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蓋世討論-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槍打出頭鳥!閲讀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天源大陆,灵虚宗。
“什么?”
仙风道骨的灵虚真人,因幻渺真人带来的消息,从盘坐状态猛地站起,惊叫道:“糊涂!徐柯脑子不好吗,他怎么敢去虞家镇胡来?”
“徐柯迷恋雷宗的文月姗,是那女人因雷宗的覆灭疯了。”幻渺真人满脸苦笑,也知道情况的棘手,叹道:“背后,还有太渊宗的江杏雯插了一手。徐柯,文月姗和太渊宗的人,皆隐瞒了宗派的身份,佯装自己是散修。”
“散修?”
灵虚真人怒容满面,“他们的那些伪装,落在虞渊那小子眼中,根本就是笑话!连韩邈远都不敢惹现在的虞渊,文月姗这个贱人自己找死,为何要拖着我宗的徐柯!”
“你立即传讯过去,让徐柯给我马上滚回来!”
灵虚真人分明慌了神。
对星月宗、古荒宗、血神教的打压擒拿,他也得到了韩邈远的授意配合,现在韩老鬼自己溜了,好不容易得知檀笑天出现,他才敢和幻渺真人悄悄归来。
本指望檀笑天压一压虞渊,还有神魂宗的气焰,结果檀笑天这个不靠谱的家伙,反倒是弄塌了妖神殿,并和极慧勾搭上了。
灵虚真人之所以还留在浩漭,就是想弄清楚檀笑天要干什么,想知道临天山脉的那位,究竟是不是曾经的极慧。
现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他整日深居简出地生怕被虞渊给盯上,偏偏宗门内部有人被蛊惑去虞家惹事,让他烦上加烦。
“好!”
幻渺真人也知不妙,立即就出去办事,可仅仅过了片刻,他又飞速返回,急道:“迟了!徐柯,文月姗还有太渊宗的人,被虞渊尽数格杀在碧峰山脉!”
“糟了!”
感觉倒霉透顶的灵虚真人,急忙下达命令,吩咐道:“你我两个必须立即启程,尽快从浩漭脱身!虞渊没走前,我们两个绝不能再回浩漭!那小子睚眦必报,给他找到了理由借口,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去吩咐一下!”
一嫁三夫
幻渺真人也怂了,此时此刻的虞渊战力恐怖,宗门被美色诱惑的徐柯闯下大祸,势必要迁怒他们。
也在此时,有悠扬的笛声在夜幕下响起。
笛声起,漫天碎小的流星化作了剑光,直奔灵虚宝殿。
“君宸!”
灵虚真人和幻渺真人勃然变色。
……
“星之剑。”
纪凝霜在她封神的绝寒山巅,向陈清焰和几个弟子,交代一些修行上的事,并告诉连番跌境的杜远,千万不要让天外的剑狱出篓子。
忽然,她注意到一束束灿然星芒,成了漫天剑光在灵虚宗出现。
“怎么回事?”
Honey Soul
她一脸诧异地,看着被逼的要问各种事的杜远。
“灵虚宗的人,伙同雷宗余孽和太渊宗的人,装成散修试图对碧峰山脉的虞家下手。”孔半壁匆忙赶来,将消息第一时间禀报,“几人已被虞渊斩杀,商会那边的人告知石景儿后,君宸直接杀了过来!”
“君宸这是泄愤。因为他父亲还被我们幽禁在天外剑狱,他动不了剑宗,就寻一个理由杀上了灵虚宗。”杜远看到透彻,他揭露出君宸过来的真相,“除了君宸,应该还有周游和冯钟等人。”
几人讲话间,灵虚宗已被星光剑芒填满。
“哈哈,灵虚宗这么喜欢背后玩弄小手段,我们就来好好摆弄摆弄!”
一座精雕细琢的华丽楼宇,伴随着铜老钱的狂笑声,矗立在灵虚宗半空,冯钟和周游都在上方。
哗!哗哗!
一枚枚金灿灿的铜钱,还有元宝玉玺,从那座“玉楼”飞出,骤然放大百倍,砸在灵虚宗的楼宇。
千百个符文和阵列,在那些楼宇墙壁浮出,凝成大阵防御。
然而,楼宇上的符隶和阵列还没有能完全发挥作用,君宸直接转动了星河般,扭动天外陨星轨迹,让一块块巨大陨石向灵虚宗落去。
“这……要不要管?”
