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黃金召喚師 起點-第六百六十三章 笛龍鑒賞

黃金召喚師
小說推薦黃金召喚師黄金召唤师
夏平安在飞往千军山的路上,就已经明显感觉到今天这场对决带来的轰动。
沿途天空之中能看到的召唤师,比起上次狂神出现在千军山的时候,起码多了一倍,夏平安所到之处,当真是万众瞩目。
“那就是狂神后裔的神子,叫梅政……”
“听说梅政已经得到了狂神法武合一的秘法……”
“神子也能演化部分法武合一的神道奥秘……”
这样的惊愕和话语,夏平安沿途飞在空中,听到了无数。
上次狂神出现在千军山演化神道,时间只有几天,许多弑神虫界的召唤师就算听说了有这么一回事,想要赶来,时间上也来不及,所以当时围观的人主要是以龙角城的召唤师为主,来自外地的召唤师还不是太多。
但这次不一样,自己和笛家神子的对决,已经酝酿发酵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中,已经可以让许多知道稍息的人赶来了。
这次的对决,仅仅是狂神后裔神子与神裔家族十大神子的对决的这个噱头,就已经够轰动的了,可以把许多人都吸引来看热闹,更何况,神子之间的对决,有可能会显露法武合一的强大技法,法武合一秘法的奥秘,别说是对普通的召唤师,就是对铁剑老人和黑龙门主这样半神之下的顶尖强者,也会非常有吸引力,想要来一窥其中奥妙,希冀有所感悟。
远远的,夏平安就看到千军山附近天空之中的闪电飞舟的的数量,比起一个月前,差不多又多了一倍。
这种情况也在夏平安的预料之中。
对夏平安来说,这次对决对他来说也有多重的意义,首先,这次对决一来,他就可以坐实自己现在的身份和狂神的关系,任吃瓜群众的脑洞再大,也不会有人把狂神后裔的神子和渡空者夏平安联系在一起,因为元丘世界的基本常识就是渡空者中不可能有神子,这对夏平安来说是狡兔三窟之策,有了护身的招牌。
这次对决对夏平安的第二个意义,是夏平安准备用这次对决,让梅政这个形象彻底的走入元丘世界高手和强者的视野,要让梅政这个形象出名,成为一个有分量的存在,只有这样,他才能为以后的修炼扫平道路,才有更多的机会获取更多的修炼资源,比如说更稀有的界珠,比如说八阳境的神泉。
随着夏平安进阶七阳境以来,他已经越来越感受到这个世界对普通召唤师存在的那一块无形的天花板,整个召唤师的世界,乃至整个人类世界,所有的资源都是呈倒金字塔结构分配的,想要进入更高的资源分配圈子,必须把那块天花板打破。如果不打破,还像之前一样,他要泡七阳境的神泉就需要和万神宗签卖身契到万神星去打拼,那等到他进阶八阳境九阳境,那神泉和界珠要怎么来?
至于夏平安想要参加这次对决的最后一个原因,则是他想要用这次对决历练一下自己的心境,在生死之中炼心。自从被主宰魔神通缉以来,夏平安凡事都小心翼翼,处处隐姓埋名,如此固然能躲避主宰魔神的追杀和危险,但时间一久,行为一旦成为习惯,习惯一旦变成性格,如果这种逃避成为本能,留下心魔,夏平安怕自己的封神之路恐怕就要断了,那他来到元丘世界就成了一个笑话,所做的一切,都再无意义。
还是冥河真君说的那句话——历来,哪有孬种能封神?
