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一品丹仙討論-第一百五十章 上古仙人遺寶(爲淙天才盟主加更)

一品丹仙
小說推薦一品丹仙一品丹仙
尖嘴猴腮的小贩挤了挤眼,道:“巧了,前几日,某跟地里掏洞抓兔子,公子猜怎么着?挖进一位上古仙人的洞府,从里面得了这些宝贝。某家修为也低,不懂这个,更不敢贸然擦拭,只能原封不动送过来,不求别的,只求一个有缘。公子看看?”
崔明脸现诧异之色,低头去看那包裹。这种看上去锈迹斑斑,却依然透着灵光的法器,的确少见,以他的眼界、他的经验,几乎就是埋于地下上百年、数百年后重见天日才有的情况。
这尖嘴猴腮的混子,居然也有如此运道,当真挖到了上古仙人洞府?
酒保、伙计跟旁边站着,各自心中催促:“拿起来,拿起来,拿起来……”
崔明果然伸手,从包裹里取了一件。
刚取在手上,不留神屁股下的条凳忽然断了只腿,崔明一下子打了个趔趄,紧接着手中握着的这件“宝贝”也不知怎么回事,就这么碎裂开来,碎成一堆碎渣飞灰。
正愕然间,卖主猛然爆发出一阵嘶声裂肺的哭嚎:“某的宝贝啊……天爷,这不是要了某的老命啊!”
这一下变起仓促,崔氏主仆惊愕之时,这售卖“上古仙人遗宝”的小贩已经嘶嚎得昏天黑地,准备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隱婚甜妻拐回家
他这边一吵嚷,酒保和两个伙计便都围了上来,各自目露凶光,就连身后莽莽群山之中正在打猎的几个猎户都听到了呼喊声,提着锄头、铁铲之类就冲了过来。
“怎么回事?”
“有人欺负索家老三,乡亲们出来啊!”
“是个外乡人……”
茅山捉鬼人 小說
“有车驾,是个贵人……”
“贵人又如何?弄坏了东西,一样得赔,不赔不让走!”
七嘴八舌间,十几个人就围了上来。跟在后面的三个,这是南城兄弟中所有的修士,专司打架斗……斗法的好手,可以说是菁华尽出,以董大为首,袖中都藏着法器,预备崔明以武力抗拒的时候出手。
料想就算斗不过崔明,也能缠住他,到时还有后手。
離家出走的孩子們
眼见这帮山野村夫目光汹汹,家仆喝道:“都闪开,我家主人是上国使者,奉扬州左徒之命……”
崔明却冲家仆摆了摆手,制止他说下去,不慌不忙的搓了搓手,任那些腐朽铁灰掉落,眼中露出惋惜之色。
这种上古仙人洞府中出土的法器,若非上品,时间久了都会如此,尤其今日这般碎化为屑的,怕不有上千年的岁月,虽说不能使用,却可保存起来珍藏、研究,临淄城中的许多大贵族都有收藏的癖好,价格还不低。
崔明和颜悦色冲小贩道:“听他们说,你是索老三?的确是好物件,包裹里这两件,连同坏了的,我都要了,未知开价几何?”
索老三怔住了,这时候不应该是被识破骗局,然后发生争执,接下来己方有人受伤,然后纠缠不清么?没想着询价啊……
这点套路都看不穿?
当下止住悲声,叫道:“我好不容易挖来的物件,当日险些丧命,全指着这些宝贝买房买田,可怜我家中上有八十老母……”
崔明打断他:“多少钱?说个数!”
索老三眼神瞄向人群,就见人堆后的董大已将飞剑握在掌中,另一只手冲他比了个巴掌,当下会意,叫道:“五金!你若赔不出来,休怪我翻脸,你哪里也别去,写出条子,我去找人取钱,钱赔了再走!”
愛情的長度
崔明将索老三搁在桌上的布包裹四个角小心翼翼兜了起来,系了个紧结,吩咐家仆:“收起来,放车上。”
索老三有点懵,再次提醒崔明:“五金!”
崔明从袖中丢出个褡裢,道:“请点数。”
糟了,这是宰不动的大羊牯,因为太肥,所以宰不下去。这可不行,五金宰不动,那就加钱!
“我说的是每一件五金!”索老三临时抬价。
“请点数。”崔明指着褡裢。
索老三迟疑着打开褡裢,里面果然是十五镒爰金,就这么堆在褡裢里,泛着金光,惹得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多爰金!
崔明又摸出一把蚁鼻钱放在桌上:“店家,酒钱!有劳援手了。”说罢,潇洒起身,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中登车而去。
董大几步抢到桌前,将褡裢中的爰金倒出来过目,检验真伪后喃喃道:“没成想撞到个硬茬子,当真扎手!”
索老三在旁呆呆问:“冬掌柜给咱们的东西,真那么值钱?”
董大啐道:“值个屁,这厮就是横有钱,有钱到咱们都理亏,理亏得直不起腰来!”
旁边一个弟兄不可思议道:“娘的,这憨货咋想的?十五金啊,真就给了?”
董大摇头:“听说是临淄来的,没成想齐人如此豪奢!”
忽然醒悟:“快放纸鸢,弟兄们,抄近道回去!”
漢鄉
这边乱做一团,崔明主仆却浑然不知,驾车继续前行。
家仆道:“崔子,这东西真是上古仙人遗宝?”
崔明含笑道:“应当是了,毁了一件有些可惜,不过剩下的两件,却可传诸子孙,只是须得以符镇之,以保器中真灵。回了扬州后,便去求取真符来。”
那家仆欢喜道:“若是真的,临淄坊市中,当能翻倍罢!”
崔明乐了:“咱们崔氏何尝缺过钱?若能据此悟出上古仙人炼器之法、甚而上古功法,那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崔氏绵延永祚的根基……哎呀,忘了问他是从何处掘出来的,失误!也罢,待此间事了,再返回来找人就是了。”
主仆二人正闲谈时,对面忽然驶来一匹骏马,乘马的是个女子。这女子一身劲装,背上负着长剑,头顶蒙纱斗笠,腰缠锦带丝绦,前凸后翘,身段婀娜,扬鞭催马的姿势,说不出的诱人,只是容貌被轻纱遮眼,未知美丑,却又令人浮想联翩。
崔明主仆两个都呆呆看着这女子骑马飞奔而来,欣赏着这份美好,却冷不防奔到身旁,将要擦身而过时,那骏马忽然前蹄失足,猛然一个趔趄,将女子摔了出来,直接落向了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