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劍卒過河 ptt-第2561章 變遷閲讀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时间,就这么慢慢的划过,身在其中的娄小乙还是觉得时间有些不太够。
一晃百年,这也是他修道以来屁-股坐得最沉的一次。
百年中,在有心人的组织下,开始有各种舆论在四个颠覆大道之间挑起各种是非,理念冲突;
比如,所谓吞噬和天劫在勾消仙人方面的部分重合?剑道意志和新轮回在反抗和宿命方面的理念矛盾?等等等等。
不仅如此,还有无数大道前来挑战!是同时挑战,就是欺负娄小乙一身兼四职无暇分身的弱点。
不仅有后天大道,而且还有先天大道的挑战!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毁灭挑战吞噬!雷霆挑战天劫!旧轮回挑战新轮回!
就只有剑道碑暂时没人来挑战,因为这种精神类的大道碑实在是怪异,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对抗标的!
所有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搅乱娄小乙的立道进程,让他在疲于应付中顾此失彼,不管是其它大道的理念碰撞,也包括这几个颠覆大道互相之间的碰撞。
充分扩大这几个大道因为新建的缺陷,尤其着重于一人控制四道所带来的不专注,不和谐,无法真正做到一碗水端平的实质!
他们并不是想推翻这几个颠覆大道,以四碑现在的道气华冠来看,也根本做不到!他们真正的目的就在于娄小乙的多吃多占!
我们认可这四个大道,却不认可四个大道由一人创建!
这也确实是娄小乙的命门所在!
他也曾经无数次的尝试过,有没有可能通过平衡的方式来达到几个大道之间的井水不犯河水?但屡次三番的失败后,他不得不承认,在自己的孩子面前,他真的没法选择完全的平衡!
就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平衡!因为大道都是唯一的极致,没有妥协可言!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几个大道自行运转,而尽量减少自己人为的参与;他不参与,别人总不能说他偏向老大老二,还是老三老四了吧?
这样的压力下,有好几次都差点出现道碑崩溃的局面,这是道碑自行运转的局限性,因为初建,就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就像一个软件在试运行,卡壳就是常态。
即使这样,他也坚持尽量让几个大道自主运行,因为暂时来看,这是目前他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
压力很大!但反过来说,收获也很大!这些挑战者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也是陪练者,正是因为他们无私而锲而不舍的攻击,反倒让这几个颠覆大道成长得更快!
在黄龙百年后,他终于完全退出了对吞噬天劫新轮回的人为控制,由道碑自行运转也能对付大部分挑战,偶有卡壳也能慢慢自我修复而不需要道主娄小乙立刻出手!
让道碑诞生自我修复能力,就是他这百年来建设道碑的最大收获!
在压力下,他的道碑在飞速成长中!仍然冠压诸碑,地位牢不可破!
“这百年中,出现了和你颠覆系列类似的道碑数十座,这些家伙,在看到天道对变革的态度后,终于不用考虑犯众怒的顾忌,就开始明目张胆的抄袭起来了!”
青玄在給他做冷静的分析,娄小乙一哂,
“这些无胆鼠辈!他们这是看老子已经担了最大的因果,所以就跳出来抢胜利果实了!
我能复制一切技能 殷京
反正也不会有人怪他们,世人的针对对象就只有老子这个始作俑者!
情 深 不 負
老子这出头鸟一露,下面短的细的就都敢出来见人了!”
两人都很清楚这些人之所以敢跳出来的原因!不同于一开始时没人敢跟,那时他们还不知道仙庭上界老爷们的态度,但现在清楚了,上面对这种变化的态度竟然是不闻不问?那还有什么好怕的,那就大家一起上吧!
一道大卖,跟风者云集!甚至名字都不带改的,其中内容更是大段抄袭,也不知到底是什么給他们的勇气?
青玄认真道:“小乙,你有麻烦了!对方的策略现在看来已经很清楚!他们其实并不是要真正推翻你这四个大道,要推翻的只是你这个人!”
娄小乙摇头,“马陆,你看的还不够准!你说反了,他们是真的想推翻这些颠覆大道的,对我这个人怎么样其实并不在乎!你这些年都在忙天择拆分,很少回来吧?”
青玄点点头,“是,我才回来没多长时间。”
娄小乙解释道:“他们的真正策略是,在大道上捧我,把我这四个道碑捧得高高的,捧到四个大道都非先天不可的地步!
这样问题就来了,在宇宙修真历史中,你听说过有人一气合了四个先天大道么?
没有!别说四个,就两个也没有!一人一道就是仙庭的原则,可能也是天道的原则!
如果是这样,我这四个大道就不可能全由我来合!可能也就只能合一个?就算我创造了历史,充其量两个已经很了不起了!
可我的大道根基还在呢,于是天道就只能绕开我,去找那些和我立同样道碑的人!
这就是这些年来颠覆大道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的原因,因为他们是真的有可能捡到什么的!
幻雨 小说
那么我问你,如果真让他们捡到了,他们合的吞噬天劫新轮回,还会是我心目中的那个样子么?
二 次元 動漫
绝不会!
農家童養媳 小說
好了,于是他们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成功的把变革方向悄悄的拐了个弯,变得不痛不痒,小打小闹,只不过鼓捣一些不重要的边边角角。
所以,他们最终想要阻止的,还是这个颠覆系列!我合得其中一个,并不能产生深远的影响,因为这是一套,是需要互相配合,相辅相成的!”
青玄稍微一琢磨,也回过了味,“嗯,你虽身身在其中,但比我这个旁观者看得都要清楚!那么,你想好怎么对付了么?”
娄小乙摇头,“没呢!这是阳谋,哪里那么好对付的?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坚持咬住不撒嘴,由得他们出招,再来看看过些年后有没有什么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