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
“狂神后裔的神子梅政来了……”
夏平安飞到千军山的主峰附近,因为这里是战场,聚集的人更多。
随着夏平安的到来,空中的围观者,全部让开了一条路。
千军山的主峰周围,那主峰就像一个圆点,圆点半径十里之内,都被清空,所有来观战的人,都在主峰十里之外。
那主峰上,远远一看,夏平安已经看到一个穿着白衫的身形,傲立在主峰上空,衣襟猎猎,身上气势与周围山峰浑然一体,犹如融入山川大地与天空之中,夏平安远远一看,心中就一凛——那就是笛家的神子笛龙。
那些神裔家族的成员和九阳境八阳境的高手强者就在内圈,其他的,就在外圈,整个千军山主峰十里之外的天空之中,就像一个巨大的角斗场的看台,层层叠叠,已经挤满了人。
夏平安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束龙汐,阳轻尘,风浅陌,刀家兄妹等神子和这些神裔家族的长老都来了。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陌生的面孔和神裔家族也都到了。
夏平安还看到了铁剑老人,黑龙门主,两人都在内圈,华歆和她的秦师妹就陪在黑龙门主身边,黑龙门主气质超绝,引得周围不少神裔家族的弟子纷纷朝着她这边张望。虚空之中有一些气息若隐若现,那是有人来到现场观战,但用幻术遮掩自己的身形,没有显露出来,只有气息流露。
原本千军山主峰周围还有些嘈杂,但随着夏平安的到来,那嘈杂之声迅速消失,直至安静。
自从成为召唤师来,夏平安还没有时候比现在更受人瞩目的。
“我给你找了几颗界珠,但长老把我锁起来了,不让我来见你,你要小心,这个笛龙是笛家这一代最强的神子……”
夏平安的耳边,传来了束龙汐的传音,那声音还充满了委屈,夏平安顺着束龙汐的声音看去,就看到束龙汐那明亮而满含关切的目光。
夏平安对着束龙汐微微一笑,传音过去,“放心,今日我来这里,不是准备来输的……”
“梅兄,小心笛龙那个家伙,那个家伙就是一个伪君子,嘴上说话最漂亮,但下手最黑,千万别被他的外表给迷惑了……”让夏平安有些意外的是,刀家的刀九章居然还给夏平安传音提醒了一句。
刀九章一传音,就被他旁边的刀家长老给发现了,刀家长老瞪了刀九章一眼,眼神有些警告。
夏平安正想传音过去感谢一句,没想到刀九章那个家伙继续传音过来,“……这次我可是在梅兄你身上押了50万金币的零花钱,就赌梅兄能坚持一个时辰以上,不会被笛龙打死,梅兄可千万别让我输钱,要坚持住啊……”
这混蛋!
现场人虽然多,但这种时候,已经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了,笛家的几个长老模样的人和一干笛家子弟就站在最显眼的地方,那些笛家长老看到了夏平安,也没有人站出来说什么或者来个开场白。
夏平安直接朝着千军山的主峰飞了过去,主峰上空的那个身影的气息太过强大,夏平安打开了自己的天道之眼看过去,心中猛的一跳。
那看似和周围山川大地天空完全融合在一起,整个人看起来风轻云淡的笛家神子笛龙闭着眼睛,一副恬淡无为融入自然的模样,但在夏平安的天道之眼中,完全是另外一种景象——天道之眼下,一个气息惊人,身高千米,额头上有一只竖眼的神祗的巨大光影低着头,沉默的站在笛龙的身后,那个神祗就像在休息,又像是在守护着笛龙,一道道撕裂虚空的紫红色的雷霆闪电,正在那个三眼神祗的身后的云雾之中若隐若现,蓄势待发,犹如泰山将崩前的宁静,似乎下一秒,那些闪电和那个三眼的神祗就能撕裂毁灭这个世界。
最强的系统 小说
夏平安速度很快,眨眼的功夫,就飞近到了千米之内。
然后,一直闭着眼睛的笛家神子笛龙的眼睛终于睁开了,天道之眼瞎,笛龙背后那三眼神祗眉心中间的那只竖眼也同时睁开,红光闪闪,看向夏平安。
“梅兄来了么?”笛龙的皮肤很白,笑得很腼腆,还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就像一个干净帅气温和的邻家少年,许多的无知小女生,看到这样如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恐怕会有些眩晕尖叫,在看到夏平安的时候,笛龙就像看到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样,没有半点杀伐之气,只是笛龙的目光,却不知不觉看向了夏平安的双手,对夏平安的双手特别的注意。
“不好意思,让笛兄久等了!”夏平安也笑着,温和的回应道。
笛龙还对夏平安歉意诚恳的笑了笑,“没关系,今天这场挑战,原本就是笛家发出来的,我自然应该先到一步等候梅兄,今天这次对决,也是为了解决我笛家老祖和狂神前辈的一段恩怨而来,梅兄为狂神前辈的后裔弟子,梅兄能来,我非常感激!”
这笛龙果然说话漂亮!
夏平安心中嘀咕着,若不是刚才刀九章提醒,还有他刚刚用天道之眼看到笛龙身上的异象,他或许还真会以为这个笛龙是一个好说话的温和青年呢。
“狂神前辈和笛家老祖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我们这些小辈也不方便评论那些长辈的事情,不过既然我今天来了,也就把这恩怨接下了,笛兄可是十大神子,修为一定在我之上,呆会儿交手,还请笛兄手下留情,多多指教!”
