉等人的经验性推断,“盘古生物”并没有给出精确的数据。
基于此,蒋白棉的思绪略微放纵了一点:
野人轉生
“一群和尚来到冰原,应该是奔着台城去的……
“如果是单纯地苦行证道,完全可以选择冬天来……
“而且,他们沿途还搜集了些黄金,用来交换物资,这明显是不愿意在补充食物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一时之间,蒋白棉不知是该放慢速度,等那群苦行僧去圣地参拜完再抵达台城,还是抢在他们前面,免得出什么意外。
此时,商见曜、龙悦红、白晨、格纳瓦也都沉浸入了自己的思绪里。
…………
第二天,“旧调小组”用剩余的票据补充好了物资,由白晨驾着车,离开休息站,继续往东北方向而去。
七八分钟后,商见曜发现帕兰迦这群穿着灰扑扑补丁衣物的僧人正沉默着行于路旁。
他突然按下车窗,高声问道:
你要吃了我嗎、可是我並不美味
“大劫究竟指什么?”
帕兰迦没有理睬他,略微低着头,合十着双手,一步一步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