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五十三章 交易鑒賞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小妹,要不然大哥给你来个绝活,你就把大哥放了怎么样?大哥给你表演一个七步作诗,你听着……”
不老城的大殿里,大皇子就转身面朝大殿门口,迈开脚步,同时口中吟诵。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
“定。”
就在他一步两步三步……眼看七步没到就要大大方方走出殿门了,李楚一抬手指,大皇子的身子就僵在了原处。
“哼,想跑?哪那么容易?”叶冷儿哼了一声,“这次就算不杀你,也要将你下狱囚禁起来,不能再放任你出去为非作歹了。”
靈使插班生
说罢,她又看向李楚,认真道谢:“小李道长,这次真的多亏你了,要是没有你……我这次恐怕生死难料。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
李楚听着这熟悉的台词,下意识就要抬手了,“大可不必”四个字下意识地来到了嘴边,仿佛形成了肌肉记忆。
病王絕寵一品傻妃 小說
但是叶冷儿却没有照词说,而是继续道:“唯有帮你们找到星珠,替你师傅达成心愿。你放心,虽然不老城朝野上下有很多他们的人,但我也不是吃素的。大哥和那两个异妖门的尊者已经被除掉,剩下的局面我可以很快掌控。到时我集合全城之力,只要星珠在不老城出现过,一定很快就可以拿到你们面前。”
“如此倒是要多谢叶姑娘先。”
李楚抬起来的手在空中毫不迟滞,自然地化作抱拳答谢,也不知是本意如此还是为了缓解尴尬。
路过大殿门口时,却看见大皇子的眼珠疯狂转动,似乎有很强烈的表达欲。
“你想说话?”李楚看出他的意图,轻轻解开部分定身。
就听大皇子立刻喊道:“小道长你要找星珠?我知道,我知道星珠在哪!”
“嗯?”李楚眼睛一亮,马上回道:“仔细说说。”
“前些日子不老城确实出现了一颗星珠,据说这东西是仙界落下的至宝,被人炒到了很高的价格。我当时正想搜罗一些宝物讨好腾河老祖,便将此物收来,献给了腾河老祖!”
李楚听着这话,轻轻点了点头。
看来不找一下这腾河老祖,倒还是不行了……
“那他现在何处?”
“不知道……”大皇子急于求生,知无不尽,“腾河老祖久存于世,行事极为小心谨慎。在不老城从来不曾现出真身,都是让虾尊者与蟹尊者跟在我身边办事,就算有紧急消息,也是最多派出一个最宠信的龟尊者。而它自己的藏身之处,从来没有人知道。”
“那你的宝物献到哪里去了?”李楚又问。
“我在与玄龟尊者见面的时候给他的,托他转交给了腾河老祖。”大皇子声音颤抖,“小道长你若想要星珠,我可以帮你,我帮你去打听腾河老祖的位置!”
“嗯……”
李楚沉吟了下,还没说话。
就见叶冷儿眼珠一转,笑道:“若是腾河老祖行事如此小心谨慎,你要去打探他的消息,又谈何容易?若是搞不好,反倒打草惊蛇。”
大皇子惊道:“小妹,你可不能这样啊!多少给大哥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好不好?”
山村一亩三分地 天地飞扬
“别急……”叶冷儿摆摆手,“这个机会,我自然会给你的。只不过……是要这样做。”
她甜甜一笑,狡黠而美丽。
……
“她要拿圣物换星珠?”
