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黎明之劍 txt-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古神邀約閲讀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在关于教会、信徒、神明以及经典解释权的一整套系统中,高文自有着一套方便而务实的逻辑,这套逻辑可能不那么符合传统神官们的习惯,可能不那么符合教会经典中的解释,但它毫无疑问更符合现实世界的运行规律以及目前凡人社会的实际状态。
而与此同时,他又掌握着最高的话语权,掌握着对神权理事会一切行为的最高解释权,这就在实际意义上掌握了界定国内任何一个教会是否属于“正信”的权力。
神权理事会的思潮改造活动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高文不可能像当初炮轰乌鸦台地一样直接摧毁国内所有的传统教会,也不可能用枪炮去强行扭转群体的思维方式,在这个循序渐进的引导过程中,他不可避免地会保留一些虽然因循守旧,但又比较能够接受改造、比较乐意拥护帝国新政的神官群体,而在管理这些较为守旧的神官群体时,他这种对信仰行为的最高解释权就是最好用的工具。
倒也不是没人对他的这种“正信规教”行为心生怨恨,甚至有一些反对者在暗中诅咒,认为他这个铁腕君王在神圣信仰领域的胆大妄为迟早会招致反噬,迟早会因为触犯神权而引火烧身——抱有这种想法的甚至也包括一些支持他统治的人,只不过后者可能是出自真正的担心,担心皇帝陛下的一些大胆行动可能会导致自身和众神的对立。
可高文自己其实压根就没担心过这种风险。
因为他掌握着比旧时代的神官们更先进的理论知识,他知晓比任何神圣典籍更接近真实的真理——就如千年前的忤逆者那样,他这个“离经叛道的人间君主”甚至比那些在大教堂里皓首穷经的主教们更了解他们的主,因而在做某些大胆之举的时候,他都有一个十足的把握:主不在乎。
主非但不在乎,主甚至都想自己跳下来替他把大教堂烧了。
“现在我们并不能确定神明们是否会做出回应,不确定会有哪些神明作出回应——事实上连夜女士是否真的接触了祂们都还是个未知数,”做完一些安排之后,高文若有所思地说道,“但如果夜女士真的采取了行动,那这行动十有八九是针对‘信仰枷锁’的破坏,这符合祂为起航者效力的身份,也符合目前尘世与众神的局势,只要这个枷锁真的有所削弱,我们收到回应的可能性就很高……”
琥珀认真听着高文的分析,这时候突然心有所感:“总觉得这个过程中最关键的就是神明和凡人间的默契啊……双方都只能做有限的事情,传播有限的信息,有时候甚至什么信息都传不出去,只能做个眼神,然后让对面推理……”
“是啊,关键的是神明和凡人之间必须配合默契——然而最讽刺的也正在于此,”高文苦笑着摇了摇头,“尘世众生信仰众神,信仰了几百年,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然而正是这种信仰阻断了双方之间真正的了解和默契,那些严格遵循经典行事的神官,你就是打死他们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的神明打配合,他们的神明就是向尘世间甩一万个眼神,信徒们也只能分析出一万零一个毫无意义的神谕,他们的主都快在神座上被信仰撕裂了,那帮信徒还在下面可劲儿祈祷呢……”
“结果到头来反倒是你这种压根不信神不敬神的家伙成了世界上最了解和理解祂们的人,”琥珀笑嘻嘻地看了高文一眼,“甚至是掏心窝子的理解了。”
我真的不是原创 自古枪兵幸运
“其实你说的不太准确,”高文微微抬了抬眉毛,“我是不信仰神,但我信任祂们,我也不敬畏神,但我敬重祂们——尽管曾经我将祂们视作敌人,甚至视作世界上最大的危险因素,但这并不影响我现在把他们当成最棒的盟友,起码在陷入疯狂之前,这些神明可比任何一个凡人国度都要诚恳可信多了。”
“好吧好吧,你最厉害的就是这点‘务实精神’,”琥珀摆了摆手,接着随口问了一句,“那除了在各地教堂设置反神性屏障,尝试与众神直接‘对话’之外,还有别的么?”
