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討論-90. 對手分享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苏安然偏了偏头。
呼啸的狂风擦过了他的脸颊。
脸颊处瞬间传来了一股火辣的刺痛感,血腥味又浓郁了几分。
但苏安然却不以为意。
数十发手榴弹剑气已经围绕在了赵豪的身边,下一刻便是殉爆般的轰鸣声响起。
尘埃汇聚成的烟雾,彻底隔断了苏安然的视野——在战前,冲星子便打出了数十道符篆,将整个巢穴空间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也是这个时候苏安然才想起来,冲星子和剑阵子两人可没有黑暗视野这种能力,而此前冲星子之所以没有用一招,那纯粹是因为他们正在“潜入”,实在不宜暴露身形。
但没想到,到头来一切居然就是个笑话,那自然不需要再有什么遮掩了。
滚滚烟尘中,苏安然凝神戒备。
他自然不会指望自己那几十发手榴弹剑气就能够解决这个生前被称为枪神的寄生体。
如果真如此简单,北唐皇朝也就不至于和裂魂魔山蛛打了这么多年最终只能选择固地防守了。所以苏安然这几十手榴弹剑气下去,仅仅只是为了建立比较稳定的仇恨,然后将这只寄生体拉到了一个远离此处的地方——他的剑气招式威力强归强,但不分敌我的问题,也始终无法得到解决,毕竟这又不是游戏,还带身份自动识别的。
“咻——”
轉送乙女遊戲,我變女主角兼救世主!?
破空声骤然响起。
一道人影从尘烟中冲了出来。
持枪的赵豪就如同一只冲锋中的犀牛那般,朝着苏安然直冲过来。
他的脚步每在地面上踏足借力,都会直接导致地面超过百米以上的范围直接塌陷数寸,而赵豪本人却是能够借此获得一次充足的爆发力,整个人以更加迅猛的方式向前跃进,似乎就连力量也都有所增幅。
苏安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环绕在赵豪身边的气流都化作了肉眼可见的一层白色铠甲,苏安然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如果自己被对方撞到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就算不是粉身碎骨,只怕也得当场裂开。
“锵——”
一声嘹亮的拔剑声瞬间响起。
苏安然的神色,在这一瞬间变得漠然起来,一种生人勿进的异样气息从此时的苏安然身上散发而出。
寒芒,瞬间绽放而出。
……
“我讨厌这样的爹爹。”
小屠夫叹了口气。
她知道苏安然的神海里住了几个奇怪的家伙,毕竟她是苏安然的本命法宝,还是能够随意进出苏安然的神海。只是,从苏安然有意识的把小屠夫当成人来养育后,就不会再随便将她收入神海里,除非她犯了一些错,才会将她关在自己的神海里当作是一种惩罚手段。
因此,小屠夫自然也就知道苏安然可以借用神海里那几个奇怪家伙的能力。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小屠夫觉得自己是多了五个弟弟。
只是这五个弟弟的性格,她实在喜欢不起来。
“咻——”
锐利的破空声,密密麻麻。
不是一道、两道,而是近乎于无穷无尽的破空声此起彼伏。
那名端坐在山峦蛛背上的谪仙少女,此时已经被无数不过指甲盖大小的蜘蛛覆盖,这一幕看起来绝对足以让任何密恐患者感到头皮发麻——那锐利的破空声,便是此时覆盖在少女身上的那些蜘蛛所发出的:无数的斩道丝从它们的蛛囊上喷吐而出,与半空中竟是汇聚成了一道肉眼清晰可见的白色激流。
小屠夫在听闻到破空声的那一瞬间,就已经迅速侧身避让。
白色激流轻而易举的就贯穿了地面,甚至没有激荡起破碎的石子。
看起来,就如同一柄白色的刀子切入了一块豆腐之中那般。
但下一刻,伴随着地面陡然传来的微微颤鸣,于周围的八个方向处,竟是有八道完全由斩道丝所组成的白色激流破土而出。
