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九星之主討論-951 溫暖的人分享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荣陶陶的作战体系很可能会有重大改变。
因为一枚虚空魂珠,因为一项虚空魂技。
额头镶嵌了虚空魅影(黑日食猫)魂珠的他,目光所及之处,皆是闪烁范围!
在不断的实验过程中,他竟没能测试出来自己的能力极限!
这是让荣陶陶始料未及的。
第一魂技·虚空穿梭,需要通过大脑散发精神力,在某处留下精神印记,然后寻着精神印记瞬息移动过去。
荣陶陶强烈怀疑,史诗级·虚空穿梭是有极限的。精神印记的标记距离也一定是有长短的。
但问题是…荣陶陶的精神力实在是太过浑厚了。
黑云+诛莲+孽火!
三方精神系至宝让荣陶陶的精神力强得离谱!
恰逢今日天气相对晴朗,荣陶陶遥望着极远处的模糊的雪山之巅,硬生生的把精神印记留在了那里,随后轻而易举的闪烁了过去!
神秘虚空,根本就不讲道理!
而不知天高地厚的荣陶陶,直接抬眼看向了太阳。
不是目光所及之处,皆为闪烁范围嘛?
万幸,荣陶陶没能标记成功。
当然了,即便是他真的标记成了,他也不敢闪烁过去……
“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这种事儿,唱唱也就算了。
如果真的能做到的话,在这里奉劝诸位一句,最好还是别去。
嗯…会死的。
而虚空魅影魂珠的第二项魂技·虚空奥义,更是为荣陶陶敞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虚空奥义同样是神技,拥有它的第一时间,荣陶陶就察觉到了空间不稳定因素。
事实证明,训练营周边有撕开空间裂缝的可能性,只是这方区域的虚空属性没有那么浓郁,不稳定因素并未到达临界点。
荣陶陶当即将黑日食猫的魂珠魂技告知了冯源等人,也换来了冯团长欣喜若狂的眼神!
多少年了,她们终于能站起来了,真正意义上的探索虚空之地了。
唯一有些苦恼的是,黑日食猫魂珠的品质等级普遍较高,最低也是殿堂级的。
尽管将士们在这里驻扎了数年、甚至是十数年之久,但人们的虚空魂法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
一方面是天赋使然,不是所有人都叫“荣陶陶”。
另一方面,也是修行地点的缘故。南极训练营的虚空魂力不足以开启空间裂缝,可以想象这里的魂力有多么稀薄,更别提还总有海洋魂力来抢地盘了。
“唰!”
荣陶陶身影再次一闪,怀中抱着小木炭,闪烁到了营地前方一公里,双脚稳稳落在了雪原上。
“喵~”小木炭开心不已,主人变得和自己一样了。
就很满足~
“不愧是神秘的虚空魂技,还可以带活物。”荣陶陶伸手抚着小木炭的脑袋,反复实验之下,心中大定。
随后,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轻声道:“对了,我说过要给你介绍新朋友。”
说话间,荣陶陶体内窜出来一团云雾,汇聚到了他的手边。
小木炭睁着黑漆漆的眼睛,好奇的看着身侧。
却是见到主人掌心上一阵云雾拼凑,幻化出了一只巴掌大的云云犬。
与通体漆黑的黑日食猫比较起来,云云犬白的有些过分了。
“汪!”云云犬开心的一声欢叫,还想跟主人玩耍,但却好像发现了什么?
云云犬急忙扭头望去,终于见到了新朋友。
一时间,小黑猫与小白狗对上了眼,谁都没动,很像是两个手办?
云云犬眨着黑溜溜的圆眼睛,对着小木炭左看看、右看看,忍不住又是一声叫唤:“汪!”
发生了什么事?
雪绒猫,你怎么啦?你怎么变黑啦?
蓝色的大眼睛也变黑了,毛发也变短了……
“这是你的新朋友,小木炭。”荣陶陶将云云犬放到了小木炭身上。
相比于体长50cm左右的黑日食猫而言,堪堪比巴掌大一圈的云云犬,活脱脱就是个弟弟。
“呜~”云云犬一声呜咽,有点难过。
哦…原来它不是我的雪绒猫哦。
“嘤?”小木炭扭过头,看着背上的小家伙,抬起一只小爪爪,轻轻拍了拍云云犬的云朵大耳朵。
“汪!”