高文摸着下巴陷入沉思,片刻后轻轻摇了摇头:“现阶段就做到这一步,我们还不确定刚才的推测是否成立,也不确定众神的状态是否能承受更进一步的‘接触’,贸然尝试太多很有可能导致某些状态不好的神明越过那个临界点……”
说到这他顿了顿,仿佛突然想起什么:“啊,倒是有一件事——把幽影庭院的那套反神性屏障也一并升级一下,按最高标准,对整个庭院进行全覆盖。”
“幽影庭院……”琥珀大概猜到了高文的想法,“你觉得阿莫恩那边可能会收到丰饶三神进一步的‘联络’?”
“毕竟之前阿莫恩在庭院中发现的‘入侵植物’极有可能就是三女神留下的,”高文点了点头,“说不定祂们的情况比其他神明要更好一点,既然这条渠道已经存在,我不介意多押一些。”
琥珀立刻点头:“明白,我回去就安排这事。”
接着高文思索了一下,确认自己并未遗漏什么,这才呼了口气并让飞速运转的头脑稍稍冷却,随后他的目光便不由自主地落在了琥珀身上,很长时间都没有移开,这异样的注视当然没能瞒过后者的感觉,琥珀下意识地扭了扭脖子:“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啊……”
高文又盯着她看了好几秒钟,这才用有些担心的语气开口:“你还好吧?”
“我没问题啊,”琥珀怔了一下,慢慢露出笑容,“其实我现在多少都有点习惯了,突然冒出来的怪梦,和夜女士之间的‘联络’,手边偶尔出现的奇怪事物……反正这些东西现在也没有影响我的生活,甚至换个角度想想,它们中的一部分还都派上了用场,那我觉得这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反正走一步看一步呗——大不了等到有机会跟夜女士见面的时候好好打听打听祂到底想干什么……”
看着这暗影突击鹅如此泰然洒脱的态度,高文心中的担忧虽然仍在,却也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你这家伙倒是一向看得开,可惜要找到夜女士哪那么容易,祂堂堂一尊古神还能给咱们捎个信邀请咱们去祂家做客不成……”
他这边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脚步声突然从走廊方向传来,紧接着赫蒂的声音便随着敲门声从门口响起:“先祖,我可以进来么?来自北方的消息。”
高文怔了一下,心中不知为何突然泛起了一丝诡异的感觉,随后也顾不上分析这是不是传奇强者的“直感”便开口回应:“进来吧。”
书房的大门被人推开,赫蒂推门走了进来,她第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老祖宗办公桌前的琥珀,但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习以为常地点头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快步来到高文面前:“先祖,维多利亚大执政官传来情报,登陆紫罗兰岛调查情况的小队有了惊人的进展。”
嬌女謀略:甜寵血後
心中那股诡异的“直感”越来越躁动,高文忍不住调整了一下坐姿,盯着赫蒂的眼睛:“惊人的进展?莫迪尔的小队在岛上发现什么了?”
futa四格
“他们在岛上遇到了……‘人’,”赫蒂说到这顿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正站在旁边一脸莫名其妙的琥珀,“首先是一个名叫‘晨星’的神秘少女,对方自称是军情局的干员,而且……”
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赫蒂将来自北方的情报尽数汇报,她努力维持了自身情绪的镇定以及遣词造句的平直准确,然而她所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有着让高文和琥珀瞪大眼睛的惊人信息量,自称军情局暗影事务科干员的神秘少女,紫罗兰王国消失之后留下的纪念碑群,持续运行的魔法智能,以及最最重要,最最惊人的——来自夜女士,来自千塔之城的邀约。
高文险些没能维持住自己作为老祖宗的威严——要不是桌子后面空间不够,他怕是当场能跳起来!
“以上是情报的全部内容,”汇报结束之后,赫蒂向后退了半步,她显然也知道这些消息是多么的惊世骇俗,因为她在刚才就已经被这些消息中惊人的信息量给刺激过一次了,“情报中所透露的内容非常惊人,目前尚无法验证‘晨星’以及‘贝娜黛朵’这两个身份的真伪,但她们的存在确凿无疑,紫罗兰岛的核心显然隐藏着巨大的秘密。目前莫迪尔所带领的探索小队已经再度出发,向着紫罗兰岛的腹地继续前进,有任何发现都会第一时间联络。”
高文瞪着眼睛好几秒没有动静,直到旁边琥珀小声念叨着“妈耶”一声他才惊醒过来,下意识嘀咕了一句:“我刚才说什么来着,这还真有邀请啊……”
赫蒂一头雾水:“先祖,您说什么?”