这八道白色激流在高空处的某一个点互相撞击,然后便宛如天女散花般化出了一道白色的伞顶。
小屠夫抬头看了一眼,这个伞顶竟是覆盖了将近一千米的范围,而处于伞顶边缘处的位置,也同一时间开始有无数的斩道丝倾泻而落,宛如银白色的瀑布一般。
很快,一个覆盖了千米范围的巨大白色丝囊便彻底形成了。
它将小屠夫和这名坐在山峦蛛背上的谪仙少女一同关在里面,那银白色的蛛丝泛起宛如金属般的光泽,想来除非以某些特殊的手段,不然是不可能单纯凭借外力破开这个丝囊。
……
“唉。”
幽幽的叹息声响起。
青玉只用眼角的余光望了一眼那个巨大的丝囊,脸上的神色就显得非常的复杂。
“别分心!”冲星子低喝一声,“我们尽快解决……我师父,然后我们才能去救援苏屠夫,现在我们只能希望她在里面能够坚持住了。”
“我担心的其实不是小屠夫会出事。”青玉望了一眼冲星子,然后才开口说道,“斩道丝对我们或许是必死的局面,但对付小屠夫的话可能还力有未逮。实际上我是担心的是,那孩子如果发现没人盯着她的话,她可能会偷懒……”
“偷懒?”冲星子的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但不等他再度开口说出什么,他便突然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也踉跄着倒退了数步,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
青玉急忙上前,抬手打出三十六张青色的符篆。
这些符篆泛起幽幽绿光。
光芒不算柔和,但也并不强烈,恰好是在正常人肉眼所能够接受的亮度范围,只不过伴随着这些幽光的亮起,冲星子的身上很快就被照耀得同样泛起了一阵绿色的光华,整个人都快变得如同翡翠一般。
但下一刻,便开始有丝丝缕缕的绿色烟雾从冲星子的身上各处钻出,然后融入到了由三十六张青色符篆所组成的大阵之中。
随着越来越多的绿色烟雾被吸入,这些悬浮在半空中的绿色符篆也很快就变成了灰黑色,然后在符末的位置开始有火焰燃起,转瞬间便将这些符篆全部燃烧成一捧黑色的灰烬。
冲星子的脸色,略微好看了几分。
青玉二话不说,直接塞了一颗灵丹给这个老家伙。
而冲星子也同样二话不说,直接就将这颗灵丹给吃了下去。他虽说之前在上面的时候,第一次产生了吃灵丹吃到想吐的感觉,但却也让他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青玉拿出来的灵丹可不是凡品,这些玩意吃下去先不说丹毒的积量很少,那恢复效果起码就一颗能顶别人的四五颗。
灵丹入嘴即化,药效也是立竿见影。
冲星子只觉得浑身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轻灵,头脑清明。
他很清楚,自己的师父已经变成了寄生体,但他所掌握的能力可没有变弱,反倒不如说变得更强了。
接连两次莫名其妙的中招,他的神智已经变得有些浑浑噩噩起来,整个人全身疲软酸痛,很想直接躺下睡觉,甚至就连他的神海,也变得混沌蒙昧起来,似乎是被什么东西蒙蔽住了他的神识和精神。但最可怕的便也是这一点,因为他竟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凶险,反而觉得自己入梦后,说不定能够解决自己的师父,让他真正的入土安眠。
此时灵台上的蒙尘被清扫一空,冲星子才惊出了一身冷汗,真正的感到后怕。
他突然有些明悟,或许星梦宗当时也是因为这样才出事的。
“谢谢。”
“现在说这个太早了。”青玉摇头,“我的实力不足以杀死他,最多只能从旁协助而已,真正要出力的还只能是你,所以你可别再大意了,这只寄生体的入梦术发动起来毫无征兆,你只要稍微松懈的话,你就会被他拖入梦境之中,到时候就算我想救你也没有办法了。”
“我知道的。”冲星子一脸凝重的望着奎星道人,“这入梦术,可能是我师父……变成了寄生体后才掌握的,但我师父生前最擅长的,可不是什么入梦术。”
“那是什么?”