仅这一下,云云犬便吐出了粉嫩的小舌头,云朵尾巴再次摇晃起来,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准备结交新朋友。
走了白色的小姐姐,来了黑色的小姐姐!
呃,它应该是姐姐吧?
让我看看……
【完】錯嫁:棄妃翻身記
两个小家伙顿时翻滚作一团。
云云犬思念雪绒猫的时长,达到了惊人的三秒钟,随后,失落的情绪便被喜悦取代了。
如此一幕,看得荣陶陶一愣一愣的!
“呵呵。”荣陶陶忍不住摇头笑了笑,这开心撒欢的小傻狗,活得还真是没心没肺啊?
傲世神尊
我要是有你一半心态,也不至于活得这么累。
话说回来,随着咱俩契合度越来越高,我们不是应该越来越像么?
为什么你还是如此的天真活泼,而我却这般苦大仇深?
怀里的小黑猫与小白狗嘤嘤乱叫,云云犬把小木炭当成了新朋友,而小木炭却把云云犬当成了新玩具。
上苍作证,于虚空之地土生土长的黑日食猫,从小到大就没见过这么白的东西!
小小的、软软的,笑容萌萌的。
嗯…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荣陶陶倒是不担心云云犬被小木炭给玩死。
虽然小木炭是史诗级的恐怖魂兽,但云云犬也不差。
一直以来,阻拦云云犬生长的就是荣陶陶不务正业,云巅魂法不够精专。
而随着荣陶陶的魂法融合统一,达到了7星高度,在过去的两个月时间里,再没有限制的云云犬,也跟荣陶陶无限的契合统一,实力达到了传说品质。
晋升史诗级也不是梦想,魂法不成阻碍的情况下,一旦荣陶陶的魂力等级进入大魂校段位,云云犬自然水涨船高。
“呜~”被扑倒在手心里的云云犬,努力挣扎了一番,却是被小木炭按得死死的,踩在身下仔仔细细的观瞧。
“别欺负它,你们是朋友。”荣陶陶轻轻一抬手肘。
“扑扑扑~”
“喵?”小木炭睁着漆黑的眼睛,抬头望向上方。
只见荣陶陶的肩膀上,站着一只雪白雪白的猫头鹰,金色的圆眼同样打量着它:“咕~咕~”
荣陶陶随手将云云犬揣进了衣兜里,双手捧起了小木炭:“你还可以有很多新朋友,要跟我走么?”
说着,荣陶陶抬起右手肘。
梦梦枭心领神会,刚一出现就破碎成了漫天雪雾,融入了荣陶陶的手肘魂槽中。
小木炭面色好奇,而梦梦枭又被召唤了出来:“咕~”
荣陶陶轻声道:“好不好?”
也不知道小木炭听没听懂,但是荣陶陶征询的语气和表情,却是世间共通的情绪。
小木炭毫不犹豫、轻盈一跃,跳向了荣陶陶的小臂,对着梦梦枭进进出出的手肘处轻轻撞了撞。
“呵呵。”荣陶陶眼神柔软了下来,右手抱着小木炭,左手努力探向左侧。
“轰隆隆!”
殿堂级·雪鬼手·爆珠!
霎时间,一股剧烈的魂力波动荡漾开来。数十米外,一只巨大的、掌长起码20米的雪鬼手破雪而出,也急速定格。
殿堂级的它,掌长只有10米。
在爆珠的情况下,荣陶陶见识到了临近传说品质的雪鬼手。
世紀 帝國 1
随后,荣陶陶左手探到小木炭身前,对着它示意了一下手腕处自然开启的小小漩涡。
“嘤~”小木炭一声欢叫,小爪爪拍了上去。
“啪~”漆黑的小猫咪化作了无数的漆黑光点,浓郁的虚空魂力一股脑的涌入了荣陶陶的体内。
我的徒弟是只豬
“吸收魂兽:虚空·虚空魅影(史诗级,潜力值:7颗星·已满)……”
“嗯。”荣陶陶舒服的歪了歪脖子,发出了一道舒爽的鼻音,浓郁的魂力冲荡之下,只感觉身体这个容器,隐隐有突破桎梏、再次扩大的可能性。
史诗级魂兽提供的魂力总量,真不是闹着玩的,严格来说,小木炭比荣陶陶的魂力等级还高。
粗暴的对标一下,荣陶陶这个上魂校·高阶,不过是第六等级·传说级罢了。
荣陶陶享受了好一阵,确定没有一鼓作气、突破禁锢的可能性之后,这才悻悻作罢。
他再次召唤出了小木炭,随后抬头向前方望去,额头中一阵精神力涌动,在火柴盒营地建筑前方,再次留下了标记,身影瞬间闪烁。
呼~
一旁,正在挖坑、埋龙首的将士们忍不住稍稍侧目。
他们有很多无法理解的事情,比如说荣陶陶的虚空魂法是哪里来的。
小首长明明第一次踏上虚空之地,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可以镶嵌如此高品质的虚空魂珠了?