“没什么,”高文摆了下手,扭头看向琥珀,正好也看到对方瞪着惊愕的眼神朝这边望来,“我确认一下,军情局确实是没有什么暗影事务科的对吧?”
“当然没有啊,军情局哪个部门不是你亲自批准组建的?”琥珀立刻回了一句,“而且别说暗影事务科了,‘晨星’这个名字我也确定从未听说过——虽然不敢说知道所有干员的名字,但像‘资深干员’这种精锐,我肯定有印象才对,更何况刚才赫蒂汇报的时候还专门强调了那个‘晨星’的古怪之处。”
“是啊,我们没有暗影事务科,”高文这时候稍稍冷静下来,刚才因为巨大信息量冲击而有点混乱的思路也迅速得到梳理,线索与理性重新回到头脑之中,“至少目前没有,至少我们已知的范围内没有……”
琥珀突然觉得高文这话似乎另有深意:“为什么这么说?你是不是想到什么?”
安山狐狸 小说
高文头脑飞快运转,一些大胆的想法已经渐渐成型:“你忘了么,我们确实是有一批军情局干员在紫罗兰岛上失去了联络……”
琥珀怔了一下,猛然反应过来:“你说银眼柯罗德他们?可他们……”
“我知道,所以这只是一个猜测,”高文轻轻摇了摇头,“毕竟我们之前得到线索,那些在紫罗兰迷雾事件中失踪的干员并未死去,而是在夜女士的国度活了下来……军情局的干员都是你一手培养起来的精锐,不是么?”
琥珀定定地站在那里,她脸上的表情变化数次,短短几秒钟内不知道想了多少东西,随后仿佛自言自语般轻声嘀咕起来:“……如果和上级组织失去联络,则残余人员应立即就地建立临时班组,重建指挥系统,如人员被分割围困,应在重建指挥系统的同时积极组织自救、互救……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条件,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尽全力确保人员存活,保存组织机能……在任何情况下不可坐以待毙,不可放弃使命,维持忠诚,保守秘密,等待支援……”
她皱了皱眉,抬头看向高文,正看到对方也向自己投来平静的视线。
“你应该相信他们能做到。”高文沉声说道。
“我当然相信柯罗德和当时一同失踪的其他干员能做到,”琥珀下意识点点头,但紧接着又有点迟疑,“可按照维尔德透露的情报,银眼柯罗德他们在一百年前就已经……”
“先保持着大胆的猜测吧,毕竟除了这个猜测之外,我们也没有任何别的线索能解释那个名叫‘晨星’的少女的来历了,”高文表情严肃地说着,“现在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那份邀请——邀请显然来自夜女士,而且是邀请我们前往那座按理说已经消失的千塔之城,说实话,这个出乎我意料了。”
琥珀眨眨眼,努力从上一个话题中脱离出来,看着高文的眼睛:“刚才你还说夜女士不可能给咱们捎个信请咱俩去祂家做客……”
“废话,这种事用正常逻辑怎么想得到,”高文有点烦躁地摆了下手,紧接着又用异样的眼神看了琥珀两眼,“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个叫晨星的少女在传话里提到‘杰出的护卫’,这说的真的是你么?”
“啊?你这反应是什么意思?”琥珀一看高文那怀疑的态度立刻瞪起眼睛,“你身边杰出的护卫那还能有别人?不是我难不成还能是院子里那俩狗么?”
高文想了想,本想说院子里那俩狗有时候都确实比这货可靠一些,但考虑到这话说出来可能会让琥珀当场暴走跑院子里跟狗打架,就硬生生把这话咽回去了,转而带着一脸认真的表情:“我主要是怕会错意,过去的时候把人给带错了。”
“你这怀疑就离谱,这摆明了指的就是……”琥珀下意识说着,说到一半就反应过来,“等等,你真的打算去啊?”
20×20
高文一摊手:“去,为什么不去?上次龙神邀请的时候我都没犹豫的,都是上古众神嘛。”
琥珀眼睛一转:“说真的,你这类比可不怎么吉利,上次你去的可是塔尔隆德,你看那地方现在啥样……”
高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