……
“叮——叮叮叮叮叮——”
无数的火花飞溅,一窜紧接一窜。
剑阵子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此时根本已经无暇分心他顾。
此行出发之前,他并不认为这所谓的寄生体到底有多么的厉害,无非就是找到对方的巢穴,然后进入其中将那些寄生体妖孽斩杀便完事了,毕竟他也独自斩杀了两、三只所谓的初代寄生体。
因此,在剑阵子看来,这些初代寄生体真正最难对付的,是它们那像老鼠一般打洞躲藏的能力。
可只要被从地洞里找出来,那么等待它们便是身死。
逍遙 小 神醫
所以剑阵子,的确有些看不上这些所谓的初代寄生体。
但此时,剑阵子才意识到了原来这寄生体和寄生体之间也是存在着极大的差距。
就好比眼前这位看似雍容华贵,实则战斗风格极尽疯狂的初代寄生体。
她的双手指甲长度超过一米,但却坚韧似铁,与剑阵子的神兵硬碰硬居然不落下风,反而是每一次碰撞都会摩擦出大量的火花,甚至一度逼得剑阵子差点连剑都拿不住。
最开始的时候,剑阵子的确是犯了有些轻敌的毛病。
他因为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只想着速战速决,因此一出手便是四象剑法中的白虎剑式。
这一套剑式以攻势凌厉而著称,多为杀招暗藏,也因此相对的变招较少,招式之间往往很难彼此衔接。
所以一旦攻势受阻,剑招出手后无法递出后续隐藏的杀招,那么这一路剑式所能够发挥的效果甚至不如四象剑法里的其他三路剑式。因此除非是在对付那些实力和自身存在极大差距的对手,否则的话不会有小昆仑的剑修在第一次出手的时候就以这路剑招对敌,毕竟如果一个不慎,失去战斗节奏的话那就有点可怕了。
剑阵子凭借此前对付那些初代寄生体的经验,直接以白虎剑招出手,想着只要对手一个避让或者闪躲,他便能够顺势递出后续的数个杀招变化,哪怕无法立即杀死这只初代寄生体,也足以让其掌控战斗节奏,不出三十个回合就能够将对方斩杀。
可让剑阵子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是这只初代寄生体看到剑阵子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的风范,双眸一亮后也就不闪不避的直接迎战,当即就破掉了剑阵子的暗藏杀招。
如此一来,反倒是剑阵子直接陷入了苦战。
农家童养媳
若非他当机立断,及时改变剑路风格,由白虎剑式转为玄武剑式,堪堪挡下了这个疯女人毫不讲理的攻势,只怕三十个回合后被斩杀的那个人就是他了。
长剑归引,一道道浑厚粘稠的剑气,随着剑阵子的出招,在他的周身化作了一个剑气屏障,而他本身也不断脚踩罡步,身形斗转挪腾,如此方才抵御住了对方的凌厉攻势。
看着眼前女人那张惊艳的面容上呈现出来的癫狂兴奋之色,剑阵子却只能暗暗叫苦。
“这个疯女人到底什么来历!”
……
同样疯狂的,并不止这个雍容华贵得如同贵妇一般的女人。
“砰砰砰砰砰——”
那只体型巨大的山鬼寄生体,正拿着手中那根巨大的棍棒,如同打地鼠一般不断的往地面狠狠的敲打着。
國民老公好悶騷
每一下敲击,都会引起地面的强烈震荡。
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而已,山鬼所在的这片地面就已经多出了上百个凹坑。
可如果想要凭借蛮力杀死宋白夜的话,那就真的是有点痴人说梦了。
宋白夜可不像在场的其他人那般有着“躯体”这个概念的。
作为诡物的他,只要“核心”不被破坏的话,就算被山鬼这么敲上一辈子,他都不可能死去。
巨棒挥落。
又是一声闷响。
刚刚从地上升起的宋白夜,再一次被敲成了一滩四溅的黑水。
山鬼的脸上浮现着兴奋难耐的激动神色,很显然这种打地鼠的方式已经让它有些上瘾和失控了,它细小的双眼正盯着眼前的这一大滩黑色液体,因为他的体味过于腥臭,所以他并没有对同样散发出腥臭气味的这滩液体有什么不良反应,高举着的棒子也随时做好了挥落的准备。
就等着它心心念念的地鼠再一次冒起。
这只山鬼并没有察觉到,宋白夜化作的黑色液体已经相当泛滥,覆盖的面积也已经不仅仅只是在这只山鬼的面前,那腥臭的黑水甚至已经漫过了它的脚踝,也覆盖住了它周身的一大片区域。
地面上,宋白夜的身形再一次出现。
“咻——”
锐利的破空声再度响起。
“砰——”
巨棒落地。
再一次将它眼前浮现的宋白夜敲碎。
“哈哈哈哈哈。”山鬼发出狂笑声,身形更是开始充满欢愉与兴奋的摇晃着。
只是它没有看到,刚刚那一次从地面升起的宋白夜身形并非如此前那般的只有一个——另一个宋白夜,已经站在了山鬼的肩上:每一次巨棒捶打之后,固然会造成大量的黑色液体四散飞溅,但同样的也会有一部分沾染在山鬼的棍棒之上。所以每次敲碎了宋白夜的身体后,当它高举起棍棒做好准备时,那沾染在棍棒上的黑色自然也就会滴落在山鬼的身上。
嫡女重生,痞妃駕到
它身上那腥臭的气味,与宋白夜化作黑液后的腥臭气味相差无几,再加上山鬼身上那层污垢,所以它自然不会发现这些滴落在自己身上,已经形成了一小滩污迹的黑液。
或许,就算它发现了,也肯定不会在乎。
站在山鬼肩上的宋白夜,走到山鬼的耳旁,发出了一声轻笑:“好玩吗?”