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深空彼岸笔趣-第四百七十一章 圍獵至強神明熱推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枫树成片,火红的叶子如晚霞,巨宫矗立在林中,雄伟而壮阔。
王煊落在地面,站在巨宫中,没有任何惧色。
外界,所有人都吃惊,那个年轻人如同飞行般,横渡至羽化宫,一点也不怵至强神明,相当的主动。
“面对神明,没有敬意,只身来羽化宫,你想干什么?”巨宫中,自然还有其他修行者,不少人都带着审视之色。
一位青春靓丽的少女,满头青丝飘舞,带着神道气息,有些自恃,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是要来朝拜伟大的神明吗?”
王煊没有理会,旁若无人,径直向前走去,他要来干什么?弑神!
“问你话呢!”有人大喝道。
那个青春气息扑面的少女,言语轻慢,道:“破限杀手,很了不起啊,但那也只是在人间的成就,在至强神明面前不值一提。”
噗!
護短師傅:囂張徒兒萌寵獸
王煊一巴掌按了过去,那个有神道气息的少女顿时满嘴血沫子。。
她来自大结界中,现在横飞出去,胸腹全部塌陷,根本躲避不开,撞碎远处的一根巨柱,坠落在地,五脏已经破烂成泥。
“放肆!”巨宫中,一些有神道气息的人相继喝斥,觉得这个青年太张狂了,将神明近前的侍女给格杀了。
王煊无视他们,大步向前。
锵!
有巨剑出鞘,最早开口的一位青年男子直接出手,拦住去路。
王煊没有止步,略微看了他们几眼,道:“滚,都闭嘴,不想死的话立刻从这里消失!”
“杀!”有人喝道,身为至强神明的追随者,在任何场合,自然都要维护神灵的无上威严。
下一刻,超物质腾起,有人出手,但是,那剑光还未斩过来,那个人自己的人头就咚的一声滚落在地上。
王煊向前走去,全身喷薄剑光,一群人倒退,在噗噗声中,站在最前方的一群人全部成为尸体,鲜血染红羽化宫的地面。
“你是什么神?”王煊来到巨宫深处,再无人敢阻拦,谁都看出来了,这位真的无所畏惧,连神明的侍女都给宰了!
巨宫高台上,一个男子眸子开阖间,有银色光芒飞出,如同实质化,扭曲虚空,他声音淡漠,道:“岁月之书在哪里?”
他一身银色羽衣,满头发丝也呈银白色,眉毛很长,斜飞入鬓,双目深邃,五官很立体,长相不凡。
他盘坐在那里,若是站起的话,高能有两米,不为外物所动,没有情绪波动,对于侍女和追随者的死去,并未动怒。
王煊没有得到回应,也就没搭理他,看着整座巨宫,他决定,就是这里了,选择此地成为他的破关之地!
想都不用去想,这个神明虽然自恃,淡漠而平静,但为了岁月之书必然会出手,两人间必有一战。
果然,不管银发神明的言行举止多么超然,但最终还是要动手,只不过他的那种姿态远超其他超凡者。
他没有多语,盘坐在上,单手探出,直接下压,轰的一声,成片的天雷炸开,整座巨宫都在摇动,无数的符文亮起!
王煊横移,留下一道残影,但巨大的雷霆交织,构建出一片牢笼,锁困四方,堵住了他的去路。
这位神明确实非常强,远超破限者,对王煊实施雷刑。
不用多想,这种人当年肯定破限了,成神后自然会愈发的强大。
王煊以剑轮生生撕开雷光,平视这个神明。
对方依旧盘坐在高台上,周身被一道银白神环笼罩,并没有起身的意思。
王煊心境平和,神明自恃,那就让他继续坐着好了,争取让他坐化。
下一刻,王煊动了,施展秘法,一个庞大的金色法体身影浮现,包裹着他的真身,璀璨法体恐怖,一拳向前轰去,简直要掀翻巨宫,那金砖玉瓦和琉璃房顶都炸开了,即便有法阵守护,都没有能保住。
王煊现在还没有出动分身,这次主要是想掂量下,所谓至强神明的分身在现世中到底有多强。
砰砰砰!
虚空中,那个银发神明右手挥动,出现成片的残影,封堵他的各种攻击趋势,确实很强大!