“啊,梅兄客气了,什么十大神子,那名声不过是浮云,我一看梅兄,就知道梅兄一定得了狂神前辈法武合一的拳法真传,呆会儿还请梅兄手下留情才是……”
“客气了,客气了,还请笛兄多指教……”
“还请梅兄多指教才是……”笛龙对着夏平安拱手。
夏平安连忙还礼,“说实话,我虽然和狂神前辈有些渊源,但我基本还是野路子,比不得笛兄家学渊源,深厚无比,令人羡慕啊……”
“我最羡慕的其实就是像梅兄这样可以闲云野鹤,自在无碍,可以尽情感受天地奥妙……”
“哪里……哪里……我其实族羡慕笛兄要什么就有什么,这样的家族底蕴,旁人哪里比得了,哪里像我,有时候为一颗界珠都要去打拼,杀虫探险亲力亲为,这其中辛酸,实在是一言难尽,就算身为神子,也和普通召唤师一样,一个铜板都要靠自己去挣,年纪轻轻就尝遍世间辛苦……”
“梅兄的历练才是让我羡慕的……”
两人在千军峰的上空客套了半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是几十年没见的故友重逢呢,到最后实在找不到话说了,两人才各自拱了拱手。
两人在这里的对话听在十里之外那些有本事听到两人对话的召唤师的耳中,让无数人一下子都惊愕莫名,不知两人为何如此客气,不少人都面面相觑。
“干什么呢,他们看个怎么还不打?”一些外围的召唤师们听不到两人的说话,但是可以看到两人的动作和表情,发现两人居然没有交手,而是在那里客客气气的聊天,一个个都目瞪口呆。
“这是干什么,笛家与狂神家族和解了么,
……
“梅兄,那我们就开始吧……”笛龙再次羞涩一笑。
夏平安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那就开始吧……”
“不如等这金币落在下面的山峰上我们就一起出手……”笛龙手上拿出了一个金币建议到。
“如此甚好,省得我俩还要谦让……”
“是啊,咱们让来让去,反而让人看笑话了……”
“还是笛兄深知我心意……”
笛龙点了点头,然后很轻松的把金币抛出,金币从空中朝着下面的山峰落下。
夏平安含笑注视着,半点没见紧张……
十多秒后,金币终于落在了下面的主峰之上。
也就在金币落地的瞬间,夏平安和狄龙同时出手。
满天紫红色的狂雷,犹如山轰爆发,一瞬间,就密布虚空,直接就把夏平安笼罩在狂雷的中间,锁死,全部狂雷轰向夏平安的脑袋,恨不得把夏平安轰成渣渣……
夏平安一出手也就是他蓄势已久的杀招,身边光影一闪,天子之剑一下子横空而至,至大至刚,斩破虚空,直接砍向笛龙的脖子,一出手就绝不容情,以开天辟地的架势,恨不得一剑斩下对方狗头。
两人这一出手,那架势,就恨不得把对方碎尸万段打出屎来,把围观的人吓了一跳。
……
刀九章在远处看得目瞪口呆,刚才他着实为夏平安捏了一把冷汗,这个时候才喃喃自语一句,“尼玛,原来他们是一路人,一个比一个阴险……”
“哼,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傻么?”刀紫韵在旁边来了一句。
……
狂雷轰顶,夏平安早有准备,玄武作为超级盾牌,直接出现在夏平安的脑袋上,用巨大的龟甲护住了夏平安,同时蛇颈一扬,无数黑色坚冰密密麻麻飞旋吐出,犹如无数巨大的冰盾凭空而生,如花朵绽放,迎向那满天狂雷,把所有的狂雷全部抗下。
狂雷轰在坚冰之上,和不断浮现在虚空之中的坚冰一起消散,化为满天水汽,余下的电光也被玄武的厚甲挡下,剩下那么一丝电光落在脚下山峰之上,那山峰上的植被树木,直接就在电光之中化为焦炭,山石粉碎……
而笛龙那边,天子剑斩杀而至,他却已经人如流光,召唤出三个穿着铠甲拿着巨盾的巨人顶上去,自己飞退如电,从天子剑的攻击范围内瞬间脱离。
天子剑的剑光扫中下面的山峰,半个山头,瞬间轰隆倒塌,烟尘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