再比如说……
瞬息移动实在是太强了些!
单单是看到这一幕,就足以让人胆战心惊、心生敬畏!
荣远山站在门口处,面色稍显复杂,看着迈步归来的孩子:“回来了。”
“啊,爸。”荣陶陶笑了笑,“进屋啊,在外面待着干什么?飞机要到了?”
荣远山跟着荣陶陶进了屋:“还早呢。你吸收小木炭为魂宠了。”
“嗯嗯。”荣陶陶走到房屋中央,将云云犬、梦梦枭和小木炭放在了桌子上,顺手拿起了一个肉罐头,帮忙打开,“爸爸感受到魂力波动了?爆珠的动静的确不小。”
荣远山默默看着荣陶陶,也看着孩子将打开的罐头盒放在桌前,三只萌宠好奇的凑过去,小脑袋挤成了一团。
如此一幕,恰好也是荣远山心情复杂的原因。
傲嬌總裁求放過 蘇綿綿
荣陶陶已经镶嵌了虚空魅影魂珠了,且他的未来不会总聚焦于虚空之地,新加入的伙伴小木炭,从功能性上而言也就不再有出彩的地方。
对于荣远山来说,荣陶陶浪费了一个宝贵的魂槽,镶嵌了一只与其自身功能性重叠的魂宠。
“怎么了,爸?”荣陶陶看向荣远山,总觉得父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荣远山:“为什么要吸收它?留在身边养着就可以了。”
荣陶陶笑了笑:“我要离开虚空之地了,小木炭跟我走的话,也就没办法再提高实力了,只有在我的魂槽里,它才能继续修行。”
说到这里,荣陶陶顺势开启了内视魂图,扔了两个潜力点在虚空魅影的面板上。
一时间,小木炭那“史诗级,潜力值:7颗星·已满”的字样,变成了“史诗级,潜力值:9颗星”。
听着儿子的话语,荣远山再次沉默了下来。
荣陶陶的魂法已经融合为一,的确,任何属性的魂兽在他的魂槽里都能修行,且修行的速度不是世上其他地方能比拟的。
私下里,徐风华曾欣喜的告知过荣远山,虽然他们都不在孩子身旁,但是淘淘…成长为了一个温暖的人。
荣远山忍了又忍,还是开口道:“你现在有更多的选择了,九大属性、九种魂珠,史诗级品质之下,皆可镶嵌。”
荣陶陶拽过一把椅子,一屁股坐在了上面:“我的魂技足够多了,至宝足够多了,各种各样的功效应有尽有。
早在我弱小的时候,就曾设想过未来。我的魂槽里一定镶嵌满了各式各样的魂兽,这样才能收益最大化。
魂技·虚空穿梭是可以带人瞬移的,只要我训练的好,小木炭可以为我的其他魂宠、战友保驾护航。
安全性提升的同时,战术也更加灵活多变。放心吧,爸爸,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荣远山:“……”
荣陶陶:“不用担心,我的核心魂技驭心控魂、风花雪月不变,一切就都不会变,我是不会爆掉双眼魂珠的。”
“汪~汪!”云云犬凑在罐头前,却是被挡着吃不到肉,急得嘤嘤乱叫,着实有些可爱。
寻着声音,荣陶陶抬起手,一根手指轻轻点动着小木炭的小脑袋,让它给云云犬让出点地方来。
阳光透过爬满寒霜的窗户,洒在桌前,洒在了荣陶陶和三只萌宠的身上。
这样一幅画面很温暖,也很有爱。
看着眼前的一幕,荣远山的心中却是深深叹了口气:“哎……”
荣陶陶的解释还算过关,但荣远山总觉得,儿子只是不想再分离了。又或者,他的确是被云云犬影响了,而暂不自知?
这段时间以来,他生命中重要的人接连离去,虽然荣陶陶的表现还算正常,但是内心里,应该非常非常的失落吧。
哎…罢了。
如果这只小木炭能宽慰孩子的心,一切也都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