王煊翻身,平稳落在地上,一点也没有气馁和沮丧,因为,对方在逍遥游二层的样子,比他境界高。
“破限,算他十段,再加上逍遥游两层,嗯,他应该比不上十二段,毕竟,后者是超出神话理论范畴的极限。不过,他经验丰富,这么多年打磨,其分身在人间超凡者中,确实有俯视一切对手的资格。”
王煊心中思忖,对比彼此的优劣,这是一场硬仗。
他得有十二段的修为,才能弑神!
“奇异的虚无之地,接近真实的陨石通道,造就出一个又一个和我本身相近的精神分身,我与他们融合,就是十二段领域,现在我和他们联手,也距那个境界不远了,甚至算是准十二段,可以一战!”
下一刻,王煊的举手投足,都是剑光,眼角眉梢,甚至连发丝上都在流动璀璨剑芒,杀气无边!
他藉此掩饰,在剑芒中,向前杀去,并释放出所有精神分身,那些“他”在其肉身中,躁动多时了,早就忍不住了。
最新 網游
下一刻,那些和他实力相仿的“自己”,快如光,迅猛若大星坠落世间,强势而霸道,一起下死手。
瞬间,宛若城市的巨宫就崩塌了,形态各异的“王煊”,有男有女,一个比一个桀骜不驯,一个比一个“凶猛”。
高台炸开了,那个被银色神环笼罩的神明,瞳孔收缩,全力以赴,凌空极速移动与躲避。
一时间,他感觉对手太凶残了,怎么会出动这么多化身,最为重要的是,那些化身不比主身弱多少。
巨宫炸开后,外界自然能捕捉到这里的战况,部分人被惊呆了,来自仙道之地的生灵,有些人认出了部分身影。
“我去,那不是老张吗,怎么像个刺头似的,在轰击神明?!”陈永杰第一个傻眼,失声惊呼。
“还有妖主?!”他有些麻了,因为,很快又看到了方仙子、冥血教祖,最为不可理解的是,还看到了妖祖等人,以及郑元天,这不是王煊的死敌吗,而且老郑已经死了才对!
“这……方仙子出场了,冥血教祖也在帮老王出战?!”外太空中,青木目瞪口呆。
赵清菡、吴茵,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人后,也都出出神。马超凡、小狐仙都石化了,这是啥情况,它们有些发懵。
大方士徐福,面皮抽动,他自然看出来了,那是王煊的分身,这小子真敢乱来啊,亵渎绝世强者,就不怕被妖主、张道岭等人知道后将他捶爆吗?
此时,分身中的妖主、张道岭、妖祖等人都具现化,真实显照,和真身看起来没什么区别。
外太空中,钢铁堡垒内,自然有高手,洞彻了那是王煊的分身,并且对仙道之地颇为了解,知道了具现化的都是谁。
“各位,那不是群殴,名为王煊的年轻人,不愧是破限杀手,屹立在十一段尽头的天纵人物,那些都是他的化身,而且具现的都是修行史上的名人。”
“第一位,方雨竹,超绝世,来自仙界!”
“第二位……”
随着外太空钢铁堡垒内的强者揭底,告知情况,各艘飞船中所有观战者都瞠目结舌,感觉无言,内心剧跳。
“他还真敢啊!”
“以至强者的形态为分身?!”
外界,炸锅了,人们都被惊的不轻,一群王煊在围猎至强神明!
羽化宫,被瞬间拆掉了,王煊主攻,其他分身也不弱,摧枯拉朽,一个照面而已,就将银发神明的袖子打的炸开,没有了,露出发光的手臂。
轰!
妖主转身间,油纸伞落下,雷霆万钧,噼里啪啦地将那对方淹没,这个分身主修雷霆大法。
银发神明的身体有些部位被击中,有焦痕留下。
郑元天俯冲,杀气腾腾,带动着漫天的云霞,硬撼银发神明,两者间发生震耳欲聋的大爆炸,并有蘑菇云腾起。
噗的一声,郑元天解体,化成灰烬,就这样被死了杀了吗?让许多人吃惊。
然而,下一刻,在那劫灰中,有一个银袍人新生,有些朦胧,看不到面孔,他的出现太突然了,一拳轰在银发神明的身上,让其咳血倒飞。
事实上,这就是真相,仙界的郑元天死了,魔胎大法的开创者、那位上古的恐怖生灵还活着!