次日,在不老城的一座酒馆顶层,玄龟尊者惊讶地看着大皇子。
这是他们约定好的接头位置,他本以为这次来可以直接看到圣物。没想到等来的,竟然是虾尊者和蟹尊者的死讯,还有一个交易请求。
“是啊……”大皇子连连点头。
在他的腰间,悬挂着一个不起眼的小玉铃铛,自然不敢有任何额外的动作。
隐瞒李楚的存在,只说叶冷儿用圣物斩杀二位尊者,然后再提出用圣物换取星珠,这就是叶冷儿提出的计谋。
李楚现在虽然能用神识追踪一切,但世上还是有一些神通手段能够隔绝神识的探查,譬如当日柳扶风在吉祥府的神识就曾被金菩萨的禁制挡住过。所以保险起见,他还是给大皇子来了一个行随符。
只要大皇子有什么不轨举动,或者企图让行随符离开他十丈范围,就会有一道飞火流星从天而降。近距离闻到过虾尊者和蟹尊者香味的大皇子,自然明白李楚这一手的含金量,当即点头如小鸡吃米。
转天,就来到这里与龟尊者转达交易请求,当然,用的是叶冷儿的名义。
“你还是先说清楚,虾尊者和蟹尊者是怎么死的?”龟尊者对这个消息还是感觉到无比震惊。
“就是被我小妹用圣物杀死的。”大皇子答道。
“那圣物究竟是什么?能让她如此轻易杀死两个尊者?”龟尊者问道。
“……”大皇子沉默了一下,随后道:“他们死的时候,我没看清。”
这是实话,他是真没看清。
“那圣物如此厉害,你小妹就要拿出来交换星珠?”龟尊者仍旧十分奇怪。
大皇子心说你这老王八怎么屁话这么多……但是要骗人没办法,也只好耐着性子解释道:“那星珠是传说中仙界的至宝,可能有什么妙用未曾被人知晓吧。我小妹说,只要得到星珠,她不止交出圣物,还可以直接退出不老城的争端,远走此处。”
“只是……她希望能和腾河老祖亲自交易。”
“那圣物是老祖渴求之物,而那星珠有什么妙用我们也不知道,若是能如此交换,其实未尝不可吧……”大皇子继续劝道。
“这倒是……”玄龟尊者点点头,面色隐晦,似乎有什么心事,顿了顿,他才道:“我先回去将此事禀报老祖,如何处置,还是得由老祖定夺。”
“好……”大皇子心里发虚,也不想多说。
两个人都以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结束了此次会面。
玄龟尊者出了不老城以后,落在洞府所在的山头。站了一会儿,才伸手摘下头顶的绿色小帽儿,一翻手,从中取出一颗深邃星珠。
“唉!”他重重叹了一口气,“当初我真是鬼迷心窍,居然私吞了这颗星珠。如今这件事要是让老祖知道,那我免不了要受责罚,该如何是好啊?”
腾河老祖行事一向谨慎,向来是通过玄龟尊者与外人传递消息。他借着这个职务之便,没少吃欺上瞒下,中饱私囊。
可这次这个事情……如果腾河老祖知道,大皇子给自己的好处,都被龟尊者给吃了回扣了……
那还不吃不了兜着走。
龟尊者一路出神想着,就这样将星珠放回原处,慢慢走回了洞府左近。
正巧此时前方闪出一个人影,叫了他一声:“龟兄?”
不是别人,正是黑兰子。
此间有许多腾河老祖布下的禁制,即使玄龟尊者也要小心翼翼地走,所以他也没看出来奇怪。
但是玄龟尊者看见黑兰子,眼睛却突然一亮。
“黑兰兄、黑兰兄,兄弟正好有个事情,想要求你出手帮忙!”玄龟尊者上前,连声恳求道。
“嗯?”黑兰子纳闷,问道:“何事?”
玄龟尊者又取下小帽儿,翻手取出星珠,“黑兰兄可识得此物?”
黑兰子看着玄龟的头上居然取出一颗珠子,当即惊得瞪大眼珠,指着他:你这……这玩意……”
等看出这是一颗星珠,他的惊讶就转变为惊悚了,毕竟这个东西难免让他想起那个名字,“你这玩意从哪来的?”
“哎呀,黑兰兄,这个事就是因为它不是好来的……先前有人要将此物献给老祖,被兄弟我……一时鬼迷心窍私吞下来。现如今有人要用圣物与老祖交换此物,那我要将此事报上去,岂不是暴露了?但是老祖极为重视圣物,此事又不能欺瞒。”
“所以我思来想去,唯有一计。”玄龟尊者拽着他,恳求道:“黑兰兄,拉兄弟一把吧!”
“这……你要我怎么帮你?”黑兰子问道。
玄龟尊者道:“我想请黑兰兄……扮演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