杜远,还有孔半壁、陈清焰都看着纪凝霜。
他们没有预料到,恰巧有流星雨途径浩漭,还被君宸给吸引牵动着,将其砸向了灵虚宗。
灵虚宗的大阵,不可能挡得住这一波天外流星的轰击。
此刻的浩漭,能改变那片流星轨迹且算是同一阵营的,也就是从灰域归来的“星霜之剑”纪凝霜。
“不管。”纪凝霜冷声道。
“灵虚宗恐怕要生灵涂炭了。”杜远苦笑道。
“不会,砸的只是大阵,还有里头的灵虚真人和幻渺真人。”纪凝霜一脸漠然。
她这么一说,杜远顿时放松许多,“那还好!就还好!”
果然。
片刻之后,一片陨石流星轰然而落,将灵虚宗的那座阵列撞碎,逼的灵虚真人和幻渺真人吐血庇护着宗门弟子。
……
碧峰山脉。
虞渊以灵力为刻刀,在一块块玉牌内,留下了各种炼药的方子,还有药草的培育之道。
每一块玉牌记载的,都是他为洪奇时的炼药感悟,他所参悟的药理知识。
这些玉牌一成,他就递给母亲靳柔柔。
石殿中的靳柔柔,满脸的慈和笑容,说道:“我的炼药天赋,在天药宗或许数一数二,可比起药神宗的那些人其实不算顶尖。你这孩子,给我留那么多丹药秘方作甚?这些应该属于药神宗,而不是属于我。”话到后来,她略有些嗔怪。
“他的一番孝心,你就好好收着吧。”虞玦温柔地说。
靳柔柔修行资质一般,炼药的天赋却不凡,而且她也喜欢炼药,如今还是天药宗的宗主,且碧峰山脉如今还多出不少药神宗的来人。
虞玦心里清楚,因碧峰山脉的草木灵气过于丰沛,以后药神宗和各方的炼药师只会越来越多。
妻子身为天药宗宗主,如果没招牌的丹丸,炼不出高品质的丹药,怕是难服众。
虞渊绘刻的玉牌,里头的那些药方,恰是妻子最紧缺的宝物,可谓是雪中送炭。
“炼药之道,我以后应该不会倾斜精力了。”虞渊又递过去一个玉牌,看着母亲笑着说:“咱们家呢,既然一直和灵草、丹丸打交道,总要有人懂药理,且能炼制拿得出手的灵药来。”
“好了好了,我努力努力就是。”靳柔柔只好接过玉牌。
“还有几个药方,也不会用太久,很快我就刻印出来。”
虞渊指头按在新玉佩,一丝丝灵力化作剑光,灵巧地在牌面飞逝,几秒的时间就在里面留下数百微小的文字。
于此同时,他还一心多用,将他的灵魂铺展开来,把整个碧峰山脉尽收眼底。
哪里的灵气多,哪里的药草稀奇,何处有异类蛰伏,他全部看的清清楚楚。
那些雷宗的余孽,灵虚宗和太渊宗宵小死后,他就在默默勘察碧峰山脉,想找出更多居心不良者。
“咦!”
他刻印药方时,还留意到有一片流星雨从天而落,直坠向灵虚宗的辖境。
流星雨的轨迹,还明显是被人为调动的。
“商会,君宸。”
他洒然一笑,都不需要唤人来验证,便确信是通天商会的君宸,借机去了灵虚宗,要为其父段奕生报仇。
如此这般,他享受着天伦之乐,内心出奇的宁静。
在虞家镇,和老爷子虞璨,和这一世的父母相处,和虞菲菲、虞郦的走动谈话,让他多年暴躁颠簸的内心静了下来。
他渐渐意识到,他前世缺失的东西,在这一世得到了弥补。
他一直躲避,一直不知如何面对的亲情,是人生不可或缺的宝贵经历之一。
可能,不止是洪奇的那一世,或许第一世时他也未曾好好体悟过。
“江杏雯!”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心灵识海中,浮现出一道阴森邪诡的身影。
暗自看了几秒后,他神色微微一变,阴神骤然飞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