他从劫灰中走出,新生复出。
王煊化身的这种状态,揭示了仙界一段秘辛,是真实发生的事。
银发神明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周围出现成片的火红枫林,皆为异象,那是他当年在人间的悟道之地。
“漫天枫叶,道火连天,焚灭世间一切敌。”他低吼着,瞬息间,枫林连绵,成片成海,那是秩序的回光返照,是超凡规则的余韵,激荡而起。
无尽的枫林,以及神明大道火光,将羽化宫淹没,他想一举烧死所有敌人。
然而,这些都无效,王煊以及诸多化身丝毫不怵,同样施展火道异术,以火对火,生猛的攻击。
一时间,三昧真火、雷火、妖火、九幽魔火、涅槃之火、羽化道火……铺天盖地,反将银发神明覆盖。
大结界中,方雨竹炼至宝到了最后关头,带着晶莹白点的黑玉手镯散发御道级的气息,能量惊人。
这时,他们都长出一口气。
也是在此时,他们透过大幕,向外俯视,看到了现世中的一些景物,妖主第一眼就看到了六座巨宫,然后她就看到了自己!
“小张,你替人打工呢。”她克制住,没有发作,反而提醒张道岭。
“那小子……真敢啊!”老张不淡定了。
“还有方仙子,还有我,最可耻的是,还有妖祖、齐腾等人,他荤素不忌啊!”冥血教祖也眼睛发直。
当初,他们的心灵之光退走后,被洗尽记忆,对于虚无之地的事没有一点印象,所以当见到这样的分身,一个个都被刺激到了,想找机会去捶王煊!
羽化宫废墟上,银发神明不可能端着了,没有办法再保持淡漠,早已动了真怒,和王煊对抗,从术法到肉身不断搏杀,战况非常激烈。
各种绝世术法,在这个地方像是烟花般绽放,神兵利器轻鸣,在天地中不断破空,冲击,猛烈地对抗。
“去!”银发神明一声轻叱,三杆银白长矛,像是三挂星河呼啸天地间,纵横于各个化身间。
这等同于御剑术,而他御的是矛,一样可怕。
锵!
方雨竹形态的王煊,仙道气韵十足,白衣展动,展开羽化秘术,天地间到处都是光雨,全是其身影。
三杆银色长矛被禁锢了,在光雨中不断被冲击,被慢慢瓦解。
“天妖轮回术!”后方,“妖祖”大喝,至强妖族秘术早已施展出去,明明在现世中,但却要让对手陷入短暂的精神轮回,陷入预设的可怕场景内。
哧啦!轰!
妖主擎着油纸伞,伞面旋转间,覆盖天穹,无尽雷海落下,这次与众不同,雷霆间有诸仙齐现,跟着扑杀。
萌寶來襲
“万仙渡劫曲——黄昏!”这种雷曲,这样的大天劫,用来对付神明,那就属于是诸神的黄昏。
雷霆与仙人影子一起劈落,打的银发神明大口咳血。
砰的一声,方雨竹飞来,凌空一拳落下,伴着羽化之光,将银发神明的胸前打出一个血洞。
“呵,以你身养吾命,仙胎寄生!”从郑元天灰烬中走出的神秘银袍人冷漠开口,所谓的魔胎大法,也被部分人称作仙胎大法,最起码他自己不称魔。
银发神明吐出的血液,化成一道血线,连到了银袍人那里,有莫名光晕向着银发神明体内钻去。
“神明一斩,斩血肉!”
“神明二斩,斩元神!”
“神明三斩,斩时空!”
银发神明大吼,事实上,他的神明三斩已经先施展出来了,他斩的是所有人的血肉、元神,时空所在,三斩无远不届。
“逆反!”分身中的“张道岭”一声断喝,双手划过,虚空中到处都是镜面,从各个方位封堵,将神明三斩化成的光束、超凡规则余韵给反照了回去。
这就有些逆天了,看的所有人都心惊。
情劫魔靈傳
王煊主身亦动容,默默思忖,这些分身在虚无之地盗取时光,精研秘术,确实了不得了。
不过,这也算他“自己”在自行,融合后都将归为一体,属于他一个人的术法。
“我只是一具主身,各位,你们也要一起上啊,否则很难挡住!”分身中的老张自认为是主身。
“我才是主身,躲开,看我妖火焚天,杀死这个毛神!”
“说什么呢,我才是主身,让开,十万八千剑齐鸣,斩杀异域毛神!”
……
“你们都应该去死!”银发神明开口,满身银光暴涨,席卷天上地下!
然而,一群身影无惧,都在争抢着,一起俯冲过去,围猎银发神明!
感谢:故城云白、懒胖癌晚期、喜欢吃牛肉的厚厚,谢谢盟主支持!
官途風流 小說
下一章,明天中午12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